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三生三世同学情

                                         三生三世同学情

        九年前,开始在网上码字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我会把这个游戏,变成我的爱好。

       三年前,让人吃惊地是,通过这个码字游戏,让我找到了知青点的点友,和我中学时代的同学。

       而今年,在乱涂乌鸦快到第十个年头上,大大让人跌破眼镜地是,我会居然通过《忆海拾贝》文集,找到了我小学和初一的同学!

      那时候,我多大?十二岁、十三岁?感觉是在回首,是在步入我的前世前生。

      非常出乎意料,几十年前的这份同学缘,会让我激动地几乎彻夜难眠。往事,从久已不去触碰的记忆深处,一点点地再现。

      小兰,在《忆海拾贝》的散文集里,你是我童年的玩伴。你知道吗?其实你那弯弯的欢眉笑眼,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你还知道吗?虽然我笔下的很多故事都有真实背景,但那些与我共呼吸的人物,我都会使用假名。只是在《忆海拾贝》出版前的最后一稿,再次重读那童年的轶事,不知道是什么让我心中一动,神使鬼差地在故事里写上了你的真名。我没想到,就是这一小小的举动,让我在茫茫人海中,居然找到了你!

      小兰,春节前的通话,我们好快乐地回忆童年。说到当年的大院,说到我们共同的邻居,李家。我说,他家的英子是我的同学。你觉得好奇怪。不会吧?你说,英子应该是你的同学。我们这两个童年的玩伴,当时还真是一阵子迷糊,好像哪个环节不对头儿啊。不错,我们曾经是很好的玩伴,怎么英子是我的同学,又会是你的同学呢?要知道,我们都清楚地明白,我们肯定没在一个班级里学习过!为了捋顺这事,大脑还真要使劲儿地做一下加减乘除。啊哈,明白了!英子就在那个班里没动过,只不过你跟她同学几年,你家下乡走五七了。然后,我才转入那个班。所以,我们从未是同学,可我们又有着一大群共同的同学!太绕口了,大千世界跟我们开了一个善意的玩笑哈。

      英子出场了。小兰、英子和我,我们开始在一个三人群里了。时隔四十多年后,英子热情高涨的第一句话是:鸿儿,可找到你了!我的脑海里出现的是一个卷卷头发,笑眯眯的小姑娘。记忆里你家的房子是窗明几净的青砖大瓦房,门前那个小小院落是孩子们踢毽子,玩跳绳的快乐天堂。留在我心底里的英子是静静的、甜甜的,一个小巧乖顺的女孩子。

      英子和我真是有聊不完的话,我们的龙门阵从儿时一直摆到当下。

      当然了,英子和我是同学,小学五年级和初中一年级。英子她把找到我的消息,告诉了班里更多的同学。

      下一位出场的,也是我的邻居加同学加好友,萍儿。

      现在,这个难忘童年群,已经变成了四位成员。小兰、英子、萍儿,还有我鸿儿。

      萍儿,爽爽快快的一个人。她家跟姑姑家隔一趟房子,不过她家正好在我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上。记得小时候常常去她家,印象里,她的家一如她家人,干净整齐、一尘不染。很喜欢萍儿直爽真诚的性格,当年的她,总是白净净的,给人一份清晰利索的感觉。

      进到班级的大群里,赫然发现萍儿是那里的群主,她还时不时地组织同学们搞个旅游或者来个聚会。这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过细想想,也应该是很符合逻辑呦。萍儿不是一直热心为人、快人快语吗?当群主就是要有人气愿奉献,再加上高超的领导艺术。

      可以透露一点小秘密,那就是三十年的美国生活,让我对所有烹调高手都恭敬有加。没想到,萍儿还是这方面的人才。在短短几周里,我已经从她那里学了好几道美食佳肴。萍儿,你知道吗?那道铁板鱼,已经成了我家的保留菜肴,因为它易做、好吃、又有营养。

      大家看到了,现在,我已经在班级的大群里了。

要跟大家解释一下,我写东西都是非常随意、非常率性,算是把纪实再搞个文学创作吧。所以了,别管你出场的顺序啊!同学们在我的心里都占一样的分量。引用我当年写大学聚会时说的话:无论你现在是平民,高官,还是大款,你都是我的同学,我都一样地敬你爱你。

进班级群了,迎面第一个碰到的,应该是帅哥阿伟吧。阿伟,你热情的天性一点也没变,我喜欢;聪敏的好友丽琴,谢谢你体贴的问候;会颖,不知道你还记得不?应该是七十年代末或者八十年代初,我曾经去你家院子,为的就是要看看你、丽琴,和阿伟。

体刚,你让我写阿治,真真对不起了,我只好写了这篇,算交上你留的作业。因为我写东西,是一定要有感而发。阿治,你是我姑姑家的近邻,在我的记忆深处,你是班级里最喜欢撩逗我的一位。小时候,每次你逗我的时候,我都有要逃跑的感觉。这种感觉一直留到今天。我的写作功底实在有限,还没达到用一个感觉就能写出一篇文章的水平。只好说,对不起了,体刚。也对不起了,阿治。你们都是我喜欢的好同学,我的好伙伴。

还是让我的笔写到更多的同学吧。桂英,你家也是姑姑家的近邻,而且我们还是好朋友。最近听你唱歌,很为你的音色而惊讶,你有一个美妙的歌喉;宏伟,一想到你,脑海里蹦出的是红脸关公这个词儿,还记得我们一起写作业,也记得你当年是班里的体育委员;素芬,咱们是本家哈,你还是高高的个子,想来你也还像以前一样的高智商;汉杰,还记得你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美女一枚,也还记得你家院子里的葡萄架;田红,我们是朋友,我喜欢看你长长辫子的样子,也愿意听你不紧不慢地讲话;彩华,看到你的照片,真是相信了世上有不老的容貌!你还和几十年前一样,文静、甜美;秉丽,我想你可能不记得了,其实我去过你家很多趟。留在记忆里最让我不能忘记的是,你姐姐出嫁之前,她自己钩的那些作品,洁白、精巧、典雅!我后来也学会了钩东西,估计我的水平应该能够钩出她的那些作品了。金杰、金利,问候你们姐弟。姐姐没变,还是有一份大家闺秀的气质。弟弟可是从我脑海里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子,变成了稳重有气度的男子汉;福儿,姑姑家里院的男孩,我去过你的家,记得你的妈妈和妹妹;阿敬,聪明傲气的小帅哥,还是那句话,咱们上学时,绝对相互没讲过话。不过,现在和以后可以把没说的都补上。

还有吗?当然还有。大雪,你应该是我儿时有好感的男孩子,班长、帅气。当年,你是我仰视的人物。就像我跟你讲的,我曾经在东北大学找过你,只是那时上帝决定还是将你隐藏;桂清,我还记得我们76年冬天在中街相遇,时间一晃,四十多年的光阴,就这样在我们身边流逝。

不再一一写了,其实淑凡、杰芬、亚琴、洁净、雅琴、曹军、张丽、王立、学忠、赵民、树文、树祥、王强、张文,还有更多的同学,你们少年的样子都留在我的脑海里。那时候,大家是多么的淳朴,又是多么的纯真!这些日子,思绪沉浸在这种回首中,真是让人感恩、感激、又感叹。

现在,我每天都在期盼,希望在那不久的将来,能与大家相聚一堂。你们是我四十多年没见的,童年的伙伴,少年的同学。

这几天在读唐七(公子)的《三生三世》系列书。随手摘来这个书名,用在这篇小文上。感觉我们大家的同学情,不就是从上个世纪开始,转转兜兜,在我们的生活里进进出出的吗?期望这份三生三世的情,能绵长持续,能伴随大家,直到来生来世,也直到我们生命的永远。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文字带出的缘分,总令人叹息

 
百草园的头像
 #

海云,我常想,如果不写东西,我可能根本无法找到我这么多的同学和朋友。文字写作,还是给我带来了许多惊喜和快乐。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无图无真相啊Cool

 
百草园的头像
 #

阿立,这样感情真挚的小文,无图也应该读出真相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