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愛帥哥——00,我是他前世的情人

我是他前世的情人

                                                      余國英

 

    小的時候我們家住在重慶市郊巴縣界石鄕,食用水是國立邊疆學校的校工將校外小池子裡的水用明礬處理過後,再用扁擔挑到每位老師家的水缸裡,吃的水這樣金貴,那洗起澡來一定也不很暢快,加以將冷水燒熱十分不容易,所以每月一次,父母就會帶了我和弟弟到旁邊一個叫南溫泉的小鎮去好好洗個暖和衛生的硫磺澡。

    那天天不亮,爸爸牽了我的小手帶我徒步行走,媽媽帶了初生還不會走路的弟弟坐滑桿轎子帶了食物及換洗的細軟前往,雖然兩起人一同啟程,可惜我尚年幼,走路不夠迅速,而轎夫們健步如飛,所以後來媽媽和弟弟坐的轎子與步行的父親和我相距越來越遠,不久就不見了他們的蹤影。

    我努力邁開我小小的短腿,在黑暗中盡量跟著跨著大步的爸爸向前奔跑,在路上遠遠就見到前方有一絲微弱的光亮,走了好一陣子,靠近了才發現那亮光是由一個湯麵攤子旁的桐油燈發出來的。爸爸終於覺察我在奔跑,格外放慢了腳步。

   「國英,妳餓了嗎?要不要吃一碗陽春麵?」爸爸低下頭來,和善地問我。

   「爸爸,我不餓!」我知道媽媽包袱中帶了一些昨天忙碌了一整天在自家煮好的食品,臨時吃路邊麵攤上的湯麵是要另外花錢的,好孩子不要讓爸爸亂花錢,我要做一個好孩子。

   「國英,妳走了這麼遠,累了嗎,要不要爸爸抱呢?」爸爸很慈祥也問我。

   「爸爸,我不累,不要爸爸抱!」我大聲地回答,好孩子怎麼可以要爸爸抱呢?

    又走了一陣子,爸爸終於說:「國英,還是讓爸爸揹著走罷,這樣我們可以走得快一些,早點與媽媽和弟弟在一起。」

    爸爸蹲了下來,讓我趴在他的背上。

    那時天己經快要亮了,可以隱隱約約看見土路兩邊種的蔬菜的影子,我伏在爸爸的背上,覺得他的背又寬又大又暖和,自己既安全而又幸福,非常非常之喜歡我的爸爸。

    終此一生,爸爸非常寵愛我,而我也更是一直都非常非常的喜歡我的爸爸。我們父女可以一同坐在院子裡的長椅上唱歌,也可以躺在屋內蹋蹋米上一齊說故事。

    長大了之後,聽見中國有句話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覺得真是非常之中肯,父親和女兒之間是有一種很特殊的情愫的。

    是什麼樣的情愫呢?原來這種父親女兒之間的情愫要用現代的遺傳科學來解釋才能更加明晰,因為男人一生最愛的就是他牽手娶到家的老婆,而老婆所生的女兒,就是他們愛情的結晶,傳承了他最喜歡的女人的基因再混合遺傳了自己祖先留下來的的基因,這不是比前世的情人關係還要親密嗎?這要敲多少木魚,修行了多少千萬年才能得到的緣分啊!

    雖然,後來變成我善良丈夫的好男朋友並不完全像我的父親,但是,在今生今世能夠做我父親的女兒已經夠幸運了,怎麼還能苛求要嫁到一個像父親的男人呢?

 

余國英Gwen Li

989 Webster Street, Apt 450

Oakland, California,94607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