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回国见闻 2017 重返上海2

 
 
 

 

 

 

 

BA6D0D1E-8057-4751-B258-DB6C7CE32D7E.jpeg

 

F835F12B-140E-478B-A640-235A383C72E6.jpeg

出租车司机

 

尽管第二天不跟团游上海,还是没法睡懒觉。


萱要回校参加校庆,约好同学9点在国际贵都酒店大堂碰头接她。


又一顿丰盛的早餐之后,南来客一家三口办理好退房手续,出门打的。


门口就有一辆出租车,外观相当老旧。


司机是本地人,爱理不理的,听说去贵都,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打开车门一看,表里如一,也旧得可以。


车的性能更别提,一启动,咣当咣当的,显示盘上有盏指示灯还是黄的。


赶路要紧,不计较那么多了。


你怎么睡着了?” 半道上忽然听见坐在前排的儿子说。


…” 司机不好意思地支吾。


原定车到贵都后,南来客和儿子下车寄存行李,萱接上同学乘原车回校。


妈咪,你不要叫人家等了,换辆车吧。


做爹的心领神会,做妈的却问道,


点解喈?


怪不得林副主席说,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 有些人是踢都不醒。


下车付钱以后,南来客父子分别用英粤语对萱说:

没看见他打瞌睡?

 

 

 

校庆

 

萱在大堂接上同学,二人急急跳上一辆出租车走了。


十来分钟后,南来客和儿子办理好行李寄存,也跳上一辆出租车。


去的是同一个地方:位于汾阳路的上海音乐学院。


上音是不是中国的茱莉亚可以商榷,是萱当年上大学的地方却无可置疑。


儿子到上海怎能不去妈妈的母校看看?


南来客也有上音情结。三十多年前,南来客有三个暑假来上音。


数年前到上海时,还在妹妹的陪伴下专门进上音转了一圈。


上音门口彩旗招展,一派节日气氛。校园内校友如云,欢声笑语不断,中老年帅哥美女,一个个气度不凡,打扮得衣冠楚楚,在旧楼前列队照相留念。


南来客在一栋小洋楼前停了下来,努力回忆。


进去看看吧,“ 儿子说。


楼很旧,楼梯踏上去吱吱作响,楼道里窗台上遍布积尘。门歪歪扭扭的,有的紧闭,有的半掩,有的大开。门上写着教研室资料室之类的,估计是当年的教研室资料室。门大开的房间里面有讲话声音。南来客往里瞅了一眼,老头老太太围坐一桌,在怀旧呢。儿子对旧楼甚感兴趣,频频拍照,三层楼各房间都进去转了一圈,才悄悄退了出来。


似曾来过。时过境迁,认不出来了。


认得出来的是位于另一头的校长办公楼。


当年暑假期间,这座小洋楼白天校领导办公,晚上南来客高卧 - 承蒙学校秘书小龚的关照。


那头好像在搞基建的样子,没过去。


想上教学大楼参观参观,楼下电梯口围着不少学生。


什么学雷锋、孔融让梨都别提了。其中一些学生应该补上幼儿园的一门课程:排排坐。


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要排排坐,还知道分水果大的让给别人。新时代的大学生上电梯居然不讲个先来后到,一个个争先恐后,且不说人的素质,上台演奏谈何一切行动听指挥?


上电梯争不过八九点钟的太阳,老头上楼梯到陈列馆参观上音校史。


陈列馆校史从1927年建校伊始介绍到如今,可谓资料翔实,图文并茂,还有音频视频助阵。只是有个小小的缺憾:78级是恢复高考后上音招收的第一批大学生,居然连一笔带过都没有。南来客作为78级上音学生的家属,对此未免耿耿于怀,离去时破例留言指出(几句废话)。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