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斑驳的身影——半边厨子

 

                             

                                                              半边厨子

 

        厨子就是厨子哪有半边的?有,所谓半边是说他不完全够格,但也能帮你把这带有专业性的事给办了。那年月在农村做个厨子并没有多少业务,一个家庭红喜白丧的一辈子就那么几次,一个小小的村庄又能有多少?外庄人家也有能做菜的。这就注定乡村的厨师手艺不会太精,生活也不会太好。一般的汉子还真不愿弄这个,他宁可推个小车去推土也不愿站在锅前又切又炒的。哪个男的站锅上忙碌会被一庄的妇女笑话,嘴快的就说,看,这就像个女人似的!她们可能觉得一个男人如果能推能夯的还能做菜弄饭,就是侵犯了她们的表现空间,她们倒无处施展才华了!

        这样推理下来,什么人才会学做厨子?必然是力量不强家庭条件欠缺的,指望学了这个手艺多少找补些的人。前面蹒跚走着的那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看他的背影,身体向右下一斜再弹回来,又一斜再弹回来,如此重复的时候身影就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模糊了。原来他是个瘸子,天生的小儿麻痹。他的父母早亡了,还有个哥哥是杀猪屠,成家立业的小鬏一得趟了,他单身一人跟着哥哥一家过也不能白吃闲饭不是,不知怎么的就留心人家做菜自己琢磨,竟然也弄的像模像样的。

        大队部需要一个伙夫做饭,因为经常召开大小队干部会议,离小街很远也花不起那个钱,所以需要这么个人来做饭。没有什么工资油水也少,一直找不合适的人。有人就推荐了瘸子,瘸子瘸的不是很严重,不拄拐,只是走路上下起伏速度慢。关键是瘸子对报酬没什么要求,能解决自己的吃饭外带弄点烟抽抽也就行了。就他,他瘸子就在大队部安下身来。大队部就在村小学,一排土墙瓦苫的房子。

        瘸子在大队部弄饭,多少还是有些体面的,因为接触的都是大小队的干部,这些人管理着大小队的钱粮也管理着各家各户的生产劳动与口粮。所以瘸子每次回庄遇见的都有张笑脸,嫂子也有说有笑的。就是侄儿侄女见了也欢喜的很,因为可以掏瘸子口袋的零钱买糖吃。瘸子当然就更高兴了,眯着一张满脸松弛的虚白的脸享受着眼前的快乐。说他的脸虚白是因为与周围的人比起来白的厉害,其实不是他的脸白,而是别的人太黑。为什么黑呢?整日里在田里劳动,太阳长期烘烤的作业效果。而瘸子在屋外少屋里多,硬是捂的白了,比大闺女的脸还白。这样的环境里有这样一张白的男人的脸,就显得异类了。他的脸不仅白而且肌肉松弛,显得年龄很大。他的杀猪屠哥哥倒是黑瘦黑瘦的,但看起来精神充足像是比瘸子年轻不少。嫂子是个咋咋呼呼的妇女,作风泼辣爱开玩笑,常说:“男的一天没得媳妇就是个小鬏,一辈子没得媳妇就一辈子是个小鬏!”

        瘸子有时候也感到不快,快过年了,大队上也放了,瘸子也就回来,与哥嫂一家一起吃一天三顿饭的难免有些个不痛快。如果有这样的感觉瘸子就会一上一下地走回自己的茅草房子。这是两间茅草房子,还算得上是祖产,在庄子也是老资格了。许多事都这样,一旦老的够资格,就有些衰败了。两间房子之能是一明一暗,按照习俗东为上,上头房住人是暗,明是当间,砌了个灶。瘸子一个人炒点鸡蛋什么的,吃的香呢!因为在假期,庄上的孩子们没什么正经的事干,就聚起来糊风筝掏麻雀。哪家都不愿有一大帮的孩子吵吵嚷嚷的,这一大帮孩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大人都受不了!但孩子们自有去处,瘸子的两间草房就是聚会的好地方。

        北风呼呼地吹着,大部分人家在忙着过年的一切,斩着剁着切着,咚咚,唰唰,咚咚咚,唰唰唰……瘸子这更加热闹:有的孩子带一帮孩子趴在地上扎风筝的骨架,有的是正方形有的是菱形;有的孩子几个在一起砸硬币,在同样的距离砸墙边放着的硬币,砸到的就归你了,可能是一分可能是二分的,五分是大型的了;有的吵嚷着把从各家后屋檐掏来的麻雀蛋放瘸子的锅里煮,一惊一诈的,故意释放错误的消息,引得等候的大伙一阵又一阵的骚动……半锅漂浮着的麻雀蛋真的熟了!刚糊了报纸还没插芦花的风筝着人看着,砸硬币赶紧收起自己的硬币,都挤到冒着热气的锅边抢一点煮熟的麻雀蛋吧!多拿几个,还得分两个给看风筝的人呢!小小的当间挤满了孩子,孩子被笼罩在水雾里,兴奋的叫声盖过了外面的北风的呼号!瘸子笑了,一笑就露出他那只有几颗槽牙的嘴,难怪他的脸部很松弛,原来没什么牙了!

       一个寒假这里是快活的中心,孩子们在家吃过饭就跑来了。等春节过后,瘸子也该到大队部弄饭了。

       后来分了责任田,大队部也萧条了,但瘸子却忙碌起来。办事的人家就突然多了,原先三五的就自家忙忙的如今也请厨子来弄了,瘸子的脸色变得有些红润,竟然有些返青的样子!逐渐的大家发现再请瘸子厨师的时候厨子有条件了,要带帮手,还要说好钱怎么拿,烟怎么拿,要不要花活。什么是花活?就是乡村的风俗,比如小鬏满月过十岁之类的,这厨师的工钱要小鬏的舅舅出,要出在明处让来客都知道,怎么办?厨师在上完四个热菜之后,一手托端菜用的木方盘子,从厨房出来,一声高喊:“请舅老爷赏——!”尾音高亢嘹亮绵长,随着声音跑上两步利索地单膝虚跪在摆了酒席的堂屋门前。那舅老爷不慌不忙地面带春风掏出用红纸包好的事前谈妥的费用放到木托盘里,那厨师一个高声“谢舅老爷赏——!”起身疾步回厨房,打开纸包验明数目,再次来到庭院高喊“谢舅老爷赏钱三百——!”众人在欢笑声里重新端起酒杯相互敬酒。这也算席间值得期待的一个表演,得事先说好了的,有这个花式得多要两包烟。

       你说瘸子带的帮手是谁?就杀猪屠的大儿子,瘸子的大侄子。这大侄子跟瘸子干上一年,一些精道也就学上了,就连谢赏的花活也干的比瘸子好,腿脚利索姿态大方。渐渐的,大侄子就独自揽些活了,花样也比瘸子多了,成了一方有名的厨子,你不提前半个月约的话就排不上班。

       瘸子呢,跟着侄子后面做些简单的,或者说道说道照应照应。实在没事就般个小凳子坐着抽烟,这烟当然是主家敬的。瘸子抽上两口,停一下,两道青烟从鼻孔里冒出来,冒完了再抽两口。望着主家里里外外的客人,看着大侄子炒菜配菜的忙活,眯着眼稍仰一点头,瘸子又抽口烟……

       瘸子这个厨子始终只能算半边,人呢?

 

 

 

 

 

 

 

 

                                                                            二0一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十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记得我父亲任职的医院里,食堂里的厨子也是一个瘸子男人,大概真的是那样,那个年代,完整的男人不做厨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那个年代基本这样,呵呵。

 
雨林的头像
 #

好喜欢木桐笔下的小人物素描。厨子, 裁缝,皮匠.....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我对这些人比较熟悉。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每个人物个性都很鲜明啊,喜欢平淡的真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一弘。

 
灰雁的头像
 #

喜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smiley

 
予微的头像
 #

木桐总能把平凡的人写得不凡,有特色!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予微,平凡的人也有动人的地方,只是不那么醒目。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木桐写什么都那么细腻生动,这些人啊物啊,都在我眼前鲜活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这样鼓励让我很有信心,呵呵!

 
春阳的头像
 #

这叫啥:“这个木桐太有生活了”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春阳,这也算是找点生活的乐趣,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