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熊哲宏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6 小时 之前
注册: 09/16/2012 - 19:51
积分: 1024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卡列宁“留住配偶”的策略与努力——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九)

 

我认为,通常一般的爱情心理学,如果与进化心理学相结合的话,就可能产生一门我所谓的“进化爱情心理学”。这是完全可能的。在《安娜·卡列尼娜》中,除了前面所谈的主要是围绕安娜与伏伦斯基的爱情主线外,还有众多可称为“别样的”进化爱情心理学主题,比如留住配偶、外遇与宽恕、外遇与说谎、外遇与想象、外遇的天性与教养、同居的意义与代价,等等。这其中,托尔斯泰最精到的描写是关于卡列宁如何留住配偶。下面我就从卡列宁为留住配偶所做出的努力谈起。

 

文学家时常感叹的一个主题是:爱情是一个善变的“妖魔”,得到容易守住难。之所以“守住”难,从心理机制上看,这是因于在爱情的维系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两性冲突。近来,进化心理学中有一个专门的研究主题,叫做“留住配偶”的策略。一般地说,留住配偶的策略,是性嫉妒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因为男女想办法留住配偶,正是性嫉妒在行为上的表现。

 

许多心理学证据表明,男性进化出了一种产生强烈嫉妒体验的心理机制。正是这种机制,使得我们可以理解人类——特别是远古祖先——如何解决部分或完全失去配偶这一适应性问题。当然,从自然选择角度讲,性嫉妒作为一种心理机制,只有当它产生能够真正解决适应性问题的行为输出的时候,它才能进化而来。因而心理学家预测:在嫉妒问题上,行为输出必须解决两个关键的问题:(1)防止配偶背叛行为的发生;(2)降低配偶背叛的可能性。前者说到底是个防御问题——你总得提高警惕,洞察其背叛的蛛丝马迹;后者则是个措施问题——你怎样采取有效的行动(是酗酒,是暴打,还是杀人?)来降低背叛的发生。

 

巴斯的研究表明,在已婚夫妇中,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使用留住配偶的策略。几种典型的策略是:

 

其一,男性更有可能掩藏他的配偶。诸如不带她出席其他男性在场的聚会,或者坚持她的全部空闲时间都要和自己一起度过。

 

其二,男性还更有可能使用威胁和暴力的手段,特别是针对情敌。比如他会威胁说,要揍那些想靠近他配偶的男人,或者与对她感兴趣的男人打上一架。

 

其三,男性还更有可能使用“资源炫耀”这一手段。诸如给配偶买珠宝,赠送各种她喜欢的礼物,或带她去昂贵的饭店吃饭。

 

其四,不论是情侣还是夫妇,男性都比女性更容易产生“服从”和“自我贬低”的行为。例如,男性常常比女性更容易卑躬屈膝地说,为了和她在一起,他们“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总的看来,在留住配偶的策略上,男女有较大的性别差异。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隐藏配偶,炫耀资源并服从配偶,同时,对情敌采用暴力策略以阻止配偶对他人产生感情。而女性呢,她比男性更多地采用美容养颜的策略,以满足男性进化而来的对外貌迷人的伴侣的欲求。女性也更经常地激起配偶的嫉妒——这也许是一种有效的策略,表明自己还有其他的择偶机会,你不得不对我好点儿。

 

前面我已指出,卡列宁的人格缺陷——特别是爱之无能——是安娜出轨的最主要的原因。但卡列宁作为爱妻子的丈夫,当他觉察到安娜的某些背叛的线索时,就会本能地激活其进化而来的心理机制——性嫉妒,从而使用留住配偶的策略。

 

正如任何一个男人一样,卡列宁在没有觉察到安娜的背叛线索时,他“从来不猜疑。他认为,猜疑是对妻子的侮辱,对妻子应该信任。”例如,安娜曾向他说过,在彼得堡,她丈夫手下有一个青年几乎向她求爱。当时卡列宁回答说,生活在社会上,任何女子都会遇到这种事儿,他完全相信她知道分寸,他任何时候都不会贬低她和贬低自己,以至于无端猜疑。

 

但是,在培特西公爵夫人家的晚会上,他看到妻子和伏伦斯基坐在另一张桌子旁边并且很带劲地谈着什么事,本来不认为有什么异常和有失体统;可是当他发现客厅里其他人的神色有点不对头,他也就觉得有问题了。按进化心理学家的说法,他开始觉察到妻子的某种背叛信号了。他决定和妻子谈谈这件事。他在心里说,“这事必须解决,必须制止,必须说说我对这事的看法和我的决定。”

 

尽管现在卡列宁仍然认为猜疑是一种可耻的事情,却觉得自己面对着“不合常情的、无法解释的局面”,不知道该怎样才好。他第一次想到妻子有可能爱上别人的问题,感到非常可怕。现在他体验到一种心情,就好像一个人很平静地从一座横跨深渊的桥上走过,忽然看到桥断了,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正如托翁对卡列宁的人格特质所深刻揭示的那样,他一辈子只是和“生活的映像”打交道。在他碰到生活本身的时候,每一次他都“躲避”开去。现在,在安娜有可能在感情上背叛自己的问题上,他照样还是试图躲避——实即自欺欺人。

 

自从培特西家晚会之后卡列宁和安娜的那次交谈以来,他再也没有和安娜说过自己的怀疑和猜忌,而他惯用的那种“模仿别人说话的腔调”,现在用在他和妻子的关系中,是再合适不过了。他对妻子有点儿冷淡了。尽管此时他已经意识到“他是一个被欺骗的丈夫”,他却不仅不考虑怎样摆脱这种局面,而且根本“不愿意知道”这回事儿;他不愿意知道,就是因为这事儿太可怕、太难堪了。

 

如果从卡列宁留住配偶的策略和行动的阶段来看,他的第一阶段是躲避,宁愿欺骗自己,不愿意承认事情的真相。从进化心理学观点看,这一策略是失败的。实际上是“纵容”了妻子的背叛。

 

在从赛马场回来的路上,安娜向卡列宁承认了她与伏伦斯基的私情(“我爱他,我是他的情妇”)。妻子的话证实了他最坏的猜疑,在他心中引起剧烈的创痛——他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人拔掉了一颗痛了很久的牙齿。

 

 

 

现在他只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怎样用最好、最体面、自己做起来最方便、因而也是最妥当的方式甩掉由于她的堕落而溅在他身上的污泥,继续沿着奋发有为、正当有益的生活道路前进。

 

 

 

可是,怎么样“甩掉”?卡列宁首先想到的是决斗,而后才考虑起离婚。他开始仔细权衡离婚的利害得失。他的主要目的是安定事态而不引起风波,这是通过离婚也达不到的,因为这种做法只能酿成一宗出丑的案件。此外,离了婚,甚至一提出离婚,显然妻子就可以和丈夫断绝关系,而和情夫在一起。卡列宁在心里对安娜还剩下唯一的一种“感情”——不愿意让她顺顺当当地和伏伦斯基结合,不愿意让她觉得“犯了罪反而合算”。和妻子分居如何?他定下心来继续想。发现这个办法也不合适,会像离婚一样出丑;更主要的是,那就和正式离婚一样,把他的妻子抛到伏伦斯基的怀抱里。

 

此时,卡列宁头脑中进化而来的性嫉妒机制最终被完全激活:“我不能不幸,她和他也不应该幸福。”他希望安娜不仅不能称心如意,而且要因为自己的罪行受到惩罚。最后,卡列宁认定,可行的办法只有一个: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把事情隐瞒住,不让世人知道,采取一切相应的办法斩断他们的关系,而更主要的是要惩罚安娜。于是,他给安娜写了一封信,坚决而明确地表示不同意离婚。

 

如果单从留住配偶的角度看,他这样做是对的。作为被背叛的丈夫,他还调动了自我防御机制——合理化。他想到,他不能因为一个下贱女人做了罪恶的事就不幸。他想起许许多多当代上流社会里妻子对丈夫不贞的事实,自忖“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他甚至还“指望”安娜的“这种热恋会过去,就像一切事情都会过去一样,大家都会忘记这回事儿,那他的名声也就保住了。”

 

窃以为,托尔斯泰在这里向我们暗示了一个极富进化心理学意味的道理:男人如何对待妻子的外遇?你也许要相信:大凡婚外恋,十之八九的可能性是——它会自动终止!

 

英国作家劳伦斯坦言:“在天国没有婚嫁之事”。但如果你选择了婚姻,以后的情感之路将如何走呢?假设你是一个男人,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的妻子有了外遇。那你怎么办? 

 

心理学家调侃说,三个男人面临妻子出轨大多有这样三种反应:暴打、杀人和酗酒。显然这都不是办法。为避免导致婚姻上的许多灾难性后果——离婚便是这种后果之一,你需要改变认知方式。当你发现了妻子越轨,如果你便一口咬定你和她之间的“婚姻完蛋了”,因为“我们的爱情结束了”。这就是你的认知方式有问题,你把婚姻等同于爱情了。你必须冷静,你需要考虑的是,你们的婚姻还有没有可能继续下去;而不是这样考虑:“她不再爱我了。既然她不爱我了,那就只有离婚了。”这种推论的“逻辑”是不成立的。实际上,许多男人匆匆离婚,就是这种错误推论造成的。要知道,离婚并不是获得新的爱情的手段或途径;而离婚后再结婚,更可能离爱情越来越远。我曾看过中央电视台一次对金庸的采访。他说他这辈子结过四次婚;还直言不讳地表示,似乎四次婚姻的质量一次不如一次。我觉得他相当坦诚。而且道出了婚姻与爱情的关系的真谛。我不是主张绝对不离婚,我只是反对轻易离婚。

 

在理论上把婚姻与爱情分开,绝对有助于健康地维系你们的婚姻。当妻子外遇时,只要不是她一再坚持要离婚——女性一般不会要求离婚;如果她要离,那你也没有办法了——那么你就不要首先提出离婚。这是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熟的标志。因为你要相信,婚外恋属于短期择偶,这种爱情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更不会是永恒的。它会自动终止。而自动终止的时间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态度。如果你怒发冲冠,或责难、纠缠,或漫骂、暴打,那么你就实际上强化了她想离婚的念头,结果会加速离婚的进程;但如果你泰然处之,冷静,再冷静,就像平常——当然要做到“平常”也确不容易,但你要尝试——那样待她。特别是随着你的愤怒心态的渐进平和,你更加表现出对她的关爱之心,明确表达出你对她始终不渝的情感,特别是你始终不想放弃你们的婚姻的心愿。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相信,她的婚外恋会自动终止。更何况,大量案例研究表明,婚外恋在配偶不知晓的情况下,自动终止的大有人在。要不然,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多“金婚”、“银婚”呢?

 

卡列宁还有我们值得称道的地方。当安娜第二次正式向他宣称:“我是一个有罪的女人,我是一个坏女人,不过我还是像原来那样,像那一天对您说的那样,我来就是要告诉您,我不会有什么改变。”他还是冷静地说:“这事儿我可以不理会”,“我们的关系应当和往常一样”,“您可以不履行一个贤惠妻子的责任,而享受贤惠妻子的权利”。他还说了一句算是说到点子上的话:“我也不明白,像您这样有头脑的人,怎么会直截了当地对丈夫说出自己的不贞,而不认为这有什么不体面,似乎您认为妻子忠于丈夫倒是不体面的。”

 

从进化心理学观点看,安娜确实缺少了点离婚的艺术。因为直截了当地宣布不忠,并公开与情人同居,就会强烈地激活男人潜意识中的性嫉妒心理机制,并驱使男人采取相应的留住配偶的行动,从而加大了离婚的难度,甚至使得离婚成为不可能。安娜最终不得不自杀,应该说,这是其中的一个因素。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安娜和卡列宁两个人都有性格缺陷,可以说但凡允许自己婚内出轨的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有一定的性格障碍,要不就是不善于与婚内伴侣沟通,要不就是过于自我自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