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0 小时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9854

你在这里

母女游欧 二 第15届国际短篇小说会议

 

第十五届国际短篇小说会议 

 

两年前第一次参加国际英文短篇小说会议,那次的会议是在上海华师大举行的,认识了几位组织者,都是美国大学文学院的教授和院长,他们每两年办一次会议,这次是第十五届,算来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了。

 

 上次我与儿子合作,把我的短篇小说《父子的信》翻译成了英文,这次换了与女儿合作,把我的短篇小说《母女日记》翻译成了英文,每次会议都会让参会者提交作品,作家们大多是小说,教授们是论文,这次所有参会作家的英文短篇小说被收集在这本书里(见下图),前所未有的厚啊!

 

 现代社会读长篇的人少了,短篇比较容易被接受。好还是坏,见仁见智了。我其实还是自认是写长篇的,短篇不过是我在长篇创作中休息时才写的。没有瞧不起短篇的意思,只是不一样,其实短篇也不容易写,在不长的篇幅里,要将一个完整的故事,有时是人生的一小段,有时却是一个人完整的一生呢,受限了字数,就必须言简意赅不能哆嗦,但还得有些细节,否则就缺乏生动。总之,我也写了一些短篇小说,大部分是一气呵成,一个灵感上来一挥而就,最短的一两个钟头就写完了,确实比写长篇小说以年计算的时间要短多了,可短篇小说写得好也并不是毫不费力的事情。

 

 我的这篇《母女日记》是得奖小说,女儿翻译成英文,翻了一半,就不肯继续了,我耐心等了她两年,用去葡萄牙一起去旅游做诱饵,总算最后翻完了,让她再改一遍,不肯了,最后还是我自己改的。

  女儿翻译的我的短篇小说

前年去上海参加会议,女儿正好高中毕业,与我一起去的中国,还跟着我参加了与上海作协的一个晚会,遇见了美国著名作家Robert Butler,回美后就买了Butlerd的书,这次她特地带着书,说要找作者本人签名呢。

 

会议于六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大学举行,里斯本大学文学院号召众作家门带书去,可以让感兴趣的大学生和教授们选购,也可以在会议期间在大厅里做展示,更可以在会后捐给里斯本大学图书馆,我带去了我的四本书,包括我的中短篇小说集《自在飞花轻似梦》,我的两部长篇小说《冰雹》和《金陵公子》,还有我主编的我们海外文轩众作家的合集《与西风共舞》海外文轩短篇小说集。

 会议书展

参会者有近两百位来自世界各国用英文写作的作者和大学里用英文教文学的教授,开会第一天,一进登记大厅,就与会议组织者阿肯色大学文学院院长莫里斯李以及美国著名作家罗伯特巴特勒相撞,我和他们两位在前年上海会议上熟悉,这次再见他们老远就叫出我的名字,让我挺开心的。 

  海云、莫里斯院长和著名美国作家巴特勒

会议休息间中各式葡萄牙点心,配有茶和咖啡。两件事看出葡萄牙的不同:一是他们的咖啡不加奶,几个美国教授和作家和我都围着桌子找奶精,站在一旁的女服务员看见笑着说葡萄牙人喝咖啡是不加奶的,她从南非来,喝咖啡加奶,所以完全明白我们的困惑。还有就是开幕式诺大的会场大厅里面却不开空调,虽说地中海气候不太热,但这夏季近中午加上这么多人聚集一堂,光是热气就够蒸人的,换在美国早空调开的让你冷的发抖了。结果就看见台上的莫里斯李频频拭汗,另外一个女教授顾不了风度,捡起一本书就当扇子用了。我也是汗珠滴答往下滴。

 

会议的第一天晚上有reception,招待酒会设在里斯本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教堂的庭院里,红白葡萄酒和葡萄牙啤酒加上咖啡和茶以及各种手抓食物,少不了美味的葡式蛋挞,吃饱喝足了,还被带着参观教堂的里面......

   千年老教堂

其实那个教堂最出名的地方在于她的墓园,那里埋葬了葡萄牙第一位到最后一位国王的躯体,是一个非常珍贵带着皇气的地方。国际英文短篇小说会议在里斯本开了不止一次,以往也想把文学性与这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皇家气派的葡萄牙国宝联系起来,可这个想法一直没能实现,终于,今天,三十年的努力达成了目标实现!

 

坐在千年古庙的凉爽庭院中,品尝着美酒佳肴,文学变成了一件极其自然的事情。庭院里拂面的晚风,穿过那一个个弓形的门洞,交织着酒香,在笑语欢歌中融入渐渐降临的夜色中......

 

带着女儿去参会,一来我的那篇小说是她翻译的,也是想趁机带着她度过一段母女相处的时光。原以为两不误,其实还是有点误了,不知是会议的伊妹儿通知有误,还是我眼睛有误,我以为第一天开幕式后我可以偷半日闲,谁知道时差导致半夜里睡不着,仔细看会议日程,才发现我把第一天下午我演读我的英文小说的事儿给漏了,也不知哪位大俠救了我的场,真是对不起西门克朗普先生,让他这个主持空叫我的名字了!

  

会议第二天的上午去参加论坛,巧遇上海作协和华东师大的一行人,去年我在上海办首届海外文轩文学会,苦于与上海作协联系不上,他们也感到最好要与海外的华文文学组织有联系,可以共同办一些交流和活动,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与上海作协参会者合影

当晚是挪威驻葡萄牙领事馆宴请各国作家们,我为了陪女儿就辜负了宴请了,母女倆逛逛街再吃一顿美食,度过了一段母女相处的美好时光,也觉得值得。

  

错过了挪威驻葡萄牙领事馆宴请,听说那是一个非常有情调的夜晚,加上与文轩作协的一位作家一起来参会的,我觉得我这头带得不够好,女儿上午几乎都在睡觉,第三天我就连听了两场论坛,一个是由澳大利亚女作家、意大利女作家和美国大学文学教授主讲的短篇小说创作谈,一个是台湾女作家论坛。后者令我惊讶地看见台湾成功大学的一位女老师带着几位年轻的大学生。这晚是菲律宾大使宴请,我不想再错过了,所以我只听了三分之一就急忙离场去赴宴。只听到他们讲女作家林海音,他们称林海音为文学之母,有点拔高了吧?我很喜欢林海音和她的《城南旧事》,可是听他们谈五四运动和那之后的中国作家,再归纳到台湾作家类,我还是觉得不是很习惯。不过也让我了解到,被台湾禁的那些所谓左倾作家包括:鲁迅、周作人、老舍和茅盾等,这些我们小学中学课本上的范文作者,原来在另一个华人世界里,是彻底被屏蔽的。林海音至少提倡了纯文学的纯粹性,不过,文学真的能彻底摒除政治吗?就算避开政治观念,社会环境的描写,多少还是带有作者本身的角度和看法,字真的很难或者准确地说是个伪命题。

    台湾成功大学师生讲林海音

我和大会主席莫里斯谈了我的看法,与其谈这些几十年前的中国老作家,不如谈今天我们这些生活在海外的华裔作家们写的文学作品,我们称之为移民文学,他非常感兴趣,说乐见下一届会议中我们成立一个海外华裔移民文学论坛。

  

这晚的晚宴设在菲律宾驻葡萄牙大使的住宅后院,没想到大使是位女性。菲律宾大使邀请我们前往赴宴,是因为有两位菲律宾作家参会,加上美国作家罗伯特巴特勒他们都很熟悉,我们跟着沾光吧!

  在大使官邸,与来自西班牙和英国的作家

因为属于私人聚会,人又满多的,就都聚在花园里,也都是finger foodsopen bar,就是天工不作美,下雨了。不过站在大树下,听着雨声和菲律宾作家朗读他的作品,也是件令人难忘的事情。

  

我半认真半玩笑地与来参会的几位同胞提起若中国大使馆也邀请一下,那中华料理一上,肯定盖过他们!不过同胞们觉得中国政府不会做这种“傻事儿”的,说咱中国要办就主办,否则就不办。

  

和莫里斯聊起文化差异,我告诉他那种好的葡萄酒open bar之类的,很花费的,在西方人眼里是一种规格,但在中国人眼里并没有太大的份量,西方人喜欢用finger foods配好酒招待客人,这样宜于社交对话,可中国人看菜,好菜才是级别和规格。莫里斯听了大笑着说他明白,这里面中外差异挺大的。我出门之前先生了解了我的日程就曾经感慨:真是美国会议,一开四五天,不像你去中国开会,开会一天,游玩三天。哈哈哈,连他都看得出来这地域差异之开会差异了!

  

第十五届国际短篇小说会议于六月三十日成功闭幕。下一届将会在爱尔兰的一个岛上举行,每次参会都会认识新的文友,两年一次的文学聚会夹杂着旅游,成了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最后一晚,庆功宴是会议组织方招待大家伙,餐厅就在水边,风景很好,菜也不错,总体感觉就是比美国健康,色拉就有四种,汤是青豆奶油汤,主菜有两个:烤鱼和素菜通心粉,甜点有四种,还有各色葡萄酒和香槟。

   庆功宴里外

为了配甜点,我要了杯咖啡,上来哑然失笑,好小的杯子啊,喝一口, OMG浓得我不得不又要点牛奶,这种应该是浓缩咖啡才对,这和美国的差别是巨大的,少而精致,健康不垃圾,所以,欧洲人胖子不多。

 

这次的会议很成功,葡萄牙给我们大家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待续  母女同游 三…里斯本圣乔治城堡和罗西乌广场

母女游欧 一 抵达里斯本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Beinan的头像
 #

长姿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