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高速公路上的一缕灵光

高速路上的灵光


文/姜尼


张子航曾经非常辉煌,是县里的高考状元,省里的理科状元,是他们那个山村很长一个时期走出的唯一大学生。子航兄弟姊妹众多,父母都是最普通的农民,子航是整个家庭的骄傲,也是整个村子的骄傲。因为子航,幸苦务农一辈子的老父亲终于抬起了腰杆,乡亲们由衷的赞许或是奉承都让老父亲感到骄傲。


子航大学毕业后由于成绩优异,分配留在了省城,转年又回母校读研究生。硕士还没答辩就直接攻博,仅用了五年时间就拿到本专业的博士学位。幸运之神对子航的眷顾似乎并没有止步,本系教授的千金萧兰热烈地爱上了这来自乡村的这个优秀青年。在师长们的撮合下,很快成就了这桩美好的姻缘。转年年轻美丽的妻子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子航高兴,父母也高兴,这种好势头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子航大好前程,不可限量。


然而在大学里事业生活顺利似乎并不很很令人羡慕,因为大批的青年人在办出国,出国的人才是最优秀的,才是最值得骄傲的。争强好胜的子航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出国大军。由于出色的背景,子航仅用了三个月就得到了加拿大的移民签证,两千年底,带着妻子、儿子顺利登陆多伦多。


登陆后蓝天白云的美景带来的欣喜没有持续多久,最现实的生存问题就开始困扰这个新移民家庭。虽然带了些钱出来,但是1:6的汇率让子航夫妇觉得每一块钱都那么珍贵。子航开始没日没夜的发简历,然而事情完全出乎子航的预料,几十封求职信发出去就跟泥牛入海般一点儿回音都没有。子航开始打工,在一个华人装修公司里当小工。子航是农家子弟出身,吃得了苦,然而微薄的收入实在捉襟见肘,于是妻子萧兰也去制衣厂打工。两个人的幸苦工作终于让这个家庭不至于濒临崩溃。然而这绝不是子航想要的生活,他要回到自己心爱的专业工作,续写国内的辉煌。又是半年的多的努力,还是没有能力回到专业工作。


经过反复考虑并与友人商议,子航决定在加国重新回炉上学。妻子是贤淑的,坚定地支持丈夫的决定。然而求学的过程是艰苦的,子航白天黑夜的苦读,申请各种机会,萧兰则担起了所有的家务,日子过得清苦,却很有目标。功夫不负有心人,子航终于被大学的博士课程录取,将要面对的是好几年的学生生涯。子航顽强的坚持,萧兰用尽最后一点儿力气在支撑着家庭。三年艰苦的攻博终于熬出了头,子航顺利地获得了洋博士学位,萧兰则失去了曾经的光华,苍老憔悴。


新一轮的找工作又开始了,一封封简历发出去,然后便是艰苦的等待。子航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那里,自己好像再重蹈覆辙,发出去的信没有回音。终于得到的唯一一次面试机会,面试官竟然几分钟就给出了阴性结果。子航已经精力耗尽,看不到一丝的前途和光明。为了生存又一次走进了包装厂的流水线。子航非常压抑,越来越不说话,双目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光泽,有些像一具行尸走肉。


萧兰也已经精疲力尽,再也没有曾经的柔情,代之以没完没了的抱怨。萧兰父亲的一个学生也在多伦多,对萧兰仰慕已久,于是有事没事就往子航家里跑。子航看在眼里,竟然没有什么感觉,就觉得一切都是麻木。他没有能力给萧兰更好的生活,甚至自己的生存还需要妻子不断资助,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评价妻子,只想妻子把孩子照顾好,其他的事情则睁只眼闭只眼。


子航已经变得很木纳,经常有意无意地躲着萧兰。但是没有用,萧兰还在不停地抱怨。终于有一天萧兰不再抱怨了,子航看的清清楚楚,因为那个男人来家里了;萧兰已经好几个晚上很晚才回来,甚至一个夜晚通宵未归。子航一切都看在眼里,没有感觉,全是麻木。


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子航等不到妻子回来,于是就出去走走。子航一个人沿着高速公路孤零零地走,不知不觉间已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一座高速公路的高架桥。子航走上了高架桥,桥下是飞驰的各种车辆,虽是夜半轰鸣声不息。子航站在高架桥上,想着从前在国内何等的辉煌,想着自己的那个小山村。突然又想起萧兰抱怨的那张脸,不禁有些寒颤。远远望去,高速公路的尽头车灯连成一条长龙,这条长龙蜿蜒驰骋。再往远眺,长龙的尽头似乎连着天际,子航好像看到极远处似乎有一丝灵感在闪耀,忽隐忽现。


子航使劲往远看,那丝灵光越来越近就在眼前,忽地又窜去好远。子航看着那灵光就有一种欣快感,忘记了找工作,忘记了打工,忘记了萧兰,忘记了儿子,忘记了父母,忘记了生长的那个小山村。那丝灵光忽地又到眼前,子航伸出手没抓住。于是他站到了高架桥的扶手上,自己一下子高了很多,离那丝灵光近了很多,好像伸手就能抓住。那丝灵光又到了眼前,子航站在了扶手上,纵身一跃,跟随着那缕灵光,好像也融化在那缕真光里,再不去想萧兰,再不去想工作,再也没有烦恼,全都是欢乐!

分类: 

评论

zhihongz的头像
 #

太可惜了,好几年的时间,应该有朋友的,性格太封闭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