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迷雾一散景分明

                                                    迷雾一散景分明

 

       世事纷繁,前后模糊……如同迷雾笼罩始终茫然一片。如果有一天迷雾散开,水落石出,情况会是如何?

       其实事情也没那么复杂,无论大小,理是一样的;无论美丑,本质是相同的,所以庖丁解牛而发高论也。

       时至今日,枝繁叶茂,迷雾似乎更重……皆源未静心而思焉。余简居淮间一隅,风雨无干,独对天地,行而赏云看世景,卧而思古听世声……得趣其间,乐也。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试为说之,会心者可悦也。

       观史而知农牧为生存之本,正道也。农牧之间更甚者农也,今之工无可代之矣。然,世人却以农为羞,近视之病也。其未知农之事为万业之源,如文惠君之未知庖丁高论也。

       今者,自视甚高之行无非学者、老板、文艺、科技而已,余不足论之。

       学者,坐而论道,细习典籍而融,探究渊源而析……类农家之开荒垦地也,开荒得新地,垦地得新壤,为收获而做基础也。至于平庸者,不过反复整田而已。

       老板,与田主何异耳?

       文艺者,田间闲暇之余雅谈白嚼也,高下有之,消遣为要,泄怨而忆趣,谈笑间时光松弛矣。

       科技,农事之外另生想法,提效增能补差也,焉能轻农而自高?

       如此,高傲之处何在?无可傲而傲者,愚也。

       或问,思想者何如也?规划而已,思田之种麦或植稻?

       综而看之,一切如此,围绕人之生而存矣,可贵者明理而勤快、无骄而尽力也。

       然明者甚稀,勤者无多,娇而懒者日增矣。更为可笑者,半知以为知,自傲而为,一生只为一己之利,为人之利皆从为己之利而来,谓自由也……虽无遣者,岂可期赞?自生自灭罢,无可期,亦少言,莫增厌,固之德也。

       人之力,薄也;众之力,大也。自顾者难暇,为众者可生。为众非从众,心知而尽力,福将至也。

      愿世众明而行矣,家国天下乐享太平。

 

 

 

 

                                                          0一八年四月七日十点五十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