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上帝保佑 (二)

上帝保佑 (二)


志强的工作能力非常强,这完全得益于在国内大公司多年的专业经历,深得经理大卫的赏识。大卫是个第二代苏格兰移民,长的人高马大,金发碧眼,比志强年长几岁。两个人关系不错,每到年底大卫总会给志强一个几百块钱的红包,让志强心里感觉热乎乎的。志强是大卫面试招进公司的,又一直在大卫领导下工作,而且关系又好,在公司里志强是公认的大卫的人。


公司的付总裁穆勒,是第二代的波兰移民,和大卫年龄差不多,比大卫早几年进公司。大卫和穆勒之间的斗争是公开的,而且愈演愈烈,这两年有些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公司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意识到这两个人中最后必然有一个人会离开。大卫虽然比穆勒职位低些,但是手下人多,业绩大,力量很大。但过份的强势也可能是引起公司最高层担忧的原因,鹿死谁手,真的不好说。大卫手下像志强这样的干将们都非常努力地工作,让大卫有更多的话语权。大家都很清楚一旦老板完了,大家的好日子可能就快到头了。


国外公司的政治斗争其实和国内差不多,有时候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经过几年的艰苦斗争,大卫似乎越来越处于劣势,终于有一天宣布大卫离开了公司。没有多久公司就宣布,大卫经营多年的部门解散。志强不出意料地也得到了解聘信,一个月后离开公司,当然也得到一笔两个月工资的遣散费。


志强很沮丧,自己幸幸苦苦地工作,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局。回到家也不啃声,吓得妻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志强回来就把儿子领到另一个屋,省得他乱发脾气。志强这些日子一到周末就去教会,倒不是因为志强多有灵性,而是在教会里真的默默祷告,求上帝保佑,让他一切顺利,有些急来抱佛脚的意思。


终于到了在公司的最后一天,志强像往常一样开车到公司,把他心爱的丰田花冠停在离公司大门最远的地方,这样才觉得和心里的抵触情绪相一致。这一天倒也轻松,就是收拾东西,告别同事,退还胸牌以及入门卡等等。志强中午饭也懒得吃,下午四五点时就抱着个大纸盒子,里面放着自己所有的东西离开公司。


到了停车场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车,突然想起车没有停到平常的位置。于是到离公司最远的的停车场,还是找不到自己的车。志强有些着急了,拿出车玥匙反复按着喇叭,一般情况下车就会鸣叫起来。可按了半天,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志强有些着急了,难道真的祸不单行,工作丢了,车也丢了不成。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开错了车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