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短篇小说]  飘


文/姜尼


八十年代是一个沸腾而令人难忘的年代,人们从长期的闭关自守、思想禁锢中终于解放出来,西方的各种思想和文化浪潮一般冲进了大学校园。每个周末的晚上,大学主楼的电教阶梯教室都会放一部英文原版的电影。虽是原版电影但往往都有中文旁白,一般都是英语系老师或同学同声翻译然后录进电影。大部分情况下同声翻译和电影不同步,而且电影质量也不好,很影响播放效果。尽管如此也丝毫不能减低大学生们的热情,每到这个时刻偌大的阶梯教室甚至连过道都坐满了大学生。


这个周末放的是一部美国故事片《飘》,又叫《乱世佳人》,描写的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富家小姐郝思嘉追求爱情以及坎坷生命的故事。影片很长,断断续续地放了好几个小时,整个故事把大学生们彻底震撼了。尤其那些女生们好像突然知道了该像郝思嘉那样去追求爱情。梦琳被电影彻底征服了,一个晚上满脑子都是郝思嘉,都是南北战争,都是牧场,她再也睡不着了。


梦琳和薛翔是中学同学,高考两个人又考上同一所北方的重点大学。薛翔在物理系,梦琳在外文系。梦琳喜欢薛翔可是有年头了,确切地讲他们两个应该算发小,因为好像从幼儿园就在一起。梦琳把自己的感情深深地掩藏起来,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女孩子们都是很敏感的,梦琳的感情却瞒不了那些一块儿长大的闺蜜。梦琳的心事在这些女孩中间其实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眼看大三就快完了,明年大四毕业就要分配了,梦琳和薛翔的关系还没有一点儿实质性进展,她有些沉不住气了。她要学郝思嘉主动地向薛翔表达,可是她真没有勇气也不知道怎么当面对薛翔讲,于是在暑假的最后一天给薛翔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翔,


你现在好吗?我们从小在一起,你一直就是我心中那个伴我一生的人,我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再过一年就要毕业了,生活还那么长,我们在一起,好吗?


爱你的琳



一个女孩子主动向男孩子表达,梦琳总觉得有些不合章法,将来会不会让他低看了自己。所以信写的很短。梦琳觉得薛翔肯定是心有灵犀,一点就透。写完了信,看了两遍,然后在薛翔的名字上吻了一下,封信投入了信箱。


自从信寄去出后,梦琳每天都神经质地等着回信,可是薛翔好像根本就没有收到信似的,一点儿异样的表情都没有。梦琳开始怀疑信是否寄丢了,学校经常有偷拆同学情书的事儿发生,梦琳越想越气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一个月后的一天梦琳终于收到了薛翔的回信,信也很短:  


梦琳,你好!谢谢你的信,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小妹妹,我最信任的兄弟。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和静儿好呢,我们计划毕业以后一起去南方。给我们祝福,也祝你幸福!




梦琳彻底崩溃了,她完全不能接受这种结果。明明这么多年对我这么好,就是想和我好的意思么,怎么乱七八糟地还扯出这么多理由。最可气的竟然还告诉我和静儿好了。静儿相貌平平,平常连句话都不会说,他怎么就看上她了。一定是他们都在物理系的原因,整天在一块儿,难免生出事来。


梦琳越想越气,一股无名妒火直冲天庭,她一刻都不能等,马上就要找薛翔问个明白。


梦琳一口气跑到物理系男生宿舍楼,到了楼前不得不站住了,因为这男生楼也不是女生可以随便进的,这倒让她冷静了许多。正犹豫间,却见薛翔和静儿两个人手拉手走了过来。梦琳赶紧躲在树后,酸酸的感觉让人又气又恼,却不知如何是好。



毕业分配薛翔和静儿一起去了南方,很快就结婚了,两年后双双赴美留学。梦琳毕业留在了本市,以最快的速度和追求自己多年的大柱结了婚。大柱长的人高马大,相貌英俊,心地善良,对梦琳好的不能再好,就是没有上大学。不过大柱工作积极努力,深得厂里职工爱戴,没几年就成为一厂之长。在外人看来,梦琳夫妇非常的般配,家庭幸福,儿子也是高高大大,和大柱一个模样。但他们夫妇自己最清楚,他们的婚姻危机重重,因为梦琳不爱大柱。


梦琳和大柱的结合很大成度上是因为梦琳对薛翔的追求遭拒,可是梦琳心里那份对薛翔的爱因为不能成全而更加强烈。梦琳一直认为静儿和自己差的很远,蔫蔫的连句话都不会说,长相太平凡。自己可从小到大都是校花,男孩子围着转的主儿。梦琳对自己从来都是百分之一百二的信心,爱情上的失败真是大意失锦州,本不该如此。一个女人一旦下定了决心追求爱情,就像着了火的老房子,根本救不了。梦琳要出国,要去美国找薛翔,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爱情只要能得到,来的晚一点儿又算得了什么。


二十年后,梦琳和大柱儿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了,终于没有了羁绊,终于完成了责任,梦琳和大柱和平地离婚了。薛翔和静儿前两年也回国创业,他们的女儿留在了美国。前不久的同学聚会上,梦琳终于知道了薛翔夫妇的消息,他们的高科技公司就在本市。还有一个坏消息就是静儿已是癌症晚期,来日不多了。


梦琳觉得这是天意,老天爷可怜她这么多年的一片痴情,终于在二十几年后又给了自己机会。只要能得到自己的爱情,只有薛翔能在自己身边,来的晚些真的没有什么,赌的就是生命,胜利在最后也是胜利!


梦琳来到了医院看望已病入膏肓的静儿。经过手术和几次化疗,静儿已经完全脱了人形,宛如一具一息尚存的骷髅。静儿当然知道梦琳对薛翔的感情,但她也是深深地爱着自己的丈夫。她也深知梦琳可能对自己的生活造成的威胁,所以一直远离梦琳。和丈夫去南方,去美国就是要远远地离开梦琳,她要捍卫自己的家庭和爱情。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想到自己走后孤独的丈夫需要一个人去爱,去照顾。静儿伸出自己枯槁的双手紧紧地拉住了梦琳的手,用生命的最后一点灵光注视着梦琳,艰难地说道,“我把他交给你,你替我好好照顾他”。


梦琳坚定地握着静儿的手,这是生死之托,梦琳深深地点着头,已是泪流满面!


静儿终于走了!葬礼后的薛翔已是疲倦,落寞,没有一丝生气。梦琳看着这个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这般憔悴,不禁心里更加难过。薛翔一定非常爱静儿,不然他不会悲伤成这个样子。薛翔一夜之间满头华发,俨然一个老人,年轻时那个风流倜傥的少年再也不见。


梦琳下定了决心要和这个男人走完残生,那是她一生的爱情,是她的生命。梦琳走到薛翔跟前,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地说:“不要太难过,还有我呢!” 语罢已是泪流满面。


薛翔抽泣着说道:“我离不了她,我跟她说过一生相守,我给我自己已买好了墓地,我要死了,就埋在她的身旁与她永远在一起”


梦琳突然一阵战栗,松开了抱住薛翔的手,一股极其复杂的心情涌上心头。电影《漂》里当阿诗里的妻子死的时候,郝思嘉曾经问过阿诗里是否爱自己。阿诗里悲伤地说“我不爱你”。梦琳不敢问薛翔这个问题,因为好像已经有了答案。静儿就是已经死了,她的魂还会守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他们的坟墓在一起,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天堂或是地狱他们都会永远在一起。


梦琳突然意识到这里没有她的位置,这个男人从来都没爱过自己。梦琳彻底奔溃了,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她想哭却没有一滴眼泪。


郝思嘉在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女儿,彻底崩溃的时候,父亲的声音在说“回庄园,回到庄园就会有办法,又是新的一天”。


可是她的庄园在哪里?大柱不在,儿子不在,眼前只有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后,梦琳突然嚎啕大哭...。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