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惊叹牛首山

 

   

         惊叹牛首山


      秋栖霞,春牛首,是古都南京的风景名片,早年在南京读书时造访过栖霞山,印象里红叶似霞如火,绵延起伏的云霭里隐约浮现出山壁上古朴的佛雕……牛首山,离的比较远,一直没有机会前往。后来离开南京便扑进了迷茫的生活,二十多年里也没有出现过游览牛首山的机会,似乎这是一种不存在。

       说来巧的很,偶然一个周末,几人微信群里谈起可以一聚,也给自己放一次松……我独自乘车三个多小时直奔南京,从来没有这样不带大小事务的纯粹放松地一人前往南京,晚上大家见了面谈侃通透,黑啤也喝的足了……大家似乎兴致颇高,舞蹈家杨女士早有计划,滴酒未沾,为的是要带我们几个夜游梧桐大道……结果,一路过去之后,还下车摸黑前往明孝陵,我表示似乎不太合适,被大家一路笑话……

       由于本没什么目标,目的只是几个人见面聚一下……早上九点多才出了宾馆,偶然提及不如去牛首山,不想大家都没去过,兴致就这样一下子高涨了……但我却是有些淡然的,因为已经是夏天了,春牛首春牛首,无非是春天花开遍野的……能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呢?即使古刹有威仪,也应该天下一个样罢。

       艺术理论研究者张老师今天负责开车兼地陪,他跟着导航左右折腾几遍也终于摸到了地方……远望牛首山,缓而不高,浓绿而无峰,只有方塔与穹顶在浓翠之中很是显眼,转过弯之后又发现一座秀气的灰黑色的塔——这大概是有点历史的了,其他都很崭新,崭新的东西我们一般不是很有兴趣,到底是上了点年纪了。

      我们倔强地拒绝乘车上山,在中午的阳光里我们似乎仍然是三十年前的风采,一边迈力地沿着缓坡不断地向前向上,一边不断地打量远山近花,一切都是清爽的……这份清爽是这样的不容易,大大有别于曾经去过的许多地方,好感就这样在透明的阳光里,在缕缕的微风里俏然提升了……

       不远就到了佛顶寺,我早早就给几位普及佛教常识,天王殿一般有哪些人物之类的……当进了殿我却愣住了,这还是弥勒佛吗?怎么看着像是观世音菩萨?四大天王呢?怎么都是坐姿?……这完全打乱了我的见识,大雄宝殿也不同一般,佛祖两边除了两尊者,还有文殊与普贤两位大菩萨……虽是华严三圣的排列,其实并不常见……这有点独特了,好在我很快以眼见为实地继续介绍,并没有出什么岔子……但心里总觉得这里的很多东西到底是新建的,有些想法,也有些不寻常了。

        我们继续向更高的地方行进,偶尔停下来摆弄一下手机的拍照功能……我们都是普通的俗客,大家喜欢的我们都喜欢,只是可能不是太过执着痴迷罢了。

         来到九层方塔前才发现这里很是开阔,俯瞰前方是秀丽一片,水面灵秀……金色圆顶建筑就是佛顶宫了,因为里面供奉着佛顶舍利。绕过佛顶宫前面的扇形浅水池,推开精致厚实的门,洁白而巨大的佛祖卧像就横在大堂正中,周围雾气缭绕不可漫视……顶骨舍利在哪儿?心中纳闷却又不好唐突问人,只好绕佛一周默然而出。出来便见到环廊里有指示牌,指明千佛殿与万佛廊的方向……还有这样的地方?顺着方向走过去,果然有入口,却是要乘电梯下去,居然连续转了五六次电梯!

       穿过小回廊,走进大厅,哦,天呐!我瞬间被击倒了,见过几十年风雨的我,早就淡定不慌乱的我居然就被眼前的神秘与恢弘的气势给惊到了!

        眼前的光彩与亮丽、佛像的庄严与繁多、佛龛的精美与巧妙……一切都是最精致最华美又是最庄严的,这与以往看到的寺庙是完全不同的,这一霎间仿佛既是进了清真寺,又来到了教堂……这奇妙的感觉一直笼罩着我,我恍惚是闯进了圣殿,目睹了天界最高的中枢机构……

       我仰望着一切,醉人魂魄的泛着宝石蓝的穹顶、墙壁上无数的各种姿态的神与佛、不同材质不同塑造手法的精妙……这繁复的一切似乎要把所有的天界展示出来,让你的灵魂在不断地提升……你忘记所有的一切,忘了怎么来的,忘了是来干什么的,不知道前世,也不知道今生,更不知道未来……

      我久久地在游动着我的灵魂,似乎自己是漂浮在半空中,好像有人在问,你是谁?你来有什么事?……我怎么回答?我想问什么?我需要问什么?

      我没有意识地随着人群轻轻地移动,眼前一片都是明亮的微笑着脸,这样的庄严而又亲切,我的心已经不在,我的身体已经透明而飘浮……

      很长时间之后,当我重新被阳光照射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些异样……这庞大的精美绝伦的佛宫、这一大片的佛堂、高耸的佛塔,这绝对不是轻易能够触摸的数字……是谁在推动这惊人的项目?他的目的是度化大家,还是……近年来不断有巨型佛像出世,说是各地争先恐后一点不为过……这是顺天意民心?还是为了什么其他的目的?是全民又一场盲目的狂欢?亦或是相互博弈的结果?……看起来老百姓挺高兴的,这结果似乎并不坏。

      “啪”,我突然听到一声响,我一呆之后才发现同伴里有人的手掌在他自己的脸上轻抚着,原来他被什么小咬叮了一下,他打了他自己的脸,打的有些猛了。

       我有些不太厚道地笑了,他居然打了自己的脸,还打的这么响……牛首山,牛首山你是敲木鱼的槌,还是撞钟的杵?你不会也猛地打到什么脸上吧?真那样就让人笑了,花了大钱,做了大好事,却打了自己的脸……你别打出什么问题来,可就大了去了……

       牛首山,不简单,让人深思,让人惊叹。

 

 

 

 

 

                                                           0一八年六月十七日零点三十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听说了,还没去过。看照片气势非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值得去,很开阔。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没去过,也是第一次听说。以后有机会回国时去拜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杭州的美是精致的,南京的美是疏朗的,细细比较很有意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