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大堆上的瓢瓢

 

                                                      大堆上的瓢瓢



      在我的记忆里,  童年的夏天是充满神秘色彩的,不仅好玩的趣事特别多,如池塘飞蝉鸣蛙……而且好吃的瓜果梨桃也很多,更为神秘的是这个季节有不少其他时节不可能有的神奇事儿。

       除了黄昏里的蜻蜓在低空轻盈地盘旋、晚上的萤火虫在不远处弱弱地闪亮之外,还有很多自然里的声响在起伏……夏天的乡村实在是有意思,就连夏日里的常见的暴雨都会带来许多意外的惊喜——池塘里的水漫到平地上的时候,鱼也就跟着到了,你有本事就来捉吧,常常逗得人恨不得也变成水里的一条鱼……还有跟着雨水一起来的地皮菜呢,这是神仙菜,晴天不见踪影,雷雨一下就出现了,太阳一出来又不见了,要想吃到它就得冒雨去采喽!

      我实际参与这些活动的时候很少,大概是那个时候还比较小,尤其是下雷雨的时候是不可能获得这样机会的……晴天就不一样了,我可以与伙伴们一起去大堆玩。

       大堆实际是高高的河堤,这是人工干河,主要是用于灌溉,也兼排涝的作用。在孩子们眼里,高高的河堤,密密的杂树,丝丝缕缕的藤蔓……都是充满神奇的事物,因为平时难得来这里,不是暑假哪有多少时间与心情?而且这些地方属于野地,杂草丛生,少有人光顾。

        孩子们放了假就不同了,大堆坡有嫩草可以放牛,有野菜可以放猪……孩子们可以在堆顶的树荫里玩耍,用苇叶做个哨子,用柳条做顶伪装帽子,或者摘片荷叶或者荷花什么的……都不是事儿。就在这样的气氛里,我被小伙伴带着见到了神奇的瓢瓢!

       众多的缠绕着树干的藤蔓里,有一种藤上挂着个尖圆的淡绿色果子,大概有孩子的一手长,上面还布满了小疙瘩,小疙瘩里有白色的浆,一碰就冒出浆来了……

       这是一个难得的美味,剥开嫩皮,白嫩的芯吃起来甜丝丝的软绵绵的……想多吃可不容易,半天也寻不着几个,这一群的孩子都在寻觅呢。

       这玩意可奇怪了,稍老一些就不太好吃了,如果到了秋天就干了,干的时候就是灰黑色的,而且就自然裂开,里面就会像蒲公英成熟时飞出的绒一样飞出很多白色的绒毛,绒毛下面坠着小小的扁形种子,随着秋风飘荡而去。

       夏日里大家约好跑到大堆上,除了地势高有树荫外,多半是为了玩,瓢瓢的存在就是点睛了,成了大家的保留节目。每个人都尝了之后,会坐下来顺手划点线条,可以是五路夹但挑,也可以是一四七什么的。干渠里的水静静地流淌着,茂盛的芦苇一片碧绿,我们在浓密的树荫里就地而坐,淡淡的清香在空中弥散,蝉鸣鸟叫调皮而喧闹……

        许多年的时光过去了,这小小的瓢瓢却一直在记忆里青绿着……我一直说不清它的学名,也查不出它的定义,很偶然的机会得知它官方的学名——萝藦,进而得知具备解毒去热之功效……

       现在的大堆已经被整理一新,都栽上了速生的杨树,基本见不到那些藤蔓了,一切都被驯化,自然的属性在被动地退却着……这究竟是进还是退呢?还真不好说。

 

 

 

 

                                                         0一八年七月十九日十七点四十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