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雏鹰(三)忆文艺汇演

雏鹰(三)忆文艺汇演

六十年代的一个六一节,学校要组织文艺汇演来庆祝节日。学校的活动,总是牵动着小城每一个人的心。家长是道具的制作者,又是最热情、最忠实的观众。
这次活动的会场就设在操场上。那天下午活动时间,会场上空不时传来嘻笑声、呼喊声……真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演出开始了,节目一个接着一个。会场上掌声不断。随着报幕员报出:舞蹈,朝鲜舞,送给亲人志愿军。5-1班演出,6-1班,收租场准备,我们六一班的同学已经按耐不住要上场了。
很快就到我们了。音乐响起,一群破衣烂衫的佃农上场,推小车的、挑担子的、肩扛包袝的……都是来交租子的。那一边是穿长袍马褂的地主,头戴瓜皮帽的管家,还有手拿算盘、戴金丝眼镜的账房。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交租开始了,在家量好的谷子用地主的斗一量就不够。原来地主大斗进小斗出,以此盘剥穷人。这时,一对讨饭的祖孙二人上场,唱道:腹中肌饿衣服单,祖孙二人来讨饭。可是地主不但不给饭,还放出狼狗来驱赶他们。狼狗照小孙儿的腿上就是一口,小孙儿的腿顿时鲜血淋漓。交租的佃农忍受不了,愤起抗争。
这时,场上安静极了。有的人在抽泣,有的人在默默抹眼泪,有的人咬着牙握紧了小拳头……老奶奶在穷乡亲的簇拥下下场了。地主一帮也在乡亲们的抗争下,灰溜溜的下场了。
我们的节目结束了。接着又演了几个节目,报幕员宣布:演出到此结束。夕阳西下,同学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演出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