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姥姥

姥姥

 

二妹转发视频《放飞春天-潍坊国际风筝会》,还附上一段话:

 

潍坊,一个我不曾去过却怀有满满情愫的地方。姥姥随老爷在山东生活多年,小舅小姨都出生在山东,他们随山东人叫父亲爸爸,而妈和大舅随热河叫爹。姥姥家吃虾酱、煎饼、大葱蘸酱,有许多山东的生活习惯。我从小就听着姥姥的碎碎念,潍坊、寿光耳熟能详。姥姥姥爷也是从那里来北京的。

 

读了妹妹的话,南来客顿时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中。二妹在北京姥姥家长大,老一辈的事儿耳熟能详,姥姥家南来客只是学龄前以及文革期间住过一段时间,姥姥家的情况的星星点点南来客大多是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中捕捉到到的。

 

我很想念姥姥。她是一个没有文化但很有思想和智慧的人。她善良、勤劳、聪慧、勇敢,她疼儿爱女是生活的强者,她年轻的时候非常漂亮。

 

妹妹继续说。

 

我不想写东西,伤感。随性说给你们听听而已。

 

姥姥娘家在热河白虎沟。(南来客一直以为姥姥娘家在山东)。

 

姥姥的一生很坎坷。六岁父母双亡,算命先生说她命硬,得找个填房(死老婆二婚的),就寻了姥爷。她随姥姥长大,家姓张,是大户人家,家里在热河隆化有很多买卖。姥姥的妈妈有肺病,嫁不出去,遂嫁了白虎沟小自己几岁贫农的儿子。夫妻感情甚好,姥姥的妈妈去世时给丈夫留下一缕头发,半年后他也随之而去。

 

姥姥也有肺病,但不太知道,解放后体检才发现肺部很多钙化点,自愈了。

 

(南来客这边已是泪如雨下)

 

(这些串起来就是一篇感人的回忆录)

 

哥喜欢听?

 

(很伤感。想听是想把妈妈说的串起来,中间缺了太多环节)

 

当年老爷在山东做事,姥姥在热河家里照看孩子。有同乡回来,出于好心告知姥爷在外会花钱了。姥姥明白是有了别的女人,于是启程去了山东。不想解放战争八路军把铁路扒了,回不去热河了。所以随老爷在山东生活,先后呆过几个地方,有潍坊寿光生了小舅小姨。后老爷被俘,音讯全无。姥姥中弹危在旦夕。小舅着急一夜黑了一口牙。姥姥无奈把小姨送了人。后由红十字会救治姥姥捡回一条命。

 

小姨的继父母不知姥姥死活,带姨回去看望,娘俩相见哭得死去活来。人家好心就把小姨给回姥姥了。

 

小姨给的是一个教书先生家,他们没孩子。当时姥姥躺在一块门板上,在红十字会的院子里。一周后,那夫妇俩,带小姨来看姥姥,小姨穿的新衣服,还提了一兜烧饼。非常好的人。

 

之后听说老爷被押到北京,姥姥一路追来就落在北京了。

 

到北京时妈刚刚南下不久。不曾相见。

 

中弹后姥姥成了瘸子,弹片至死都在腿上,多处。

 

初到北京找不到姥爷,她给人洗衣服为生。后来去3501被服厂工作,很远,每天走路去。一段时间后腿不太瘸了,筋抻开了。

 

她说,去上班走的是庄稼地,一人多高的庄稼,很害怕。

 

(被服厂我有印象,跟姥姥去过,你一说我想起来那块庄稼地)

 

(咋去过被服厂,我到北京之前她就辞工了。)

 

(肯定去过。也许姥姥是去串门。我还记得五姨年轻时风风火火的模样五姨是我母亲同父异母的姐姐)

 

工作是缝肩章等手工活,姥姥做得很棒。那个工厂是很有名气的军用被服厂。后来为了看五姨家三哥辞了工作,再后来我去了北京。

 

姥姥给五姨看三儿,是因为五姨产后得了很重的病,姥姥照顾她痊愈这是三哥告诉我的。

 

(那是在静驻寺一带)

 

院子最里面住的是李培基老太太,和姥姥年龄相仿。六十年代奶奶来京,姥姥家太破旧,就在人家请奶奶吃的饭

 

她家有葡萄架,奶奶来时葡萄正熟透,吃饭就在葡萄架下。

 

奶奶以为就是姥姥家。

 

 

 

分类: 

评论

余國英的头像
 #

好女人!

 
南来客的头像
 #

谢谢赏读点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