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初遇南京

初遇南京

又是一年春草绿,我打点好行装,前往心仪已久的南京访友、踏青。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的南京,有2600年建城史和近500年的建都史,素有“六朝古都”之称。刘禹锡的一首《乌衣巷》不知让多少文人默客对这座古城凭添朝代更迭,历史云烟的遐思和喟叹。

  “逛南京像逛古董铺子,到处都有时代侵蚀的遗痕”。“六朝的兴废,王谢的风流,秦淮的艳迹。这些也许只是老调子,不过经过自家一番体贴,便不同了。所以我劝你上鸡鸣寺去,最好选一个微雨天或月夜......”读着朱自清的《南京》,顺着他的笔头牵发无限情思,让我对这座古城充满无数的遐想。此刻明净荒寒的玄武湖,一定是意境不同的早春明珠吧!而古鸡鸣寺的樱花小道上是否人头攒动?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想像着樱花满天花吹雪的胜景,人未去,心已醉。

傍晚,飞机安抵南京,接机的朋友带我们去酒店附近的胡家花园吃饭。步入餐厅,浓浓的民国风情展现眼前,让人瞬间穿越回上世纪,我不得不再次确认自己真的到了“十朝都会”的金陵城。

不一会儿,一道道精美的南京美食端上桌:盐水鸭、蛋烧麦,香椿头、糖山芋、桂花蜜汁藕、醋溜黄鳝片、招牌酸菜鱼......想要节食的人完全招架不住,纷纷动起筷子。

晚间,早已神交已久的海外文轩文友安米从山东青州赶到酒店相会,正式开启文友相聚,同游南京之旅。

次日清晨,南京果然应景下起了清明细雨,气温突降至十度左右。从温暖的闽南北上,意料不到春寒料峭如此之冷,但怀惴对鸡鸣寺和玄武湖的憧憬,我依然美丽“冻”人地出门了。

我们先到明城墙,登上台城,正如朱自清说“没有垛子,真像平台一样”,城墙最宽阔处有十几米。站在垛口远眺,一面是高楼林立的南京城,一面是“像大涤子画”一样的玄武湖,虽然不至于“明净荒寒”,但在斜风细雨中多少能体会到朱先生当年登台城的意境。苍然蜿蜒的城墙经过复建修整,呈现在眼前的城垣仍然能感受到它的恢弘雄壮,通向玄武湖的一侧还能看到城墙底部设置的水关、涵闸。







 


在一个垛口处拍照,阴雨苍茫的天空与灰白斑驳的城墙入镜,仿佛一位长者默然述说着历史的变迁,岁月的无情。踩着坚固的城砖,抚摸厚实的城墙,有些感悟是需要站在这样恢弘的遗迹面前才能静心体会的。历史总是这样坚硬苍桑,人心的柔软没有化解的余地。


顺着台城,步行一段距离,看到架设一排的明清时期的大炮和大弩。其中一门大炮身上还装饰有精美的图案,在那个朝代更迭频繁,战争频发的冷兵器时代,在锋火硝烟的战场上居然还有这样的武器存在是我无法想象到的。

远端尽头处屹立着南京城内最高的大楼。修复过的明城墙全长有30多公里,我们只能领略其中一小段城墙的风貌,转而穿过一个垛口就到了鸡鸣寺的地界。

进入寺内,绵绵细雨开始变大。有人收门票,递给每人三支香。虽然是阴雨天,游寺的人还是很多。毕竟是南朝四百八十寺的首寺,任时光荏苒,多少楼台风雨中,它的香火还是如此鼎盛。

寺内有大雄宝殿和观音楼,还有韦驮殿、藏经楼、念佛堂、药师佛塔等建筑。药师佛塔斗拱重檐,铜刹筒瓦,是一座塔高约44.8米的七层八面佛塔。此塔内梯外廊,含国泰民安和为香客、游人消灾延寿的祝祷之意。因在维修,无法登塔参观,我们只能依照指引绕塔三圈以示祈福。佛塔院内有人排队撞钟,在烟雨朦胧香火缭绕中,倾听“咣~~~~”的寺庙钟声,不是信佛之人也会多少感悟佛法的力量。

原想去著名的豁蒙楼吃完素面,至少喝杯清茶,捡一个靠窗的位置观景,可惜雨越下越大。沿着湿漉漉的台阶,匆匆走到山下看一眼黄墙青瓦的寺庙大门,拍张“古鸡鸣寺”的题图照片,就往玄武湖边走去。

和安米边走边聊,不知不觉间走到的樱花树下,路旁的樱花随着坡道蜿蜒而上,错落有致。和去年我们在无锡鼋头渚看到白色大岛樱不同,眼前在雨中盛开的是密密挨挨的粉红色染井吉野樱,45朵花形成总状花序,在雨中娇嫩欲滴,清纯可人,美得不可方物。我站在樱花树下,忍不住凑近观赏。安米迅速按下单反镜头,定格这个春天最有意境的照片。古老的鸡鸣寺果然没有辜负我,为我留下这几株最艳丽的樱花任我欣赏。


到达玄武湖边,看看总览平面图,被它的大和美惊讶到。玄武湖方圆近五里,分作五洲(环洲樱洲、菱洲、梁洲、翠洲),洲洲堤桥相通,浑然一体,处处有山有水。如果走路沿湖漫步,一天时间都不够用。而此时天公不作美,我们只好选择乘坐电瓶车走马观花大致浏览一下。刚游一半,突然风雨大作,春天湖边的风借着雨势吹到身上居然有寒冬彻骨之感。再美的景色,在恶劣的天气之下都败下阵来。我们赶紧结束游览,狼狈回到车中。

中午在著名的南京大牌档品尝金陵美食,然后回酒店休息。

下午等到从合肥赶来的一弘,入住隔壁房间,终于见上面的文友相见欢。大家都有网上交流终觉浅,只想早些来见面的心愿。这会儿齐聚南京,似老友重逢,说不完的话。

收拾妥当,我和安米、一弘坐上地铁赶往夫子庙。此时,早有南京的文友铁手兄在奇芳阁等侯我们。此次来自四方的文友齐聚南京,是大家难得的初相见,也是我和铁手兄四年前就约定好的行程。

撑伞走过人潮涌动的古秦淮牌楼,我们一起看灯火阑珊中的江南贡院,只见雨中旖旎的秦淮风光灯影绰绰,亦真亦幻,更添一层夜波流醉。




铁手兄早在攻略中为我们介绍过奇芳阁,作为夫子庙的百年老店,它制作的鸭油烧饼、什锦菜包、麻油素干丝和鸡丝浇面远近闻名,还有翡翠烧麦、牛肉蒸饺、千层油糕也馋人。

没有任何悬念,和铁手兄接上头,四个人一见如故边吃边聊。安米作为专业绘画老师,文采斐然,书画本同源,但能像她那样学艺精湛,才华横溢的并不多见。她为每一位文友都准备了一把她精心绘制的折扇,还有一本她写的《春天的七折屏风》一书,让收到礼物的人莫不惊叹。原来才女就是这样的兰心蕙质,才情出众。当天她在朋友圈欣然写道:六朝古都,风雨玄武。烟柳绝胜,鸡鸣闻钟。文轩之友,携手同游。虽落樱缤纷,然友谊常存。

见面总是匆忙,吃完铁手兄为我们点的一桌美食,又另外打包几笼菜包,铁手带我们夜游秦淮。本想坐船浏览,感受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可惜就算是夜雨中,来夫子庙的游客还是太多,想买一张船票必然排队一两个小时,哪里耗得起?

第二天还有钟山风景区的行程,我们只好打道回府,先回酒店休息。

洗漱完毕,安米和我又都聚到一弘的房间,听资深律师一弘给我们讲述她代理过的案例故事,听闻不同的人生际遇,直至畅聊到深夜。一弘甜美的声音和嘴角上扬的笑脸给我很深的印象,与想象中律师心思缜密,不苟言笑的形象相去甚远。她的温暖细心,热情可爱,在初见的那一刻就深深感染着我。

多么幸运啊,能认识这么多有才有情的朋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nmy的头像
 #

安米跟着Amoy的一支妙笔,再一次回到烟雨中的南京。愿再有机会与君同游,美词让安米羞赧,尚须努力也

 
Amoy的头像
 #

感谢一路有你!

 
司马冰的头像
 #

美哉,烟雨江南!美哉美文!

 
Amoy的头像
 #

谢冰姐美言!

 
海云的头像
 #

图文并茂,文友相聚是件美事儿。

 
Amoy的头像
 #

感谢海云让大家相聚在一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