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你一定拉紧我的手(续) ——回家

你一定拉紧我的手(续)

——回家

由于心里牵挂,几乎每天下班,我都要问儿子,走失的老太太找到没有,每天的回答都是“没有”,一个多星期过去,我也不再抱希望了,人间蒸发了吧,那么多天没音信。

就在第十二天,一个好消息传来,儿子上班时微信告诉我,老太太找到了。我迫不及待想知道:“怎么找到的?在哪儿找到的?”“不知道,等我到集团公司问问。”儿子回复。

支离破碎的信息:在南苑机场附近的监控影像发现过她的身影;在走失那天附近的餐馆被发现,餐馆工作人员报了警——因为老太太走失后,家人走访了当地很多公共场所,拿着老太太照片询问了很多人。老太太来到这个被发现的餐馆,餐馆工作人员认出了她……

老太太是在天坛医院附近走失的,天坛医院在永定门内,而发现过她影像的南苑机场是在南四环外南五环里,两地相距有11多公里的距离。这11公里的路程,这12天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老太太怎么走到了南苑机场,又怎么找回来的,每天吃什么,每晚住在哪里,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迷。因为老太太记忆力不清,丧失了语言能力,谁也无法知晓了。

我还是好奇,几天来一直寻找这个迷的答案。我觉得有些人身上有先天的定位能力,有些人则缺失,比如认路,比如方位感。有人就天生认路,这路走一次就记住了,有的人就天生不记路,走好多次都记不住,特意记也枉然。我有一个同事,家住天安门广场东侧东交民巷,她到前门都会迷路找不到家。她学车时我就警告她,你还是别开车吧,不开车你还丢不了,找不到家时打个出租就送你回家了。结果她不听,自己开车后,就丢了无数次,一个立交桥转半个小时下不来。老妹倒是有办法,找不到家时就拦个出租车给她带路找回家。有点啰嗦离题了,但是离题不远。

再说我自己,我就是比较记路的方位感比较强的。我四五岁时父母调工作到一个新的村子,父亲那天带我从住处到他们学校,半路上父亲要方便,就叫我等在外面,并嘱咐我等着他。小孩子听话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根本没在意。父亲去厕所后,我自己就往前走了,走到了学校。父亲出来一看我不见了,急得到处找,想我是不是又回到住处了,去住处找,没有。又回头往学校找去,结果发现我在学校里——自己一个人找到了学校。记得当时我母亲说,“就走了这一趟,有一里多路呢,我还不记得路呢,她怎么就自己找来了。”那么小的小孩,肯定是不知道刻意去记路的,就是一种感觉。长大了我仍然很记路,在天津读书,天津的路很杂乱,每次都是我带同学一起上街,没人带她们会走丢。直到现在,我脑子里就像有一张地图有一个导航系统,老公开车我导航,这路走一次,哪有出口哪需并线哪能掉头就装在了脑子里,这些事一件两件特意记还记得住,行路多了特意记就记不过来,就凭脑子里的系统了。有时在不熟悉的城市出差,和同行的人边走边说根本没注意路对不对,突然我就会觉得这路走的不对,然后下意识去辨别,就发现走错了,我不止一次有这种体验,我觉得我脑子里有一个导航系统。

由此我想到,走失的老太太,虽然她患老年痴呆,记忆力受损,语言功能受损,但是她识别方向的能力、认路的能力并没有丧失。那天她可能是沿着马路向南走,一直走到了南苑。我查了下地图,这条南北路很直,没有拐弯,路上有很多地标性的建筑。没准老太太走到南苑觉得不对,又沿着来的路,按照自己记忆的街景往回走,走回了走失的地方。我要是脑内科医生,我就要研究这个病例,她的大脑功能哪部分阻断了,哪部分还是完好的,阻断的状况和机理如何,管方位的和管语言的脑神经肯定不在一个区域。

无论如何,谢天谢地,老人家回家了,一家人十几天的煎熬终于以喜剧收场。儿子昨天说,他的同事,这位老太太的儿媳大病一场,高烧40多度,看这是经历了怎样的焦虑磨难积了多大的火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真的是天大的迷,冥冥之中,莫非天意

 
司马冰的头像
 #

是不可思议,似有仙人指路。

 
周小哭的头像
 #

有导航的人真幸运!!我家两孩子,一个有,一个无Wink

 
司马冰的头像
 #

是不是人脑的有些功能是天生的,我记路,但是记不住人的脸,所谓脸盲,经常看到很熟悉的人却不认识。上学时放一个暑假,很多人就记不住了,得熟悉几天才想得起来。

 
Amoy的头像
 #

喜欢看冰姐写的文章。记忆可能也是有选择性的。毕业30年同学聚会,有的事我记得很清楚,有的事听同学说来就像是外太空的。说来好笑,去年,我们在日本,我家先生凭手机导航给一位在大阪20多年的朋友带路。朋友提前订了吃饭的餐馆,和我们碰面后,她居然找不到餐馆的位置了~~

 
司马冰的头像
 #

嗯。这故事还有点补充:后来家人给老太太交流,问她这12天住在哪里(她还是会说一点话的),她说就在医院里,再多了就说不清了。估计走到南苑,凭记忆回到天坛医院,就在那里住着了,家人满世界乱找,就没想她会在医院。

 
山泉水的头像
 #

冰冰,写的不错呢!人脑有导航真好!我有记人名的恐惧。特别是越南人的人名,硬是记不住。看小说,也记不住人名。这就叫选择性记忆。

 
司马冰的头像
 #

山泉水,我是姐你是妹,我比你大多了。你觉得我比你小我很高兴,说明我心没老。Cool

 
山泉水的头像
 #

冰冰的心态年轻,MM是不老的传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