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戴维斯和他的七个孩子(下)

七十年代中期高中毕业后,戴维斯开始参与买楼修楼,已经是个有志向的好青年。他的父母都是普通蓝领,母亲还是家庭妇女,一直住在属于中产之下的比较穷的小镇和社区。七、八十年代是美国经济继三十年代大萧条之后的第二次大衰落,以石油危机和日本制造业的崛起为主要标志。逆差和赤字,开始成为美国经济的新常态。得益于韩战和越战对军需的巨大需求,日本的对外贸易快速增长,在1965年出现战后第一次贸易顺差,虽然只有区区几亿美元。几年后,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照片上,自由女神穿上了日本和服。到1987年时,美国贸易逆差达到超纪录的1703亿美元,在国内引起轰动,其中一半是对日逆差。20世纪80年代末,世界最大的10家银行都是日本的。最大的25家中,日本占17家,却没有一家美国银行。日本还利用贸易结余兼并美国企业,使国际资本和金融格局发生重要变化。《被卖掉的美国》一书一时成了风靡全世界的畅销书。也是在那个时候,正在“衰落”的美国,通过军备竞赛,保持对前苏联的经济和军事优势,直至最终挤跨前苏联!

在如此艰难的经济大环境下起步,只有高中毕业的戴维斯做的有章有法。开始时,他一边跟着人家做装修,一边在社区学院修财会和管理,学会项目管理,预算计算,成本控制等独立做项目必须的技能。几年后,他和高中时代的甜心达科塔有了女儿乔伊,孩子出生后他们结婚。婚后两个人在一起过了五年,养了两个孩子。他们高一时就在一起。迷恋于罗曼蒂克和自由自在的达科塔,最终还是忍不住对柴米油盐,一日复一日毫无新意生活的厌倦,离开了他,和昔日的旧友私奔,去西部探险。戴维斯留下了一女一男两个孩子。

又过了一年多,他偶遇单亲母亲玛丽莎,两人一见钟情,当晚就烧在了一起。戴维斯说,他能有今天,离不开玛丽莎的支持和智慧。一方面,是她作为母亲,将关系如此复杂的一个家庭理顺,并且让孩子们在吃饱穿暖的情况下,还能健康成长,并且获得知识。几个孩子在学校的成绩,虽然谈不上出类拔萃,也是中等左右,基于他家的经济条件和学术渊源,已经做的非常不错。这里学校的孩子,不少人的家长毕业于美国和世界名校。而且,多数家庭的经济收入远高于他的家庭,更不论每个家庭成员的平均数。按照几年前的统计数据,三口之家的年度收入在十六万美元。家庭平均收入超过十万。基于观察、经验和计算,我觉得戴维斯每年平均拿回家的净利润,很难达到六位数。 

玛丽莎的故事大同小异。八十年代初期,她在高中时恋上了位甜心特里姆。高二那年不小心怀上孩子。宗教因素决定了她不可以打胎,于是有了老大,是个儿子。在她当时的学校,很多女孩子在高中时就怀有孩子,最小的在十五岁。我认识的凯拉,就是那个小镇,妈妈十五岁时的女儿。为了表示对孩子的关爱,原本就经费促襟见肘的学校,还专门设立了育婴室,雇了专人来照看学生的孩子,方便做母亲的专心致志读书,完成学业,顺利毕业。

按时按量确保尽可能多的学生达标,高中毕业,是公立学校成败最重要的衡量指标。对于像它这样的穷镇,一直做的不是很好,随后是恶性循环。

做父亲的特里姆自己还是个小毛孩学生,也没有收入,自然谈不上对她和孩子赡养费的支付。玛丽莎只能靠救济生活,也基本上能保证孩子的营养和保暖所需,自己还能蹭点饭吃。

八十年代的美国跟六十年代反差很大。六十年代为争取社会公正与变迁而抗争,反越战抗议示威,黑人为争民权走上街头,妇女为平权而大声疾呼。同时,对政府新推出的社会福利项目表示欢迎。八十年代时,越战早已结束,民权活动和妇女运动都取得长足进展,美国经济还再度开始繁荣,是个赚钱的好时机。于是,人们重新把目光转向自我成功,不再关心社会。成功与否的主要衡量标准是赚钱能力,大家都渴望过上好日子,改善生活质量。

戴维斯曾经也是社会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七十年代的经济衰退,利率和通胀高涨,油价暴涨,使普通美国人饱受经济压力。疲惫之后,是到了花更多时间来关心自身利益的时候。 

高中阶段,特里姆试着做个几种工作,都不是很喜欢,觉得挑战性不够,没法持久。后来偶然路过一个征兵站,进去聊了几句,被说动,内在的冒险火苗被点燃。高中毕业后,他参加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半年多之后被派去中东。两个人的恋情也在他毕业时终结。

高中毕业后,玛丽莎带着孩子,一边干点简单活计,在餐馆做侍应生,赚点基本薪水外加点不错的小费,享受着国家福利,还有来自孩子他爹的经济援助,日子也过的去。同时,她还在附近的社区大学选了几门课,学习财会和管理,也是基于兴趣,还想让日子过得更有点趣味。她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慢慢的摸索着向前走。她的好几位朋友都在那里读书,半工半读,大家相互影响着。收银员,售货员,餐馆侍应生,这些不需要太多专业训练的工作很多,也很容易找到,特别是在经济大环境不错时。在美国,参军的待遇不错,有孩子的还有额外补贴,升迁机会众多,进入海外战区后的经济补偿则高很多。

孩子一岁多时,遇到了年龄相仿的托尼,两个人在一起不久之后她有了第二个孩子。和托尼在一起热火朝天的生活了两年,凭借女人的敏感,她开始感觉托尼对她的热度在下降。不久后,她抓住了托尼出轨的证据。有天晚上十点多,她将刚刚进门的托尼赶出租住的公寓,再从三楼的窗口扔出属于他的物件。托尼是个典型的过一天算一天的月光族,没有理想也缺乏计划性,走一步是一步,享受每一天生活的美好。每天最热心的就是健身房,日积月累下来,肌肉厚实、性感,性欲也强,这成就了他也害了他。过日子邋遢,懒惰和见异思迁,就是她体会到的托尼的个性和德行。赶走了托尼,她心头有了一阵轻松感。

托尼的嘴很甜,知道怎么样讨女人的喜欢。在这方面比少言寡语的特里姆很不同。可是,托尼只有驱壳,他外表冠冕堂皇,却没有钱也没有才,还没有志向,对于她津津乐道的学习,没有丝毫的兴趣。晚上在酒吧一泡就到深夜,醉醺醺回家成为常态。托尼不是居家过日子的人,缺乏责任感,也不喜欢孩子。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她原本没有想赶走他,虽然看不惯。毕竟,托尼的嘴很甜,身材好,让人羡慕。应该说,是一丝丝的虚荣心在促使她对托尼持续的宽容和更多的忍耐。 

三个月后,她在社区学院所在地小镇的星巴克遇到了戴维斯。戴维斯也有强壮的身材,比托尼差不到哪里,而且,从眼神她能够看出,戴维斯是个诚恳,做事稳妥的人。况且,对于自己的未来,戴维斯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和明确的目标。几次交往下来,她喜欢上这个有担当的男子汉。

半年后她有了第一个婚姻。前面两个男人都没有意识到,玛丽莎还是个过日子的好手,不错的妻子和家庭主妇。婚后两个人面临养活四个孩子的任务,分工合作,玛丽莎主要负责内务同时帮助戴维斯处理办公室事物,家里就是公司的总部所在地,让戴维斯得以专心致志的负责项目。还是得益于良好的社会福利,外加两个人的共同努力,戴维斯的生活开始慢慢有了起色,他攒下了一笔可以盘下更贵楼房的资金,虽然只有五万块。

他们先是买下栋三万的房子,花了三万整理之后在一起住了几年,随后卖掉。在白鹿小径的房子,是他们夫妻共同拥有过的第二栋。老大是妻子的第一个孩子,高中时代的产物。孩子挺聪明、可爱,说他想上俄亥俄州立大学,那是州里最好的公立大学,相对贵点。妻子说,要实现这个愿望,最好的办法是搬去学区好的B镇。那里的孩子,普通的都能进入这所州立。同时,也是为后来这些小不点的前途考虑。妻子意识到教育的价值,戴维斯有同感。

他们搬来这个好学区的小镇,买下栋相对便宜的住房,付了百分之十的首付。房子价格是十五万,买下时有不少地方需要修理、维护。他先是重新做了环形车道上的水泥,再一步步做内部和地下室的装修。几个月后一家人搬入时,房子焕然一新,漂漂亮亮,整整齐齐。随后还很用心的整理了原来杂草累累的草坪,添加新的土壤和种子。一切做的有条不紊。

很多美国人买房之后,会做些修修补补的工作。我九八年十九万买入的房子,二百五十平方米的居住空间,也花了一万多,换窗户、屋顶,修地下室、维护车库等,五年后二十三万卖出,基本回本和跟上通货膨胀。这点成长,还主要得益于我当初的杀价和买入的时机比较好。在这里,投资地产,通过升值获得利润,是很难做到的事情,何况还有百分之二的地产税每年要交。

 

若干年后再次见到特里姆时,他已经是个成熟的上士,威风凛凛,刚中带柔的军人。他在早就有了自己的家庭,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妻子随军,跟着他转战世界各地。看得出来,特里姆生活得不错。

特里姆说,做军人就是自己终生的职业,他喜欢那个集体,喜欢那份责任感。退休之后,他打算开个小店,过分安稳的小日子,将更多的时间献给妻小、家人。而且,他还为自己的孩子们积累了不菲的教育基金。当年他在高中时的成绩还不错,自己也挺喜欢读书,可是,家庭经济条件实在是太差。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有类似的遗憾,他要让他们实现美国梦。语气之中,是满满的豪气。

托尼曾经是特里姆高中时代的哥们。这次特里姆来访,托尼专程过来看看他。对于自己的孩子,托尼从来就没有管过,久而久之,玛丽莎也拒绝让他见孩子。托尼的身材已经没有昔日的模样,发胖了许多,人看上去也缺乏精神气。

遮遮掩掩的,托尼说出了实情:光顾的女人太多,太乱,最终让他吸毒上瘾还染上了艾滋病。他现在依然没有正式的工作,主要靠社会福利苟且偷生,过一天算一天。

你这个样子,恐怕女人会躲之不及?特里姆开玩笑说。有了,也干不动。他苦笑。此后,戴维斯和特里姆成为好友。

 

戴维斯的好日子,还是得益于遇到好的大环境。九十年代初期经济不景气,随后进入繁荣,特别是在千禧年前几年,到处都是容易赚的钱。有钱了,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住上好的房子!

几年之后,当我再次见到戴维斯时,他还住在那里,老大已经成功实现愿望就读大学,老二乔伊正以哥哥为榜样。几年来他攒的钱,都用来花在孩子的教育上。他说,孩子们一个个长大离开,很快就不再需要更多的空间,也就没有换大房子的必要。老太太在几年前已经过世。现在的空间还有多余。再者,那个小区的环境也非常不错,是个过日子的好地方。如此长久的呆在一所房子里,在美国不是很常见。 

又过了几年,再次相遇时戴维斯告诉我,老大老二都大学毕业,有了稳定的工作,还结婚了。我祝贺他。他说,老大和老二结婚了。我继续说:庆贺。庆贺。

看着戴维斯远去,已经有些老态龙钟的背影,听我说出故事的妻子说,如此复杂的关系,居然能够被处理的有条不紊,真的不容易。还是美国人的道德水准高啊。 

我说,这种关系在美国很常见,只是多数没有他这般复杂罢了。之所以能够和谐、和平共处,重要的不应该是道德的高低,恐怕还是法治系统完善的结果。人都是环境的动物。


20183月于美国伊利湖畔)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