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说不出口的“母亲节快乐!” (短篇小说)

(收录于《与西风共舞》...海外文轩短篇小说集, 2011年出版)

 

“妈咪,Happy Mother’s Day!” 四岁的女儿美美一进门就向荔雯奔过去,手里高举着一个用彩色的纸头做的花朵儿。荔雯弯下腰接过女儿递过来的纸花,拥抱亲吻,做母亲的喜悦全部展现在她的脸上。“母亲节快乐!”丈夫华威也送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家三口紧紧地抱在一起。

 

明天才是美国的母亲节,可是似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开始为家里所有的母亲庆祝这个节日了。据说母亲节最早起源于希腊,美国是在上个世纪初才开始有这个节日,每年的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定为“母亲节”,以示对母亲的感激和尊重。

 

丈夫带着女儿在后院的草地上玩球,女儿欢快的笑声不断地涌进来,荔雯凝视着手中的纸花,心里有种难言的忧伤。每年的这个日子,都是她左右为难的时候,心中的那一分牵挂像断了线的风筝,飘飘荡荡,无处着落;她无法尽情地享受自己为人母的那份喜悦,只因为她无法满足另一个也是为人母的心。

 

荔雯的母亲一个人生活在中国,八百英里之外横跨太平洋的那块土地上。荔雯来美国两年后的一个母亲节,很兴奋地打电话给母亲:“妈,祝你母亲节快乐!”“母亲节?我们中国没有这个节!”母亲冰冷的声音像一盆冰冷的水浇熄荔雯满腔的热情。从此母亲节就当没这回事吧!

 

又过了两年,也是一个母亲节的周末,荔雯打电话给母亲,还没说上几句,母亲就说:“昨天,我那干儿子特地来看我,带来一大捧花,说祝我母亲节快乐!如今啊,干儿子赛过亲儿子咯!” 荔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母亲的话外之音当然是责怪做女儿的没想到她,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儿,所谓的亲儿子指的当然就是亲闺女!荔雯想说每一年的这天,她都会想到母亲,要不是那一年自己兴冲冲地电话祝母亲节快乐遭到母亲的冷遇,她一定每年都会在这一天里问候妈妈。

 

荔雯从小由外婆带大,高中毕业上了大学,她想念得最多的人是外婆。当年要不是嫁了个即将出国的丈夫,荔雯决不会跑到一个离外婆十万八千里的异国它乡来生活。外婆在荔雯到美国的三个月之后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父母竟然瞒着她外婆去世的消息达半年之久,当她知道她最亲爱的外婆已经不在人世,她哭得肝肠寸断,竟然有些歇斯底里:“肯定是他们(指她父母)没有好好照顾她老人家!我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我恨他们!”

 

母亲曾来美探望小两口,荔雯却发现在母亲身上找不到任何外婆的影子!外婆温柔,母亲强悍!外婆耐心,母亲暴躁!外婆慈爱,母亲冷漠!记得有一次,母亲说不舒服躺在床上,荔雯为母亲做了一碗面,还特地用心地加了一点儿猪肝和菠菜,端到母亲的床前,母亲看了一眼,推开面碗,不悦地说:“我有高血压,你竟然让我吃猪肝!” 荔雯耐心地问母亲想吃什么?母亲开始发脾气:“我不需要吃什么!我只希望我的女儿像别人家的女儿那样,能在妈妈的病榻上躺一躺、坐一坐!我要求不高吧?” 荔雯也沉不住气了:“妈,我何尝不想和你亲热?!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冰冷冰冷的,要我像别人家的女儿那样像个小绵羊趴在你身边,我做不到!你不是我外婆!”最后这一句炸了窝!母亲从床上跳了起来:“我就知道你恨我!就因为我从小把你交给你外婆!那时候我和你爸都在外地,你外婆身边没人照应,才把你放在她身边,你也可以留个本城户口! 你这孩子真是恩将仇报啊!”“是,我帮你照应你母亲,今天却成了我恩将仇报!我出国没几个月,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外婆一下子就没了!我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你对我尽过多少母亲的责任?我第一次来月经你在哪里?我考大学挑灯夜战是外婆陪着我为我扇蚊子陪我去考场!……”母女俩一顿好吵,各自的冤屈原来都那么比山高比海深!

 

母亲回国之后,母女俩又恢复了外表客客气气内里冷冷冰冰的状态,直到荔雯生了个女儿,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小小的人儿是如此的全心全意的疼爱,如果这个世界需要荔雯 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女儿的幸福,荔雯会还不犹豫地贡献自己!将心比心,荔雯想到母亲竟然放弃和自己的女儿一起生活的机会,虽然荔雯至今不能理解,但是用一个母亲的心去体会,那一定有着她所不能理解的无奈和凄凉!荔雯原谅了母亲,她带着小小的女儿回去看望自己的母亲,记得那也是一个母亲节的五月里。

 

母亲老了,头发都白了一半。自父亲去世后,母亲无法独自一人生活,她请了一个全日保姆整天就是陪着她,她说她不能一个人过日子。荔雯问母亲要不要去美国和女儿一家生活在一起,母亲撇撇嘴:“我去那里干什么?我不会听说英文,是个聋子和哑巴!不会开车, 出不了门!何况,你们白天上班,我不能一个人呆在家里的!” 荔雯好心:“美美在家陪你,不好吗?”“我可带不了孩子!而且你也不要再犯我的错误!让你的女儿陪你的母亲,将来又不知谁对谁错了!” 荔雯被母亲毫不客气的话堵得半天手发颤,却说不出话来。不过,毕竟自己做了母亲,荔雯已经能够忍受母亲的蛮横和脾气,她不再提让母亲去美国的事,而是带着母亲去吃她想吃的东西,去玩她想玩的地方,临走之前千叮万嘱保姆好好照看母亲,还塞了个红包给保姆。

 

以后的母亲节,荔雯曾在网上的千里送温暖的花店定康乃馨给母亲,母亲回说“浪费钱!”隔年,荔雯改定了蛋糕送母亲,母亲说:“年纪大了,不能吃这些东西!都给保姆吃了!” 荔雯改寄钱,母亲从不兑现支票!电话打过去,不知道该提那句“母亲节快乐!”还是不提?

 

又是一年的母亲节了,今年荔雯还没想好怎么去做?母亲节成了荔雯心中的痛,她挂念远在故乡的母亲,可是却无法和她亲近!

 

“母亲节快乐!” 荔雯凝视着女儿送给自己的彩色纸花,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的母亲说,她头脑中出现一张慈爱的面孔,那是她去世多年的外婆!

 

一行清泪从荔雯的脸颊上滑落。

 

全文完

 
 

 

分类: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的这篇文章,看了让我很感动。 往往到母亲节的时候,千篇一律是如何报答养育之恩,如何要孝敬,如何亏欠父母,如何反思自己不孝的文章。 这样的双向思维,把父母子女放在平等的平台上,多视角看父母子女关系的文章太少了,让人耳目一新。 为海云鼓掌!

 
海云的头像
 #

难得牧童美妹顶这篇文章,几位报社编辑都跟我说不够喜庆,不好配合母亲节的调调,我还是坚持放进了小说集中。

 
灰雁的头像
 #

实在说,人与人在这世间的相聚、究竟也有着缘分有无的分别~~

 
海云的头像
 #

这样想也是。

 
抱峰的头像
 #

不落俗套。在矛盾中把握人物性格。原来母女的爱这么丰富,曲折。

可惜我没母亲。她去了地下。冰冷。我没办法疼她。她在身边的墙上疼着我,身穿旗袍,一绺头发垂在眉心。

 
海云的头像
 #

从你的描述中可以想象得出你母亲的倩影。

 
雨林的头像
 #

 

 

小说里的回忆, 也是我心中多年的一个纠结。前几年,看过作家老鬼写的《我的母亲杨沫》,惊讶于就是笔下有林道静这样人物的杨沫, 也要等到晚年才懂得表达孩子们渴望的母性。

最近网上在讨论一位上海小学生的作文,写骆家辉单膝“跪”地,回答她小小的问题。我感叹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够发出这样的感叹。心里, 已经有很多安慰。

祝天下所有的母亲, 今天都快乐。

 

 

 

 

 

 
海云的头像
 #

革命,割掉了多少该有的柔情!一个时代造就的悲剧!一代人的迷惑,两代人的悲哀!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母亲节,不是所有的爱都能说出口!深深理解,母女之间也会有很大的距离,让话儿在口难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