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难忘的一把大枣

难忘的一把大枣

            一一根据李成富先生提供资料整理

 

l960年,我正读初中。

我的老家在盐城市大岗镇丰乐村。但老家的房子无人居往,父親是无锡庆丰纺织厂的工人,哥哥随父在无锡,母親基本都隨父住锡,三个姐姐先后出嫁,所以我一个人在苏北便仓初中住校。即:我家在无锡,寒暑假方可回家。

 

放暑假了,我又乘上盐城一一高港的轮船回家。当时,若从盐城到无锡,乘汽车要花一天时间,且中途也需转车,共计车票6.6元,但乘轮船只花3.3元的船票,学生票还可9折,省下的3元多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因此,我每次放寒暑假回家,都是乘轮船。从盐城乘轮船到无锡是这样走的:第一天下午四丶五点钟从盐城乘高港班内河轮船,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左右到高港,在高港等到晚上七点左右乘长江航运的武汉一上海或南京一上海的江轮到江阴的黄田港(我常乘的是新达轮或江汉轮),到黄田港时已是第二天晚上的九点左右,从黄田港下船后步行到江阴南闸内轮船码头,在此码头的候船室等到第三天早晨6点左右,乘上江阴一无锡的无锡班内河轮船,于十一点半左右进无锡轮船码头〈在工运桥,原称大洋桥旁)。

 

我这趟乘船回家,正值口岸船闸维修,因此到口岸时轮船就不能直接开到高港码头了,必须在口岸下船,然后用卡车将旅客摆渡到高港。由于我读书的学校在便仓,因此没有从起点站盐城上船,而是从便仓中途上的船,船上乘客太多,中途上船根本找不到座位,我只得坐在过道里,一直到口岸下船,一夜未得到休息,早晨又未买早饭吃(船上有早饭供应,但我没钱买,即使有点钱也舍不得买),因此,在乘摆渡汽车从口岸到高港的途中,车没开多远,我站在那儿头昏心慌,两眼发花,脸色苍白,十分难受,如果不是人挤人,一个挨一个的,我肯定会倒下。一九六O年正是国家国民经济的困难时期,平时在学校就吃不饱,体质极差,就在我十分难受的时候,站在我身旁的一位农村老奶奶,看到我的样子,嘴里念道:"这孩子肯定是饿的"。边说边从包里好不容易掏出一把大枣送到我面前,並说:"宝,你快把这枣子吃了,吃过了就好了"。我含着眼泪吃完大枣,很快感到好多了……

 

此事已过去50多年,但50多年来,我一直忘不了那位慈祥的老奶奶。一把大枣在現在算不了什么,但在那个物资十分匮乏的年代,在人人都吃不饱的情况下,她毫不迟疑地给了一个陌生的小孩莫大的关怀和帮助,她不仅是给了我一把大枣,而是给了我巨大的精神財富,让我明白了什么是中华民族的善良性,这件事一直影响着我后来的人生。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中华民族的善良本性,要传承和发扬。好久不见,问好。

 
兰芷清芬的头像
 #

谢谢!也问候您!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

好故事,感动得流泪了!

 
兰芷清芬的头像
 #

谢谢你!之所以写此文是因我听后也很感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