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59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1244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60)地懒麦劳当

 

 
人类会不会灭绝?地球会毁灭吗?太阳有寿命吗?什么是时间?……近来我有点儿杞人忧天,问这些庸人自扰的问题,是因为我参观了一个山洞—麦劳当洞(Cave of Mylodon)。
 
麦劳当洞坐落在智利南部纳塔雷斯(Natales)附近,离“海友”抛锚的康苏埃洛农场(Caleta Consuelo)只有3公里,1896年该农场主人德裔探险家赫曼•埃伯哈德(Hermann Eberhard)无意间在山洞里发现一张巨大的兽皮,兽皮极厚,里面嵌着一块块骨质硬块,皮革表面覆盖着椰子纤维般粗硬的红毛,山洞里有大坨大坨的黑色动物排泄物,兽皮保存如此之好,赫曼以为是某种现存动物,他没有在意这个发现,把兽皮挂在洞口的树枝上就离开了。
 
(在山洞里的地懒麦劳当复原塑像,麦劳当皮毛标本)
 
之后不久古生物学家鉴定,兽皮属于已经绝种一万年的南美陆地巨兽地懒麦劳当(Mylodon),一时间发掘绝种巨兽标本的寻宝人趋之若鹜,找到的兽皮、骨骼、指甲和排泄物奇货可居,或私人收藏、或以高价卖给博物馆都是俏货,赫曼再到山洞时发现兽皮被剪掉了一半,后来唯利是图的淘宝人用炸药把山洞炸得面目全非,倒也找到了一些绝种巨兽局部标本。
 
一般人只有在几个特定博物馆里可以见到南美绝种巨兽标本,但也有例外,英国著名旅行作家布鲁斯•查特文(Bruce Chatwin)祖母家的柜子里就收藏着一小块麦劳当兽皮,那是一百多年前祖母在智利帕塔哥尼亚当船长的表哥送给她的结婚礼物,布鲁斯每次去祖母家都要摸摸看看那小块兽皮,祖母答应当她百年之后这块兽皮会留给他,可惜祖母去世后布鲁斯父母把这块稀世珍宝当垃圾给扔掉了,惋惜之余布鲁斯于1974年到南美旅行了两年,亲身到访了麦劳当山洞,也做了一些挖掘工作。1977年布鲁斯出版了游记《在帕塔哥尼亚》(In Patagonia),与鲁克斯•布里吉斯的《在世界的尽头》一起,两本书是游历南美尽头的必读物。
 
麦劳当山洞是一个山隙,洞口狭长,洞深两百多米,很适合野生动物安家,洞里有一尊麦劳当的复原塑像,身长3米,体重数吨,它看上去有点儿像凶悍无比的熊,实际上是行动缓慢的懒惰食草动物,它皮糙肉厚,指甲锋利,皮肤里嵌着骨头块,类似穿山甲的防御功能,但它妊娠周期长,繁殖能力差,最终被淘汰绝种。我在乌拉圭博物馆看到巨大穿山甲的龟壳,直径足有一米多,它可以像一辆甲壳虫汽车那么大,中文叫它雕齿兽(Glyptodon)。
 
(雕齿兽,右图:我在乌拉圭博物馆拍的雕齿兽盔甲标本,左图来自网络)
 
学术界推论巨兽绝种是人类大量捕猎使然,因为巨兽的消失与智人走出非洲向其他地域迁徙的时间巧合,距今大概一万年左右,一万年对宇宙来说是很短的一瞬间,可地球上已经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想象一下智人没有走出非洲前,欧亚大陆满地跑着5米高10吨重的猛犸象,澳洲大陆有3米高的鸵鸟,南美3米高的地懒缓慢地嚼着树叶,地上爬着直径两米多的穿山甲,天上飞着双翅间距7米的巨鹰,想着这幅图画也是痴了。
 
(阿根廷巨鸟,图片来自网络)
 
唯有海里的巨体动物鲸类还存活着,毕竟人类生活在陆地上,借助工具成规模的到海洋捕鲸只是近几百年的事,如果不加限制任意捕杀,鲸类绝种的日子也不远了!犹太人哈拉里(Yuval Noah Harari )的畅销书《智人-人类简史》(Sapiens-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抛开了所有文化历史宗教信仰,简单的从十万年来智人如何战胜其他物种成为世界主宰,引导读者从完全崭新的视角去看人类和世界,值得一读。
 
2018年6月28日完成于北京至巴黎的飞机上( 动笔于智利帕塔哥尼亚)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