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情牵曼哈顿

 

                                                                   情牵曼哈顿

                                                                (原载四月二十二日〈世界日报〉副刊)

                                                                                            许定基

  

   自上而下的雪花,在我头顶上纷纷扬扬地漂着,任性且顽皮,连衣帽的功用也捉襟见肘了,硬是不停地扑打我的脸宠和五官,但又不给予我过多的眷恋。兀自轻轻地、悄无声息地洒落在,狭窄的勿街人行道上,将手足无措的我,紧紧地裹挟在,一个白茫茫的天地里,令我尴尬又难堪。

能不狼狈吗,昨天晚上,我才移民到达纽约,在曼哈顿落脚后,早上出门购物,料不到就碰上了这样的风雪天,惹得我的心情也跟着灰蒙蒙一片,差点潮湿了。因为是第一次邂逅雪的缘故,出门时,我的心情还有些许兴奋,用手捧着洁白晶莹的雪肌,仔细端详探究个不停,瞅那雪,多像我此行必须要购买,开门七件事之一的食盐啊,所以还引来我对雪一阵亲切兴奋。但后来在街道上走着走着,心里渐渐就有些失望了,因为雪下得越来越大不说,再左顾右看,发觉商店的门居然一律紧闭,雪像与门闹别扭一样,导致我的心情也跟着一步一步堕入迷茫与失望里。在街上走出一段路程后,这样的情况还是没有改变。于是我在心里犯疑了,莫非在大雪天,商家都不约而同关门歇业?!

在勿街与喜士打街夹角一家商店的门前,我伫立在人家雨篷下的百货店门口,感觉很无奈,犹豫着是否该折返回家,空手而回得了。我站了一会,地上的雪已经漫过了我的鞋面,几乎要濡湿我的棉袜了,令我的心情也跟着融化的雪湿漉漉了开来。突然,我身后的门开了,一个小伙子走出来问:“姑娘,你站在这里有什么事?”我赶紧解释说:“我打算购物,但今天下雪,商店都歇业了。”小伙子望着我笑着说:“你是新移民吧,下雪天,人家关上门是为了防止暖气外泄,不是歇业,你推门进去就行了。”

小伙子的话,令我一时转不过惯有的思维定势来。出于半信半疑,我没有谢小伙子,但还是按他所说的方法去拭,果真一一应验,令我诧异和惊喜。这个闻所未闻的传奇经历,让我当晚躺在床上,回味得久久不能入睡。直到深夜大雪停止了,我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下去。

将简陋的家安顿好后,我不敢怠慢,打算明天就去寻找工作。因为牵挂自己还欠着大姐垫付的申请费和飞机票钱,债终究是债,迟早要还的,心里怎么不着急呢。

上午,我来到勿街的一间制衣厂,见到门上边贴着招聘工人的广告,心里好一阵兴奋,仿佛工作已经是唾手可得了。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还郑重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才满怀信心走进制衣厂。我小心翼翼向一个工人打听:“你们这里是招收工人吗?”对方也不答话,自顾埋头苦干,只用手往对面一指,算是作答。我兀自谢过她之后,脚步轻轻走了进去。“什么事?”一个中年女人见到我,就问。我答:“你们这里是招聘工人吗?”对方瞅着我问:“你是来找工作的?”我说:“是呀。”“你有工作经验吗?”对方问。我也问:“什么工作经验?”对方解释是问我有没有做过制衣厂。我赶紧回答:“做过,都做过好几年了。”对方似乎在考虑我,突然她问我:“你是从那里来的?”我说是从广东台山来的。她语气当即硬朗了起来:“对不起,我这里已经请够人了!”

我失落走出这间制衣厂,心里失望极了,一个劲为自己来得迟而耿耿于怀,捶胸顿足。我不气馁,我知道不是气馁的时候,继续在附近街道努力寻找工作。虽然是漫无目标地寻找,面试机会还是有的,但人家就是不招聘我,令我心里焦急万分,悲观失望。眼看就要天黑,我只有携疲倦忧伤悻悻回家。来到喜士打街角那家商店,又见到那个小伙子,因为先前有过交谈,对方一眼就认出了我,他跟我打招呼说:“姑娘,你去那里?”因为自己工作没有着落,我没心思理睬他。他竟毫不知趣说:“姑娘,我猜你是有什么心事吧。”见对方竟然能从我的神态中猜出内心世界来,我有种伤痛被抚慰的感觉,便停下脚步赌气答:“有伤心事又怎么样,你又帮不上我。”“什么伤心事,说出来听听。”见到有人关心自己,而且说的又是熟稔的方言,我仿佛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就将自己求职的经历,全告诉了对方。对方笑了一下,若有所思说:“你明天去找工作,千万不要说是台山来的,就说是香港来的就行了。”我在心里不屑地自言自语:胡话,那不是自欺欺人吗。但我还是望着对方,小声问:“这样做有用吗?”“有用,你按我说的去做不会错!”小伙子答得胸有成竹,话语坚定。我半信半疑,礼貌地谢过小伙子后,一路上想的还是这话儿。这一夜,我被小伙子的话,扰得辗转反侧无法熟睡。

第二天,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我只有效法,按小伙子教导的方法装腔作势说,我是来自香港的。果然不出所料,只碰到一次壁后,我就被成功招聘了,而且明天就可以上班。

有了工作,就意味着,未来会有美好的生活在等待着我,喜不自胜的我,在回家的路上,特意找到了小伙子,一来是为了向他言谢,二来是想知道,究竟这句话是什么的魔力,竟然能有如此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

小伙子告诉我,在现实中,特别是在制衣行业,一般说来,从中国大陆来的新移民,工作热情,吃苦耐劳的精神,肯定不及来自香港的新移民,这是两个社会制度养成的工作习性。所以,在有可以选择应聘者地域的时候,香港来的新移民,在应聘中就会明显占有优势了。

小伙子的话,令我对他的世故之道肃然起敬。因为他对社会、对人情世事的观察和解读,蕴含着极大的独到智慧,值得我钦佩。此后的日子,在上下班的时候,如果凑巧碰上他,我都会跟他热切地打招呼,作为报答帮助之恩。渐渐地,随着交往越来越熟悉,话题越来越深入广泛,我们谈起了恋爱,瓜熟蒂落的一天,我们结为夫妻,把家安在曼哈顿。

没多久,在我游说下,丈夫转行到制衣厂干烫衣,在制衣业境况如日中天的时候,我们的收入也水涨船高了起来。重要的是,我们掌握了制衣的每个工序,和成衣的销售管道,几年后,我和丈夫办起了自己的制衣厂。我们严于律己,宽以对待员工,摒弃一切陈规偏见,员工爱厂如家,工厂业务蒸蒸日上。在我们赚到第一桶金时,我们的孩子也相继开始上小学和幼儿园了。

家大思置业,安居展宏图。我们拿积蓄在曼哈顿下城购买了一幢连排的房屋,藉以安身立命,共筑爱巢,同享温馨美好生活。但回过头屈指一算,发觉一路走来,我们已忙碌在风吹日晒的街头、奔波于雨泼雪飘的路上,守护在永远由日光灯支撑的车间,足足有二十个年头了。

我们情如雪洁,爱似雪纯,相濡以沫,携手走到了人生的晚境,感慨也多。几十年的路走得不容易,但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心境依然是艳阳天,始终着眼相信未来,从不气馁。有闲情逸致,我们常喜欢相伴牵手来到勿街,我们当初相识相交相知的地方,故地屡游,重温旧梦,心里愈加庆幸邂逅的神奇。尽管,那间古老简朴的小店,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溢满现代气息的建筑物,确切是物非人也非了,但并不影响我们对勿街,甚至是对整个曼哈顿的感情。我们无法讳言,是这个寄托我们梦想的唐人街,接纳、包容、鞭策我们,鼓励我们去努力追寻梦想,喝彩理想升华,让人生旅程光辉灿烂。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祝贺

 
纽约站的头像
 #

谢谢海云!祝创作丰收。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