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4 小时 37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9854

你在这里

母女游欧 三 里斯本圣乔治城堡和罗西乌广场

刚到葡萄牙,我们都有时差,头两天,女儿都睡到中午,我就上午去里斯本大学开会,下午偷空出来,带着女儿一起游里斯本。原以为开会旅游两不误,结果还是误了我的作品朗读。

 

耽误了正事,换来的是一个下午与女儿同游里斯本老城。

 

我们乘地铁过去,站路二十分钟左右就从大学区附近的我们住处抵达老城中心地带。那里与我们住的大学附近很不一样,我们住的是当地人的居民区,很安静、整齐也很有些知识阶层的氛围。老城却带着古色古香,石板路、有轨电车和稠密的人口,加上游客,便成了一个热闹嘈杂却又令人想一窥究竟的热点。

 

女儿嚷嚷肚子饿,就在步行街当中的一家葡萄牙餐馆坐了下来,葡萄牙海鲜饭、葡萄牙红肠面还有色拉,还算满意这第一顿正式的葡萄牙菜肴

 

吃饱喝足我和女儿往老城的最高点进发。

 

看着山上高处的城堡,我有些胆怯,担心我那最近膝盖常出问题腿是否能爬得上去?好在一当地的葡萄牙人给我们指路,说有两个电梯可乘,一个电梯可以把我们升高好几层楼的高度,真是天助我也。果然出了两个电梯,就已经很接近山顶了,沿途看着风景,顺便逛着一个个店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圣乔治城堡。觉得这种山岩民用公共电梯很适合山城,据说如今中国的山城重庆也有类似的上山电梯了

 

学艺术的女儿立刻对一路墙壁上的瓷砖图案感兴趣,还有那些墙上的涂鸦,她拍她的瓷砖和涂鸦艺术,我钻进一家蛋挞店,一欧就可以买一个葡式蛋挞了,那个更吸引我!我站在甜品店里,看着大师傅用手揉面、做蛋挞的底模,再加蛋液放进烤箱里……发现里斯本这里的葡式蛋挞大多数是室温的,不像澳门香港是热热的,而且里斯本到处都有蛋挞卖,这葡式蛋挞在葡萄牙实在太popular了。

 

我们母女两各有各爱,一路逛过去,不知不觉也登上了山顶最高处,走过一个门楼,就是里斯本圣乔治城堡,那里是曾经葡萄牙第一位国王的王宫所在,里斯本老城的最高站在那里俯视山下,一片火红的屋顶,整个里斯本尽收眼底。

 


我沿着古王宫的遗迹转了一圈,女儿坐在城堡的围墙树荫下,掏出她的素描本,正在画山下火红的里斯本……

 

下山的时候在一家里斯本土特产店里,邂逅Ginja,我忙指给女儿看,告诉她这是葡萄牙的另一个闻名世界的名点,是用葡萄牙才有的酸樱桃加酒和糖制成的,是一种可以当饮料喝的果味酒。女儿听我一说就拿了一小瓶让我买下来,我付了钱,她就开了瓶盖,我们母女俩你一口我一口,满口果香兴致高昂地走下了山。

 

有人说到里斯本没来Rossio (罗西乌)广场就不能算真正到过里斯本,广场的正式名称为佩德罗四世广场(葡萄牙語:Praça de D. Pedro IV到广场一看,也就是人看人。

 

广场周边是各色各样的店家,家一百多年历史帽子店很有名,那里的帽子连英国王室喜欢,大众平民爱带的帽子那里也有。喜欢帽子的女儿却没有看中任何一顶,还连呼有点贵。

 

广场边最多的就是那种甜品店兼咖啡馆,最著名的要算是尼古拉咖啡馆,从十八世纪经营到现在,咖啡的香气四处蔓延,夹杂着蛋挞的甜香,我是非常爱吃葡式蛋挞的,但那会儿似乎已经吃到饱和了,因为那几天早晨吃、中午吃,晚上也吃,正餐里有吃,茶点加餐都在吃,所以在那里再看见蛋挞,只能眼睛吃一下,基本上拍拍照走人了

 

还有一家沙丁鱼罐头铺子很有特色,每个罐头盒子上都印有年份,看着1948年的字样,心里打鼓这也太久了吧!店里的小姐很会察言观色,连忙解释说鱼是新鲜的,只是罐头上印有那一年发生的大事件,吸引人眼球而已。还有一家布匹店,里面竖着排列的一匹匹印花布,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中国也有很多类似的绸布庄

 

女儿是消费冲动型,第一天买了双鞋,第二天看到同样一款的只有她前一天付的价格一半都不到,跺脚啊。我劝她往好处想,可能质量不一样呢,一分价钱一分货吗。

走到这个广场逛周边的店家,她又大买,买了两件衣服又买了两款首饰,对其中一款银戒特别满意,那个戒指是戴在手指的中间关节之下的,很新颖,我担心她手一甩戒指飞出去,她说不会。她还说她现在很穷,只能买银的,她如果有钱就把那真金白银的首饰统统买下来,我的天啦!幸亏她没钱!但看她这架势,估计还没进入法国,她换的欧元就要全部用完了。我说等她到法国看见那些特别棒的时装首饰,没钱了,怎么办?她说葡萄牙东西便宜,不买可惜了,法国再说了。唉!典型的得过且过的心态。

 逛到傍晚,去哪里吃晚饭呢?想起我们住的公寓的主人一早就推荐我们去吃的一家超级食肆-Time Out Market查看地图, 老城区著名的拱门那里走过去只需十分钟,进去一看,里面人声鼎沸、食客满堂,美食是应有尽有种类繁多。

 

女儿说得点儿肉,于是她点了一份葡萄牙汉堡,她说太好吃了,不比美国的汉堡差,他们用的面包不一样,牛肉汉堡里还加了一个煎蛋,她说下次回去自己做汉堡知道要夹个煎蛋了还说如果是我在家亲手做的那种牛肉汉堡会更好吃。我暗自偷笑:不愧是我培养出来的小吃货。吃的文化也是各处有各处的精彩,融会贯通一下,总有飞跃,所谓走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仅仅尝不同的美食,亦可窥一斑了。

 

那晚,我点了一小盘鱿鱼色拉,实在好吃,鱿鱼既有咬劲也很容易嚼烂,调料里有醋和橄榄油的味道,吃进嘴感觉很清爽爽口。还点了一份沙丁鱼吐司,葡萄牙盛产沙丁鱼,这道菜把沙丁鱼放在吐司上,配以蔬菜色拉,一切味道都融合得恰到好处

 

那顿晚餐吃的我们母女倆眉开眼笑,女儿说应该再来一次,尝尝其它的菜肴。我同意

 

了大半天,本想留在老城一带看夜景,可女儿说回家不如回住处喝葡萄酒,她一来葡萄牙就了解到葡萄牙法定喝酒年龄是十八岁,十九岁的她喝酒合法了,似乎我也不能再难为她了,我也发现她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一点点知道享受生活,我自省一下:真是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还有一点新发现:我越是反对她会越向往,就拿喝酒这件事来说吧,在美国法律规定二十一岁才能喝酒,我用这个法规给她定规矩,她便把喝酒看成是挑战authority的快乐冒险,在葡萄牙,我放手让她去了,冒险的乐趣便没了,那一瓶红酒,她每每惦记着嚷嚷要喝,可是直到我们离开葡萄牙, 那瓶酒还有大半瓶在里面。真的要喝酒?还是挑战权威更是她一个十九岁女孩子想做的事?不用我多说了吧。

 

待续 
母女同游 四 里斯本的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母女游欧 一 抵达里斯本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