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重返职场 二…Marketing Plan 

 

第二次去Lee Harrison是见为我指定的“教练”,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事专家,曾在加州住过十多年,因而我们一见如故地谈论着加州的好天气。说完天气,她话锋一转:“现在工作市场非常疲软,去年新州好几家大药厂合并,导致大批人员失去工作,这些人现在大多仍在市场上,你要做好长期 ‘抗战’的准备!”

 

头一次见面就一盆冷水,回到家里我十分沮丧地汇报:“这鬼新州!我大概要成待业中年了!” 想当初在硅谷,如果面前摆着一家医药公司和一家高科技公司,我铁定不会对那医药公司多看一眼,今天到了新州,似乎要被医药公司“挑三拣四”不算,我的“教练”还要我考虑考虑想想新州的几个大工业:医药、电讯、消费品行业和金融银行业, 哪个行业更容易接受我。

 

医药业通常要求你有至少几年的医药行业的经验!我又不是做研究的,知道不知道他们药品有什么关系?可我曾经的不屑一顾却演变成今天我的缺少经验,“教练”建议我避开医药业。我心里可“呕”的慌!电讯业这里有Lucent、 AT&T, 似乎和高科技扯得上边,可“教练”说几年前电讯业也是合并加破产,今天虽趋于平稳,但似乎很少招人的机会。金融银行股市证卷,哪一个不是以纽约为根据地?从我居住的小镇进纽约,我每天至少得化三个钟头甚至更多的时间在路上,我要求的“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就不大可能有,更何况,华尔街被裁的有这方面工作经验的人大把,我如何竞争过他们?消费品行业,天啦!我怎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其实我无所谓哪个行业,本来以为自己的专业可以适合任何行业,没想到这个定律在硅谷行得通,在新州似乎行不通了!

 

和教练谈完的第二天我就去见了几家猎头公司,当别人问我想进哪个行业我反问哪个行业以他们专家的眼光会较易接受我?他们提到新州不多的几家高科技和电讯业, 基本上他们的观念和我的“教练”相似,医药业不大会接受没有在医药行业作过的新手。消费品行业相对容易一些,不过行业不同,薪水也相差得满多的。对于我在硅谷的年薪,他们普遍的看法是“太高”,所以一再告诫我做好薪水下调的心理准备。

 

在我的“教练”和我讨论了履历表的格式和改写之后,我的新履历表(其实也就是看上去花俏了一点儿,我的话:换汤不换药, 内容还是老内容,可看上去比较漂亮)反映良好。我几乎不间断地会接到不同的猎头公司的电话,可是很少有公司人事部的电话。

 

再次去见“教练”,她让我着手我的“市场计划”(Marketing Plan ), 看着她给我的“样品”,我心里其实是满抵触的,觉得我应该不需要这么做也可以找到工作。可是,她一再告诫我这个市场的“凶险”,说只要我这辈子做过一次这样的计划,将会受益终生。

 

什么是人事专家极力推荐的“市场计划”呢?所谓的工作市场计划, 是一种训练寻找工作的人找到主动出击的工具,以避免被动的等着公司有职位空缺招人你才去应征,犹如你事先耕种撒种子一样,当你定为目标的公司一旦有可能的招人计划,以前洒下的种子已长大,他们马上就可以收割你这个硕果。

 

这个计划通常分为六个部分:第一,你的职业目标和理想的工作;第二,你能做出的贡献;第三,个人技术专业能力;第四,你理想的公司列单;第五,实施战略;第六,推销你的市场计划。

 

我心里虽然有抵触,但是我发现在写这个计划时,它帮助我思考什么样的工作在目前的情形下对我是最理想的,我自己一条条写下来,认识到对于我来说,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是最主要的,故而,我坚决不会每天在交通和路途上花超过一个钟头的时间,也就是说单程三十分钟的车程是我的极限!如果这项满足了,其它的种种便不是特别的重要,比如说薪水比以前低一点儿,或行业的选择等等。

 

在着手写市场计划的同时,我的“教练”安排我进了Lee Harrison的一个“Job Search Team”, 那是个都活跃在工作市场上并积极寻找工作机会的人们组成的团队,每周三上午大家聚会,谈论各自在工作市场上的种种经历,相互解答疑问,并有专业的人事部的专家主持引导。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