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7 小时 4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7820

你在这里

诸诗友巧作“隐括诗词”集锦(共17首)

阿立注:

这是万维诗坛(‘诗词歌赋’论坛)诗友们争相‘隐括’诗词的集锦。

诗坛国内不能看。搬到文轩来,可以让冰姐(司马冰)的美女老师(细雨梦回)看看。

2018年5月7日

诸诗友巧作“隐括诗词”集锦(共17首)

送交者: 曹雪葵 2018年05月07日01:44:53 于 [诗词歌赋]

诸诗友巧作“隐括诗词”集锦列如下排名不分前后(“---”号后为曹评):

(十七)《虞美人》风雨(隐括作业,双木桥体)东南村夫

小楼一夜听风雨。点滴庭前雨

云屏冷落过堂风。日晚秋寒无奈、叶随风。

江湖卅载风和雨。旧梦梨花雨。

棹轻云阔雁啼风。谁佩同心双结、袖香风。


(十六)《唐多令(隐括).最忆是杭州》(词林正韵)(杭州阿立)

清梦正思乡,春风吹面凉。

睡眼惊、灯闹河塘。

此意自佳君不会,云遮月、看湖光。

山傍曲流长,荷开夜露香。

少年游、不识风霜。

潮去潮来情或有,东坡老、不思量。

‘春风吹面凉’(苏轼《湖上夜归》‘篮舆湖上归,春风吹面凉’)

‘睡眼惊、灯闹河塘’(苏轼《湖上夜归》‘睡眼忽惊矍,繁灯闹河塘’)

‘此意自佳君不会’(苏轼《饮湖上初睛后雨》之一‘此意自佳君不会,一杯当属水仙王’)

‘云遮月、看湖光’(苏轼《夜泛西湖》之四‘渐见灯明出远寺,更待月黑看湖光’)

‘山傍曲流长’(宋.朱敦儒《促拍采桑子》‘山傍曲流长,看双溪,多少青苍’)

‘荷开夜露香’(苏轼《夜泛西湖》之四‘孤蒲无边水茫茫,荷花夜开风露香’)

‘不识风霜’(宋.朱敦儒《促拍采桑子》‘癫狂跋涉,历尽风霜’)

‘潮去潮来情或有’(苏轼《寄参寥子》‘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

‘东坡老、不思量’(苏轼《寄参寥子》‘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 走心之作也!细读非常喀秋莎!潮去潮来情或有,东坡老、不思量。


(十五)旧酒换新瓶,莺啼序:隐括《三国演义》之凤仪亭(曹雪葵)
雪葵按:周末把“旧酒”装入“新瓶”,贴来凑个趣!这首莺啼序写的正是王允施美人计利用貂蝉造成吕布和董卓内讧,最终借吕布之手办掉了董卓。


凌街月横画戟,正奔腾赤兔。

初春燕、翼断飞蹄,半窠儿女谁乳?

望湖畔,亭幽黛妩,婀娜恍似竹含露。

叹情天已眇,红绳恨拴假父。


犹记烛融,纤纤传酒,化银貂幻舞。

翱仙宇,星目频亲,蝉声丝缕求助。

醉别时,寒宵弱柳,忆残梦,歌怜筝楚。

最不堪,见可意人,欲言还怵。


临湖掷辔,倩影惊涟,雕栏漫娇雾。

捉翠袖,揽腰觅吻,若拒羞从;抚颈依依,嚲肩如觫。

靥沾红泪,风衔宝带,遮颜几欲奔清浪,揽蛮腰,始信偷情苦。

豪杰问世,大恨不过夺妻,猛志怎堪听辱。


雨偎云抱,心许神驰,任日斜远麓。

蓦回首,甬阶履促,悍蠢勃然;掷戟无力,徒惊鸥鹭。

无敌上将,难及侠女,奸雄自古皆贪色;展湘裙,窃笑冲天怒。

何须铁甲连营,颠覆朝堂,巫山一度。

(巫字出,任之)


(十四)再发一隐括水调歌头,不好意思啦!(胡亥)

诗酒度良夜,赤壁映深秋。

断崖平地千尺,江落石湍流。

月白山高云淡,水浅风轻潋滟,登岸履岩丘。

仰视鹘巢险,低探水宫幽。

划然啸,山谷应,凛难留。

返舟夜逐,孤鹤横渡一江愁。

仙道飘然亭下,俯首前趋低话,赤壁乐乎游?

忽醒惊清梦,长夜空悠悠。

--- 这首反复细看,隐括的应该是苏轼的后赤壁赋,用笔贴切。附上苏轼的《后赤壁赋》,供诸诗友参看: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矣,以待子不时之须。"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谗[山旁]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
须臾客去,予亦就睡。梦一道士,羽衣蹁跹,过临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游乐乎?"问其姓名,俯而不答。"呜呼!噫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邪?"道士顾笑,予亦惊寤。开户视之,不见其处。


(十三)隐括【沁园春】春日故乡游(绿岛阳光)

归去来兮,杜宇声声,循道省乡。

正南浦春回,东冈寒退,粼粼鸭绿,袅袅鹅黄。

暖日晴烟,轻衣旧帽,闲看蜂儿采蜜忙。

东风里,赏灞桥烟柳,桃李梅棠。                     

悠悠。山水情长。似为我归来妩媚扬。

把胸中磊块,丝丝散去,眼前光景,处处收藏。

卷发簪花,柔茵藉草,时复镜前一笑娘。

当此际,有满园和气,心意仙祥。


(十二)曹庄鼓励下再发一首满江红隐括(胡亥)

琅琊诸峰,林深秀,翼然亭现。

临太守,挽朋携友,醉翁自唤。

山水寄情须进酒,与民共乐同欢宴。

四时景,朝往暮归来,平生愿。

泉酿酒,鱼做膳。

山野蔌,桌前碗。

乐分曹射覆,败赢明判。

起坐喧哗争意气,觥筹交错推杯盏。

待归去,千载一名篇,欧翁撰。

--- 这首大妙!读到第三行肯定隐括为《醉翁亭记》。


(十一)【五绝】遇友(快活老人)

孤鹜陪霞起,渔舟伴旭阳。

龙门知友遇,流水莫情凉。


注:盼有人告知此小诗是否隐括之作。先谢了。

--- 雪葵曰:是否完全的隐括,不好辄论,但绝对属于转基因诗词类的隐括!哈哈。而完全的或说单纯的隐括,陋见以为一定要针对一个被隐括的原作进行再创作。比如胡亥兄用“满江红”隐括“醉翁亭记”这类例子。
快活兄答曰:谢曹老师妙答!曹老师当然看出俺这小诗的motivation是由王勃的《滕王阁序》而起。


(十)五言:隐括庄子寓言《随珠弹雀》(曹雪葵)

一只小麻雀,射以随侯珠。

率然擦树过,黎民惜惊呼。

孰知纨绔子,日日更骄如。

庄子《随珠弹雀》原文:

今且有人于此,以随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则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轻也。


(九)莺啼序:隐括聊斋志异之《聂小倩》(曹雪葵)

竹欹半池野藕,映 残山剩庙。

穷途晚,月代窗灯,败垣冷露蒿草。

不速女,无形过户,纤声软麝明眸俏。

正 无人玄夜,坠襟谁拒狎抱?


君子多情,爱之以礼,远 逾墙之好。

闻呵叱,始悟人间,污浊难染佼佼。

泪滴心,汨汨自许;慨思义,誓拔泥沼。

乱泥冈,巢倾白杨,鸦仆荒稻。


​携归故闾,燕待颉颃,佛卷缘何悼。

粥试啜,眉弯新黛,唇恣初温;

顾盼云飞,窘蹙星恼。

每憎俗伴,今得魅侣,春风喜教幽魂倩;

看 窗花,颠倒凤凰鸟。

秋湖浪缓,鸳鸯荷下肩揉,连理枝头颈绕。

 

老鹃声异,南斗光昏,似 雨中听啸。

睏眼见,幻形舒爪,帷帐横开;

旧孽来袭,似近还渺。

当年燕客,侠踪何在?剑囊飞噬千载怪。

拭 啼痕,羞惹旭阳笑。

胆瓶一朵摘来,云鬓才梳,腊梅香到。


(八)江城子隐括陋室(边砦)

阅经西蜀子云亭。住仙名。卧龙灵。

苔痕微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鸿儒尊上客,丝竹乐,去劳形。


(七)这首沁园春算隐括吗?(胡亥)

新府洪州,滕王旧邸,汉治豫章。

叹临行赠语,后生童子;登高作赋,陆海潘江。

秋水长天,落霞孤鹜,雁阵渔舟共夕阳。

奉宣室,盼明时圣主,李广冯唐。

请缨弱冠年方,志投笔乘风破浪狂。

舍钟鸣鼎食,貂缨簪笏;叨陪鲤对,白发庭堂。

今托龙门,知音既遇,流水琴声何愧伤?

千年去,看阁中帝子,空逝长江。

--- 绝对算!而且是“正宗的”隐括!哈哈。大赞胡亥兄融《滕王阁序》于一首《沁园春》中!

(六)《长相思. 一重山》(隐括作业)(gozeichi)

一重山,万重山。

孤雁声声深夜天。

烟寒风雨寒。 

面苍然。鬓皤然。

写就清吟三百篇。

愁怀欲遣难。

一重山,两重山(唐·李煜)
孤雁声声深夜天(清·江瑛) 
烟寒风雨寒(明末清初·尤侗)
 
面苍然,鬓皤然(宋·陆游)
写就清吟三两篇(元·马钰)
愁怀欲遣难(明·沈宜修)


(五)《唐多令. 秋》(隐括作业)(东南村夫)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更何人,横笛危楼。

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佳处总堪游。月盟只数鸥。叹今生、谁舍谁收。

青笠绿蓑烟雨里,吾与汝、可同游。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宋. 吴文英)

更何人,横笛危楼。(元. 刘辰翁)

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宋. 刘过)

佳处总堪游。月盟只数鸥。(宋. 黎孔瑞)

叹今生、谁舍谁收。(清. 曹雪芹)

青笠绿蓑烟雨里,吾与汝、可同游。(元. 张子翰) 


(四)唐多令 立夏日送客 - 隐括一首明诗(子云)

昨日送春归,今朝送客回。

屡赋诗、何喜何悲。

春去定知明岁到,君远去,几时来?

浮世竞奢靡,流光白发催。

玉阶前、如醉如痴。

芳草青青红芍药,莫笑我,独衔杯。

注:隐去隐括之诗,诗友们搜搜乐。

--- 被隐括的是应该是:
立夏日送客(明·张弼)
昨日吟诗送春去,今日吟诗送客回。春去定知明岁到,客回未卜几时来。
悠悠浮世黄金重,忽忽流光白发催。芳草阶前红芍药,分明笑我独衔杯。


(三)隐括沁园春:咏春(曹雪葵)

水榭风寒,梅雪漫阶,竹云堕墙。

正兰皋泥润,农家燕喜,稻田花小,触处蜂忙。

种杏仙人,看桃君子,尚可教书村学堂。

谁分付,使人间草木,尽有春香。

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

揽天津英气,钟为人物,海河精采,融作文章。

老去功名,年来情绪,老矣狂夫老更狂。

还须把,扁舟借我,散发沧浪。

被俺隐括的古人诗词:
水榭春寒,梅雪漫阶,竹云堕墙。(宋·徐宝之) 
正兰皋泥润,谁家燕喜,蜜脾香少,触处蜂忙。(宋·秦观)
种杏仙人,看桃君子,(宋·刘克庄)
尚可教书村学堂。(宋·刘克庄)
天分付,使人间草木,尽有春香。(宋·程珌)  
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
揽玉壶英气,钟为人物,银河精采,融作文章。(宋·姚勉)
老去功名,年来情绪,(宋·曾觌)
老矣狂夫老更狂。(宋·游九言)
还须把,扁舟借我,散发沧浪。(宋·严羽)

(二)隐括沁园春:自嘲(曹雪葵)

阿立兄转来文轩司马冰兄“隐括词:唐多令”,非常有趣。俺细看介“隐括词”吧,发现就是借用或化用一位古人或多位古人的一首诗词或多首诗词里的句子写成一首新的诗词。虽为游戏之作,却也能别开生面,衍生新趣。俺没研究过【唐多令】这个词牌,先吟诵了几首古人的《唐多令》,没激起感觉。想了想,还是【沁园春】俺熟,尤其前两天刚独木桥了几首。干脆就再“沁”一首好了。

记得当时,我爱黄裙,远离故乡。

为瑶池侍宴,偶违酒令,凤銮懿旨,谪作诗狂。

万卷蟠胸,千钟蘸甲,不意帆归云水乡。

交游少,约文房四友,泛浩摩苍。

兴来引笔千行。看举世何人是智囊。

借烟霞且作,诗中队仗,鹭鹓已是,归日班行。

约向人间,尽偿吟债,游戏壶中日月长。

阳关泪,笑琼姬犹恋,落魄曹郎。   

被俺隐括的古人诗词:
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明·吴敬梓)
为瑶池侍宴,偶违酒令,玉皇降敕,谪作诗狂。(宋·陈人杰) 
万卷蟠胸,千钟蘸甲,(宋·王居安) 
雅意在乎云水乡。(宋·刘过)
交游少,约文房四友,泛浩摩苍。(宋·刘克庄)
兴来引笔千行。看举世何人是智囊。(宋·王居安)
借烟霞且作,诗中队仗,鹭鹓已是,归日班行。(宋·刘过) 
约向人间,尽偿吟债,(宋·陈人杰)  
游戏壶中日月长。(宋末元初·刘辰翁) 
阳关泪,笑琼姬犹恋,奇俊王郎。(宋·刘过)   


(一)阿立兄原帖摘录:

冰姐又发一首她的美女老师(细雨梦回)的隐括词

谒金门
 文/细雨梦回

梨花雨,香断红尘几许?泪眼问花花不语,零落如飞絮。
一半春休梦去,寂寞空庭谁顾?雪靥冰肌天也妒,没个安排处。

“泪眼问花花不语”(欧阳修《蝶恋花》: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一半春休”(宋代王雱的《眼儿媚》: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寂寞空庭”可能大家都知道(刘方平: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没个安排处”(李煜的《蝶恋花》: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冰姐:细雨说,“我这首可以说是隐括,也可以说是集句。”
阿立:原来是要严重抄袭啊?!俺看李清照的词,好多名句,原来是抄袭的。哦,化用。哈哈
冰姐:化用是个别字句。隐括是全篇的。
阿立:记得有一首词,几乎全篇是化用。哪首词、谁写的?都忘了。俺读书少,记住的更少。
冰姐:俺读书也少,背的更少。俺就不会背东西。上学就是记住多少算多少。

 

*** *** *** *** *** 

啥叫“隐括诗词”?(曹雪葵)

东南兄问道:“细看这隐括似改几字才算? 直括的算集句?”

俺答道:俺以前没细究过“隐括诗词”,但细思“隐括”应以只针对一首古诗而改变其体裁并化用句子,从而形成另一个体裁的诗词作品而言。“隐括”二字翻译成白话似为:“这首诗隐含的是另一首诗”。这样的作品应该算作对原作的诠释或再创作。苏轼有一首隐括了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的《哨遍》最能说明这个问题:

哨遍(苏轼)

序:陶渊明赋归去来,有其词而无其声。余治东坡,筑雪堂于上,人俱笑其陋。独鄱阳董毅夫过而悦之,有卜邻之意。乃取归去来词,稍加櫽括,使就声律,以遗毅夫。使家僮歌之,时相从于东坡,释耒而和之,扣牛角而为之节,不亦乐乎

为米折腰,因酒弃家,口体交相累。归去来,谁不遣君归。觉从前皆非今是。露未晞。征夫指予归路,门前笑语喧童稚。嗟旧菊都荒,新松暗老,吾年今已如此。但小窗容膝闭柴扉。策杖看孤云暮鸿飞。云出无心,鸟倦知还,本非有意。

噫。归去来兮。我今忘我兼忘世。亲戚无浪语,琴书中有真味。步翠麓崎岖,泛溪窈窕,涓涓暗谷流春水。观草木欣荣,幽人自感,吾生行且休矣。念寓形宇内复几时。不自觉皇皇欲何之。委吾心、去留谁计。神仙知在何处,富贵非吾志。但知临水登山啸咏,自引壶觞自醉。此生天命更何疑。且乘流、遇坎还止。

 

附:归去来兮辞(并序)(陶渊明)    

序: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与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馀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帐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奇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兮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俺个见

1- 若一字不改地把几首诗词的句子组合成另一首诗词,还是算作“集句”更能体现出其区别。当然集句也是对原诗句的诠释和再创作,这个毫无疑问。

2- 利用几首诗词中的句子组合成另一首诗词,虽句子有改写或者说化用,但用多少首原诗词的句子为宜,一首应改写/化用多少原诗词的句子为宜,一字不改地组合多少原诗词的句子为宜,都没有啥标准。不过涅,只要有一句改了,就不能再算集句了,应该算作“隐括了几首古诗句的诗词”。哈哈。反正就是写来玩儿了,无须认真。为区别于“集句诗”和“隐括词”,这“隐括了几首古诗句的诗词”还得有个简约易懂的名字不是?刚才快活兄建议命名为:“转基因诗词”,真得恰如其分!自即日起,被正式纳入咱们诗坛典故词典之中。哈哈

3- 所以还是针对一首原作下手,或进一步诠释或再创作,最后则以另一种体裁的面目出现,才最能体现“隐括”的本质。比如将白居易的《长恨歌》改写成《莺啼序》,则此时题目可写作:“莺啼序:隐括白居易之《长恨歌》”

陋见一篇,不见得对。讨论稿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看到了曹坛主的开场白,他说得对“集句”的诠释很对。我们这章讲隐括,也提到了集句,没展开讲。

细雨老师这样说的,“集句体词就是将前人的几首(至少三首)诗词不同诗文中选出句子全句或者部分衔接无痕的重新组合一首新词,抒发自己感情的一种体裁。这一点和隐括体有点类似。

集句诗词在宋代最为盛行。当时,由于格律诗体式已经成熟,且有前朝大量诗歌的丰富遗产,集句诗便广泛出现在文人的笔下,像王安石、苏东坡、文天祥、辛弃疾、黄庭坚、晁补之、杨冠卿等诗词家都有大量的集句诗作。特别是王安石,它的集句诗创作最多。”她还讲了集句体和隐括体的区别和联系等。

我们有纪律,讲义不能外传,所以不能说太多。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冰姐!留言搬到诗坛去了Laughing

 
司马冰的头像
 #

粗读一遍,看得出你们这个坛子里个个了得,严重葱白。回头细细品来。

我的作业

唐多令(隐括)
骚客慕名游,长江东向流。几千年、云海悠悠。乘鹤仙人虚境去,空留下,是诗楼。
芳草覆汀洲,树间鸣雨鸠。浩渺中、几叶扁舟。日暮乡关何处是?隔望眼,惹人愁。

原作:
黄鹤楼
作者: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灰常好!葱白!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呵呵,转基因诗词,多时髦多贴切!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很接地气的赶脚!哦,转基因咚咚是地里长的,还是试管里的?CoolWink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