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金陵旧事 十一…玄武菊花怯残阳

有老乡跟读我这个金陵旧事系列,提议“写点儿家乡的花卉吧”!我脑中立刻涌现出的就是小的时候老师带着去玄武湖的梁州观看菊花展览的情形,那细弱如少女的纤纤手指的卷菊花,各种颜色,在金陵秋天的湖光山色中尽情地绽放。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 几时禁重露 , 实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 , 升君白玉堂。

李商隐这首描绘菊花诗写尽了菊花的神韵,淡紫鲜黄,陶渊明的色彩和罗含宅的香气,露水的沾湿和惧怕夕阳的来临,黑夜里,艳丽的花儿空吐蕊,美丽为了谁?不如留在畅饮的鹦鹉杯里,不如去到富贵之家殿堂席上。

李后主的感慨跟他的经历有着很大的关联,我小的时候,并没读过他这篇诗文,我只知道通常在秋天,学校会组织学生们来到古城墙边的玄武湖。金陵的秋天,真的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天特别蓝,云特别高,风特别轻,空气中充满了淡淡的花香。

我们在鸡鸣寺那里下了车,奋力爬上城墙,眺望波光粼粼的玄武湖水,老师不忘提醒“回去要做一篇作文”!我还记得小学三年级我写的那篇玄武湖游记,用了语文老师曾叫我用的几个形容词“杨柳在湖面上婆娑起舞,花儿随着清风摇曳生姿 …… ”被老师在课堂上朗读,那篇文章写到菊花展也写到与菊花一起展出的盆景展。

玄武湖的游览对外地人来说任何时候都可以,对金陵人可是非常有讲究的。

所谓春游樱洲、夏看菱洲、秋赏梁洲、冬逛翠洲。秋赏梁洲的重头戏也就是梁州的秋菊展。每年的秋季, 那里超过几千种的不同菊类,上万盆菊花竞相争艳。 菊花是菊科菊属的多年生草本花卉,喜凉爽的气候和充足的阳光,立秋以后,随着天气的转凉,日照时间的缩短,菊花开始花芽分化,孕育花蕾,冒霜可开出艳丽的花朵。文人爱把梅兰竹菊称为君子,这种诗意般的感受,是有着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的, 菊花,是花中的四君子之一。古人爱菊,爱它的高风亮节,爱它的不畏严寒,爱它的千姿百态,爱它的不屈不挠!所以有诗赞菊花“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玄武湖,我大概至少二十年没去过了,每次回家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有两次带着孩子便带他们去爬中山陵,大多数时候回金陵都是去夫子庙吃点心或在秦淮河上泛舟。玄武湖是我小时候最爱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个儿童乐园!今天的美国出生的小孩子们可能根本不稀罕,用我老父亲的话说,你们美国到处都是公园到处都有滑梯秋千。我小时候只要大人带着进玄武湖,小鸟儿一样飞向的第一个地方一定是儿童乐园,另一个就是动物园。几年前女儿还小,回到金陵我母亲说要带着外孙女看动物,去的是新开张不久的红山动物园,今天玄武湖的动物园都搬了家了。

玄武湖的菊花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在国外,偶尔看到那种野菊花的花朵,我会感叹那与我家乡的菊花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想起记忆中那种千娇百媚的菊花形象,那种金色鲜黄,花瓣如千手观音般的“绣球菊”,还有那如少女般娇羞美丽垂下花瓣的“羞人答答”,还有那种花瓣下短上长又弯的“海底捞月”,还有“紫气东来”“霞光夕照”“玉芝初放”,光就这些名字,就可看见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

今年,我正在准备又一次的回国之行,走笔至此,心中涌现出难以克制的想去玄武湖赏菊的念头,“一丛寒菊比琼华,掩映晴窗动绿纱” 沈钧儒的这首诗中的意境,我想我一定能在玄武湖的菊花中找到踪影。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记忆,总有许多的刻骨铭心,那美丽的菊花留在心中。

 
海云的头像
 #

情和景是连在一起的,景中又少不了花卉,美丽的情景总是难忘。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去年回国, 在北京正赶上金秋菊展, 惊艳啊。 文人墨客咏菊的诗真不少。 赞其姿色,颂其风骨,借花言志,藉物传情。最有气势的,非唐·黄巢的《咏菊》莫属: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海云的头像
 #

咏梅颂菊确实是文人墨客的最爱之一,真想开一个秋菊桂花酒宴,秋天的桂花制成桂花鸭,加上桂花酒,三五好友赏花咏诗,想想都开心。

 
予微的头像
 #

小时候,也是年年去烈士陵园看秋菊展。那些一课开上千朵花的花魁让人惊叹,我还是最爱“悬崖菊”,小白菊从高处下垂,天然去雕饰。

 
海云的头像
 #

那白色的小花朵被你这样一描述,倒真的令人拍掌。

 
深秋红叶的头像
 #

很多时候,景是因为赋予了情而变得美丽。

如予微老乡所言,我也想起小时候烈士陵园,越秀公园的菊花展,那花虽已朦胧,但与父母,外公外婆一起赏花的情景还有如昨天一样清晰。

 
渺渺的头像
 #

这么多年了,玄武湖虽然离得那么近,确实也已很久很久没有去过了,佩服海云的惊人记忆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