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点滴旧事:他们卖了奶奶的房子

我爸爸是个封建大孝子,我小的时候记得的是每年大年初一早晨,爸爸带我和哥哥去给爷爷奶奶拜年。爸爸和哥哥要磕头,对我这个丫头要求不高,行礼就行了。我爷爷去世早,我有印象,我在念小学,家里的小院子里通宵点很亮的灯,给爷爷做棺材。那时候,我的小姑姑高中还没有毕业。爷爷应该没过六十岁。

爷爷奶奶是从山东闯关东来到东北。原来是农民吧,在东北做小生意,和我奶奶家的亲戚学习做酱肉。来到东北一年就攒了钱,马上就回山东老家了,买了地,种上,立刻发蝗虫。爸爸讲他们大人用绳子搂,很多很多的蝗虫,用火烤了吃,非常香。但是庄稼没有了,爷爷奶奶只好再回东北,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回山东。

爷爷奶奶有五个孩子,我爸爸是老大。爷爷对长子不好,对女儿,特别是小女儿好。我的小姑姑是我们市的第二十九中学的学生,那是个艺术中学,小姑姑学小提琴的。在爷爷奶奶的家里面,她有一间琴房。那个房间是我小时候最好奇的地方,很想玩玩那个小提琴,也把它弄得吱吱想。但是,大人看得紧啊,总是不得手。

解放以后,搞公私合营,爷爷的酱肉不让卖了,把他归在联合食品厂。他老人家就此呆在家里,什么也不干了。那时候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工作了,他们每人每月交十块钱给他。这个传统一直坚持到两个姑姑和小叔叔合伙卖了奶奶的房子。这之间有传说,我爷爷奶奶来我家抄家,爸爸看见爷爷奶奶进小院门,爸爸就从后窗出逃,妈妈看着爷爷奶奶想拿啥拿啥,想砸啥砸啥,猜想很壮观。还有传说爷爷奶奶答应给我爸爸妈妈看孩子,就是我哥哥,不知道那天他们不想看了,就把我哥哥放在小推车上,小推车放在我家小院里,天上飘着小雪,他们就回家了。我爸爸妈妈下班回家,看到孩子这个样子,生气死了。

上山下乡开始之后,我的小姑姑是应该下乡的。那时候,小姑姑来我家找我妈妈,让我妈妈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帮她接我爷爷的班。我爷爷哪里有班接,他从来没去联合食品厂上过班。我妈妈虽然认识些人,但是,那个食品厂,她一个人都不认识。可是爸爸家里的事,她总是要尽力的。妈妈毕竟是厉害,打听到人家厂人事干部的家住在哪里,就敲门去人家拜访。和人家谈天说地,和人家做成朋友,请到家里来吃饭。我还有印象,人家带来的礼物我们从来没见过,是水蜜桃,粉红粉红的馋死我了。后来我的小姑姑真的就去联合食品厂工作了,重要的是她那个娇滴滴的样子,怎么能下乡干农活。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要让一部分人先富,有很多人心活动了。奶奶的房子在市场里,临街门市,房子的价格上升。小姑姑小叔叔撺掇奶奶卖房子。这些事情他们都不告诉长子。房子卖了四百块钱,奶奶,小姑姑,小叔叔,大姑姑,他们四个人分了钱。通知大儿子和二儿子,以后你们不用给老太太生活费了,老太太由他们三个分钱的人负责了。我爸爸很生气的,主要是没有人尊重他。当然这个房子当时不卖,后来会值更多钱,说这些都没有用了。

奶奶后来一直住在小叔叔家。小叔叔娶了市场上的姑娘二华,夫妻两总打架,打完了再和好。小叔叔是车辆厂的瓦工,丢下工作去跑生意,俄罗斯也去过,赚了钱就去打麻将赌钱,总是很穷。后来二华和他彻底分开了,奶奶经常是一个人在家。房子是越住越大,家里总是老太太一个人。我们家没搬去烟台之前,爸爸会悄悄地去看奶奶,买东西给钱,之后就不能再照顾她。奶奶九十六岁去世,比爷爷长寿很多。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