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汶川大地震罹难者教师祭

 

 

汶川大地震罹难者教师祭

朱娴  朱洪幸

 


 

 

呜呼!

公元二0 0八年五月十二日,

苍天酝酿着诡计,

大地包藏着祸心,

山峦在落井下石,

江河也仗势相欺,

楼宇房屋伸出了魔爪,

他们联袂编导了举世恶戏!

下午二时二十八分,

他们相约向汶川合击!

 

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一千万无辜的生灵,

顷刻间,

山崩地裂,

墙倾屋摧,

高楼夷为了平地,

平地张开了血口,

魔爪伸向了所有的人,

将十万之众拽入死亡渊底!

 

人民教师,

在生与死的分水岭上不犹豫,

个个选择:

让学生去生,

我们甘愿去死!

有多少人双手将门框擎举,

有多少人单肩将横梁扛起,

有多少人胸膛将学生掩护,

有多少人几次冲进倾覆的教室。

学生一个个获救了,

你们却一个个倒在血泊里……

 

谭千秋老师,

大爱千秋的教导主任,

千秋美誉的人民教师。

楼房塌顶的千钧之时,

你趴在课桌伸出双臂。

你像雄鹰展翅护着学生,

你像母亲哺乳抚慰幼子。

                   

你有最宽广的胸膛,

你有最坚硬的膀臂。

你人生最后的姿势,

是告别世界时最美的姿势。

你的妻子哭断衷肠对你说:

“你身下的四人安然无恙,

你身下的他们鳞伤未及。

你的选择是最值的选择,

你的选择是我所能料及。”

你的女儿千呼万唤摇着你:

“爸爸你睁开眼看看,

爸爸你再说上一句!”

她说她要支撑起这个家,

要照顾好继母和女弟,

以此来尽她未尽的孝悌!

以此来尽她未尽的孝悌!

 

张米亚老师,

震天憾地的恶魔来袭,

你说不要慌不要急,

都蹲在课桌下面,

都要保持低姿势。

有的学生未蹲进去,

你过去将他的头按低。

全班30名同学无不被埋,

而你们班是获救者最多的班级。

老师,

万恶的废墟被挖开时,

你双臂紧抱着两个孩子,

他们都是活埋不死,

而你的手臂久已僵死。

百思无计将它掰开,

权且含泪将它锯之。

“摘下我的翅膀,

送给你飞翔!”

这是你最钟情唱的一首歌,

这是你用生命诠释了的词义。

老师,

你的妻子也被吞没于残壁,

你的儿子也被搜救出遗体。

愿你一家三口在天堂团聚!

愿你一家三口在天堂幸福!

 

严蓉老师,

你从魔掌中夺回了13名学子,

而你却永远地与他们别离。

千万个家庭万千个遭遇,

现在向你报忧亦报喜:

从天而降的弥天灾难,

把你的家人埋入墙隙。

你一岁半的女儿小雯欣获救了,

不幸的是她奶奶在救援中去世。

小雯欣涕泣满面地啼哭:

救……爸爸!

救……妈妈!

也许你已经听到了,

也许你正祈祷着她的名字。

现在人们最关心她的爸爸,

但愿很快就有他归来的消息。

你放心吧不要忧郁!

你放心吧不要忧虑!

 

吴忠洪老师,

当山摇地动的危急之时,

你疏导着学生井然有序。

当有人说四楼还有两名同学时,

你毅然从三楼返回四楼寻觅。

当你护送着他们撤离教室后,

为什么猛兽还要将你们吞噬?

林霞说你一掌将她推开,

他挣脱了阎罗设下的绊羁。

而你难逃死神的捉弄,

多少人在为你扼腕叹息!

你的妻儿看到你扭曲的遗体,

他们的哭声盖过了霹雳。

你企盼儿子考一所好大学,

他正昼夜张弓未有松弛。

相信他会如愿以偿地登第,

相信你在天堂也会佑他一臂。

现在他们母子住进了帐篷,

一切皆由政府救寒问饥。

衣食住行用东西南北中,

十三亿人民就是钢铁后盾!

 

向倩老师,

怪兽的魔爪撕破了墙壁,

教室的讲台紧靠着楼梯。

你没有选择自己逃生,

你推着他们逃脱教室。

37名学生跳出了虎口,

而你却被饿虎一口扑食。

部队的官兵清理着废墟,

看到你的肢体节节分离。

你的两手各拉着一名学生,

你的身下掩护着三名幼尸。

他们赞叹这位老师太伟大了,

他们举手向你致以崇高的军礼。

在场的群众泪流湿襟,

在场的老师涕泣如雨。

你的父亲捶胸顿足,

你的父亲几次昏迷。

他理智地接受了现实,

他对你的行为下了评语: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

应该这样! 应该这样!”

美丽的英语老师,

21岁的普罗米修斯。

愿你们在天堂尊师爱生!

愿你们在天堂爱生尊师!

 

杜正香老师,

当教学楼大厦将倾之时,

当砖瓦石天降横祸之时,

也是送子上学的同时,

也是出入学校的同时。

你左手从楼内推出了严明君,

你右手从楼内拽出了她孙子。

你返身钻进摇晃的教学楼,

你连抱带拉拖出了几个孩子。

你再一次地冲进去,

你怎能顶起这无根的楼宇?

震后的第三日,

解放军掀开楼板时,

你头迤门的方向,

你身马趴于瓦砾。

你双手各拉一名幼儿,

你胸前还护着三个孩子。

苍天哪为何这般无情?

大地呀为何如此害理!

家长们饮泣对你说:

“你平时对他们擦脸抹鼻,

你一直视他们如同亲子,

我们不会责怪你,

我们无法责怪你!”

全镇幸存的村民都来了,

逶迤的长队拖到了山底。

他们涕泣连连为你送葬,

他们哀叹戚戚寄托哀思。

平凡的代课教师,

不平凡的惊人壮举!

 

李佳萍老师

魔怪作祟撼动着教室,

地壳舞爪扭摆着桌椅。

你大声吼道:

“快跑!快跑!”

你将房门全力拉向墙壁。

你推着拽着他们逃,

你将变形的门框扛起。

一个人的血肉之躯,

怎能支撑住五层房宇?

楼顶坠落的那一刻,

你将一名学生推出去。

36名同学已成功逃生,

囊弱的楼房如爆破委地。

你的腰脊砸着横梁,

你的头脸血流染衣。

你的近旁同埋五名学生,

你短气地仍在不停鼓励:

要坚强,

要坚持!

要坚强地面对现实,

要顽强地坚持下去!

老师,

愿你能够获知:

他们五人悉数获救,

而你有着致命的伤势。

未能比及救援人员,

你就匆匆日中弃世。

心里只有学生的李老师,

忠诚教育事业的李老师,

你在人们心中树起了千米牌坊,

你在人们心中树起了牌坊千米!

 

张兰老师,

你解救出了班上的四名同学,

却没有去解救同班的亲生女。

这是一种语言,

这是一种行动。

这是一种不用语言表达的语言,

这是一种只用行动诠释的行动。

校长对你母亲说着你:

“第一次她解救出了四名同学,

第二次冲进去整楼叠在了一起……

救援队撬开楼板时,

她还背着一男拉着一女。”

凛凛大义的张老师,

耿耿忠心的张老师,

你的女儿任雪鸥被埋已获救,

她的双手粉碎性骨折正在医治。

残酷的现实不愿告诉你,

现实的残酷又不能不告诉你。

她说当时你给他们上课,

地震时你与她只有几米。

你喊让她快跑,

而你先去救别的孩子。

她说她不责怪你,

她每天夜晚都想着你。

她说妈妈是大英雄,

长大后要向妈妈学习。

现在她住进了武警总医院,

她的床上还有布娃娃和小零食。

心理医生天天给她讲故事,

志愿者常常与她口算数学题。

一切安排的井然有序,

一切安排的有条有理!

 

袁文婷老师,

灾难突如其来时,

小学生们一阵怯惧。

你大吼一声:

“快跑!地震了!”

你一次次地冲进教室,

你一个个地抱出了七男六女。

当你最后一次抱起了孩子,

怪兽的利爪猛扑于你……

你最后救出的吴佳辉,

他嚎啕大哭话不成语:

“袁老师还埋在教室里,

老师没有死,

我看见她倒下的,

她怀里还抱着孩子!”

人的言行来源于他的思想,

人的言行决定于他的意识。

你平时对别人说:

“我的学生都才六、七岁,

他们好像一张白纸。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我的心血都得用在他们身上。”

多么朴实的语言哪,

多么崇高的境界呀。

虽然你只度过了26个春秋,

但你的死是顶天立地的死!

虽死犹生!

犹生虽死!

 

苟晓超老师,

地震的能量可翻天覆地,

值班中的你临危不惧。

你在三楼阳台大声呼喊:

“地震了,快快疏散孩子!”

你抱起两名学生冲下楼去,

你旋即返身向三楼奔去。

你再次抱起两名学生冲下去,

你来不及喘一口气返上去。

你第三次抱起了两名学生,

整座楼像电梯一样掉在平地。

尘埃滚滚中人们救援,

你艰难的话音断断续续:

我……怕……不行了,

快……快……救学生!”

你用手吃力地指着顶楼:

“上面……还有学生……有……

被混凝土横梁摁住的你,

心中只有这些小妹和小弟。

多么高尚的胸襟哪!

多么无私的选择呀!

刚刚新婚十天的苟老师,

刚刚执教九月的苟老师,

遗恨的是我辈没有回天之力,

遗恨的是未到医院你撒手西去。

您闪闪发光的短暂一生,

筑起了一座大爱无疆的长城!

 

汤鸿老师,

你虽敌不过断楼残壁,

但你的胸膛救活了三个孩子。

王周明老师,

你最后的一个箭步,

将一名女生推出。

最邪恶的那根横梁,

亲吻了你的头部。

瞿万荣老师,

教室的水泥板直落桌椅,

你紧抱着的幼儿躲过了巨石。

在通往天堂的大道上,

带着50多个宝宝一路走好!

郑发富老师,

“别慌,别慌,不要着急,

我们赶快疏散学生!”

围墙将倾你推开了学生,

围墙倒下你如归视死!

乔广平老师,

“所有的人都快跑!”

这是你最后的告别语。

所有的人都跑入了安全地带,

而你却消失在滚滚尘烟里……

何智霞老师,

当大楼摇晃时你叮嘱学生:

“要镇静,赶快跑!”

当同埋废墟中时你安慰学生:

“别着急,有人会来救我们!”

你的学生们获救了,

而你却永远地……

 

刘继军老师,

联芳老师,

李宏勇老师,

唐春梅老师,

何代英老师,

王光香老师,

蒲斌老师,

刘林秀老师,

所有的遇难老师,

你们是爱生如子的慈母,

你们是名副其实的护花天使,

你们唱响了一首爱的赞歌,

你们创作了一部爱的长诗。

你们的精神,

就是我们民族永远的灵魂!

 

共和国的旗帜在为你们默哀,

共和国的汽笛喇叭在为你们哭泣,

十三亿人民在为你们流泪,

五大洲朋友在为你们祈祷。

国家领导人来了,

人民子弟兵来了,

武警消防队来了,

白衣天使来了,

志愿者大军来了,

国际救援队也来了。

一车车的救援物资运来了,

一顶顶的帐篷搭起来了。

你们的亲人在帐篷中生活,

你们的学生在帐篷中复课。

放心吧,

一切都会好的!

安息吧,

一路走好!

 

 

二〇〇八年五月十八日

 

注:本文为本书作者及其胞妹朱娴共同创作。朱娴系山西省临汾市实验小学教师、山西省优秀班主任。

 

 

作者简介:

朱洪幸,男,学者,诗人。1959年出生于山西省霍州市,1984年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政史系。曾在香港《大公报》、《中国青年报》、《半月谈》等国际、国内报刊上发表了十多万字的经济、学术论文,部分论文在国内外有一定的影响。著《地球村》一书,创立了地球村主义学说,在国内外有一定的影响。同时,热爱演讲,被《演讲与口才》杂志社收录在《演讲新秀名录》一书中。热爱发明创造,有二十多项小发明。

 

地址:山西省临汾市财神楼北街168号邮编:041000

电话:1631-633-8168(美国)

邮箱:zhuhongxing1234@126.com

 

 

 

娴,女,1972年出生,山西省临汾市实验小学语文教师,小教一级。自从教以来,一直致力于小学语文的教学与研究和班主任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2006年被评为“临汾市优秀班主任”;同年被评为山西省信息技术与学科整合教学能手;2007年被评为“山西省优秀班主任”。先后在国家和省市报刊上发表<<狐狸拜年>><<生参加家务劳动重在培养责任感>><<进城读书利弊之我见>>等教育教学论文。

 

地址:临汾市实验小学

邮编:041000

电话:13133268056

邮箱:lfzx123456@163.com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