首页

你在这里

德国十日游5 吕贝克 1

 

德国十日游 5

吕贝克1

 

从伦兹堡到吕贝克车程本来只需个半小时,赶上修路,克莉丝汀只好绕道,这一绕不打紧,车后座的电动按摩工作了两个多钟头。

终于,双子尖塔、阶梯式山墙、红砖门楼,吕贝克的地标之一赫尔斯腾特门Holstentor,在眼前一晃而过。

这时已经快四点钟了。

主办方得知南二世父母到来,安排南二世一家入住吕贝克参议员丽笙酒店。

酒店与南二世当天晚上演出场地-音乐会议中心(MuK)就隔着一个停车场。

进入房间向窗外看,一条河道映入眼帘,对岸一溜哥特式建筑,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塔尖高高的大教堂。

无端想起沙面西桥故居,窗外的沙基涌,对岸六二三路的楼房

行装甫卸,南二世赶往旁边的演出大厅走场,五点半过来送票,说事还没完,可能还有媒体采访之类的。

演出八点开始。协奏曲照老规矩安排在上半场压轴,颁奖典礼将在南二世演出后举行。

六点不到,丽笙酒店后院河畔点起一个个火把,观众,衣冠楚楚,男士领带西装革履,女士长裙,已经聚在一起小酌。到七点上下,人们开始移师音乐会议中心。

音乐会议中心是吕贝克规模最大的礼堂,有2000个座位,集国际化的会议中心、音乐厅和市政厅于一体,也是石荷州音乐节的主要举办场地。

演出当晚,音乐厅座无虚席。

在热烈的掌声中,南二世身着白衬衫,挽袖,外套黑马甲,一条黑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篮球鞋,脚步轻快,笑容灿烂,闪亮登场。

有评论家这样报导南二世当晚的演出:

 

接着南二世上场了,手指轻触额头向观众致意,旋即直奔主题,以精湛的技巧及辉煌的音准演奏了康戈尔德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跪听啊,而且一付流行歌星的神态。

 

活泼热烈的第三乐章最后一个音符一落,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随后,在阵阵掌声中举行了颁奖典礼,伯恩斯坦大师的女儿加米埃将2018年伯恩斯坦奖授予南二世,深情地说,父亲在天之灵现在在微笑着看着。

颁奖典礼后,儿子和乐团合作即兴演奏了一首由流行歌曲《Stand by Me》改编的返场曲,将当晚演出带到最高潮。全场起立鼓掌,南二世谢幕三次,欲罢不能。然而,第二次谢幕,南二世空手出场;第三次谢幕退场后,尽管观众掌声持续数分钟之久,尽管乐队一起跺脚催促,南二世千呼万唤不出来。

我不想再来一首独占风头,面对老子的责备,儿子解释说。

有评论家这样评论南二世:

 

任何人愿意都可以称我是古典小提琴家,而我认为自己只是个演奏音乐的音乐人,奈杰尔肯尼迪曾经说过。你要见到南二世,就得想到青年肯尼迪。飞机头、球鞋、满不在乎的顽皮的笑、与听众同事打交道那种轻松自如、信心十足、以及讨人喜欢的劲儿,十足80年代初那个英国佬的样子,这个有亚洲血统的德州人心里明白自己是他那一代人知名的顶尖小提琴家之一,这点你一下子就能感受到。不仅在古典音乐,而且同样在流行音乐和跨界音乐,在爵士音乐和摇滚乐方面。

 

演出结束后在丽笙酒店举行了盛大酒会。加米埃对南二世说,我心花怒放My heart exploded with joy)。

南来客笑了,他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还有一场演出呢。

在柏林。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