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3 天 之前
注册: 07/30/2015 - 09:14
积分: 930

你在这里

2017 欧洲四国行游记选 (14)和巴黎一见钟情

标签: 
 
告别刚刚感到有点熟悉的伦敦,带着一点点学会的“英音”,我们乘火车(欧洲之星)穿越英吉利海峡隧道,两个多小时后到达另一个世界之都--巴黎。火车票是我在美国时就在网上买好的。据说这个票跟飞机票似的,越靠近出发日期价格越高。
 
巴黎用她火样的热情迎接我们,80多度,走在太阳下有暴晒感。从火车站坐出租车去埃菲尔铁塔附近的住处,碰上堵车,我试着用还记得的法语问出租车司机:“先生,你会说英语吗?” 他明显听懂了,立即回头用手指比划说会一丁点儿。于是我就用英文问他是否巴黎的交通常这么拥挤,他听不懂我说什么,大家只好沉默了。
 
幸好管理公寓的房东助理会说一些英文,且非常热情友好。她想介绍一些附近的性价比高的好餐馆,可说不太清楚,打电话叫她的好朋友过来做翻译,并说她朋友的英语比她的好多了。 当她朋友过来向我们讲解附近的餐馆时,我发现她朋友的英语其实没有她的好,看来她比较谦虚。房东助理还带了她心爱的小狗过来,她用法语命令小狗给我们表演了一番。又换成英语对我说她的狗狗最喜欢听去“找情人”,果然原本绕着我好奇的小狗,听她说要去找lover,马上趴在地上做出温柔可爱状,然后高兴地朝门口爬行。巴黎,不愧是世界的浪漫之都,连狗都被主人训练出多情。
 
没有在美国大城市市区居住过的我们,在巴黎的公寓楼找到了回北京的感觉,儿子也感叹说比伦敦的旅馆好多了。和北京的公寓不同的是,楼里非常安静,不管是走楼梯还是坐电梯,都没有碰到过一个邻居,只在楼下大厅遇到过管理和维护公寓的工作人员。电梯要用钥匙并输入房间号才能打开,给我们多了一些安全感。
 
在房东助理推荐的餐馆吃了很晚的午餐,很可口,服务员的英文也很好。又在旁边的小市场买了些食物,晚上终于可以自己下厨做点吃的了。
 
离家之前,买了游巴黎的旅游指南等书,翻了翻,感觉想看的地方很多,但又怕到巴黎时,我们都已经玩累了,所以只提前预定了埃菲尔铁塔的票,其他都没有预定。这一周我们准备放慢脚步,只参观几个主要景点。
 
晚饭后,我们走到香榭丽舍大道闲逛。香榭丽舍大道的法语是 Avenue des Champs - Elysées,原意是极乐田园,也有人译作爱丽舍田园大道。据说香榭丽舍这个中译名来自徐悲鸿先生,它既有音译的成分,又集中国古典和西方浪漫的韵味于一体。这条街是法国人的骄傲,象北京的长安街一样举足轻重,它东起协和广场的方尖碑,西至星形广场(戴高乐广场)的凯旋门,全场1.9公里(1.2 英里)。在三百多年的演变中,这条美丽的大道见证了法国的历史和成长。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小仲马的《茶花女》等许多文学名著里都有她的身影。这里过去是贵族的娱乐天堂,现在是世界的时尚和商业中心。街道两旁布满高档酒店、餐馆、名牌或奢侈品店以及各种大公司等。只要不去想囊中羞涩,就可以平静地享受这里的繁荣与华贵的气氛。不过我走在两旁种满梧桐树的人行道上,找不到大学里读小说时,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法国梧桐给我的浪漫印象,原以为这些树如舒婷的诗《致橡树》写的,“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实际上,这些梧桐树的树冠都经过修剪,显得很年轻,不像有几百年历史的老树。或许因为年龄不同,心境不同,故感受不同。我家小区就有很多高大的梧桐树,春天飞絮、秋天落叶,粗壮的树根破坏城市的街道和地下设施,市政府正在逐步砍伐其中的一些,代之以花期长、花色艳的紫薇。
 
离开香榭丽舍大道往我们的住处走,路过一个剧院,一大群狗仔队围着刚从剧院出来的美女们照相,不知道她们是否是时装模特还是影视明星,很多持枪警察和保安在维持秩序。虽然我们一个也不认识,还是凑热闹拍了几张照片。其中有几个华裔,因为我听到有人说中文。 可惜不追星的我,“有眼不识泰山”。
 
在巴黎的第一天就与她一见钟情,喜欢她大气华丽的美、不紧不慢的节奏和令人感到亲切的随意。
 
从租住的公寓里看后院
 
走十分钟有个小市场,买了一些吃的,准备自己做简单的晚餐,想吃清淡的中餐了。
 
因为好奇,买了一小盒这个漂亮的水果,象葡萄,又象小西红柿。挺贵,有些酸涩,不好吃或者说吃不惯,都扔了。
 
原来家具是这样运到高层公寓的
 
亚历山大三世桥 (Pont Alexandre III),建成于1900年,桥长107米,精工细作,雍容华贵。它连接了香榭丽舍大道和巴黎荣军院。为了不挡住荣军院,桥拱特意设计得低矮。
 
桥头的雕塑之一,金灿灿的宝剑在夕阳下更加光彩夺目。
 
桥边休闲的人们。桥的两头各有两座桥塔,塔顶有象征着科学、艺术、工业和商业的四组金色骏马。
 
桥头对应的巴黎荣军院,后面的圆顶建筑是拿破仑墓。
 
巴黎大皇宫(Grand Palais),位于香榭丽舍大道,为1900年世界博览会所建。只有它和埃菲尔铁塔在世博会结束后得以保留,成为法国和巴黎的象征。现在它是博物馆和公共展览厅。
 
香榭丽舍大道上往东是埃及赠送法国的方尖碑
 
香榭丽舍大道上往西是凯旋门
 
街边的花坛
 
从剧院出来的明星,个个年轻,漂亮、消瘦。大多数都大方地让人拍照,或签名。
 
这就是传说的狗仔队?
 
看到几个华人面孔。在英国和法国人多的地方都能看到持枪的警察。
 
路过一个火炬雕塑,有纪念戴安娜王妃的照片、卡片、鲜花等物。四周的铁链上系满了锁。因为看不懂上面刻的法文,以为是为纪念在附近遇难的戴安娜所立。后在网上查到,这个雕塑叫做“自由火焰”,“是法国1879年赠送给美国独立百年的礼物——‘自由女神’——所高举的火炬的火焰部分的复制品,由法美友谊协会捐助,1987年所立。火炬立好之后,并不出名,没有多少巴黎人注意到它。然而,自1997年8月31日戴妃在火炬下方的隧道辞世后,由于‘自由火焰’所在位置的特殊性,这个火炬被赋予了别样的含义,人们常常来此献花,成为祭奠戴妃的圣地。”  
 
在塞纳河畔看到一个象东正教堂的建筑,看上去很现代,果然是崭新的,2016年才建成开放。网上查到英文名称为 Holy Trinity Cathedral and The Russian Orthodox Spiritual and  Cultural Center。
 
在塞纳河的一座桥上看埃菲尔铁塔,明天我们将登上塔顶眺望全城。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