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拣菜妇

拣菜妇

     朱洪幸

 

             拣菜妇

             泪如雨

手持竹篮沿街走

面色苍白衣褴褛

前年企业新下岗

去年腊月别亡夫

今年三子皆辍学

近日病床有老母

老母不得住病房

横披破单身抖擞

日日揭锅锅无米

夜夜铺席席少褥

长子十八投姑去

村中耕种把口餬

次子十六委工地

搬石运土为填肚

幼女十四欠体力

表姨家中充保姆

三子各奔东南西

为生不死做人奴

人奴久久未团聚

团聚似同日西出

 

             十月天

             风簌簌

又有一日来酒店

店外纸箱菜叶枯

弯腰持叶抖三遍

泪如落珠洗净土

起身似听好好好

帘缝窥见酒宴屋

先生小姐望不尽

桌桌摆满酒和肉

燕窝熊掌堆三层

海味山珍更难数

酒流满桌人歪斜

有斟有喝也有吐

桌桌饭菜值千金

胜过农家三年谷

尽是公款不足惜

拣妇泪流流到足

猪食白肉肥如牛

人食黑菜几近骷

人间竟有地和天

天在言笑地在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