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20 小时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9886

你在这里

巴哈马游轮之旅 五

Free Port(自由港)品尝巴哈马美食:海螺

 游轮第六日,抵达巴哈马的自由港,自由港在大巴哈马岛上,离美国很近,只有六十多海里的距离,海风中似乎都能嗅到美国的气息,这里早已成了一个繁华的国际港口,同时也是旅游度假胜地。

我们游轮停在港湾边,不少游客参加了大岛沙滩之旅,也就是由当地旅行社派车子把游轮上的乘客载到沙滩去,老美们喜欢日光浴,在海水里游一会儿,再在大太阳下暴晒。 我们一家参加了一个“血拼”购物团,也是由当地旅行社派车送我们去一个专为游客建立的商业中心,中途在沙滩边停了一下,让沙滩行的游客下车,我们继续往前,到了商业中心一看,那里商品泛善可陈,却看见餐馆有海螺肉吃,那可是巴哈马的特产,坐下来要了一碗海螺肉汤(见下图)和一盘炸海螺肉(图二)加一个新鲜耶子水做的巴哈马鸡尾酒,总算把被飓风肆掠至今没有恢复的残破巴拿马形象挽回了一二。

海螺肉汤

炸海螺和海鲜浓汤

新鲜椰子

 一路上,从游轮的港口乘车半个 钟头去这个商业中心,沿途都是飓风遗留的痕迹,有一栋十来层的公寓楼,是岛上最高的建筑,被飓风破坏后,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是破的,飓风过去好几个月了,还没被修复,里面的人都搬走了,如今空空如也。海滩上的房子也是窗户上钉着大大的木板,可入口处却站着收费的人。我们到的商业中心对面是一座规模不小的赌场,一样残破不堪,没有修复。

 巴哈马的东西不便宜,就这点食物,五十多美金,可那里人的工资很低,最低时薪只有五块半。他们人口中百分之八十五是黑人,市场和餐馆叫卖的基本上都是黑人,骗人宰游客的也是黑人,可这些黑人估计日子也不好过吧?因为开车的司机说物价不仅对游客高,对他们当地人一样也是高物价。

 巴哈马有自己的货币,与美金的对率是一比一,故而在巴哈马,美金是通用的。这点很方便,最方便的是他们的语言也是英语,虽说巴哈马曾是英国的殖民地,但巴哈马人说的英语基本上完全没有英国腔调,与美国英语很接近。

游轮上的夜生活

 游轮上的夜晚,也是生动的。

 一船上千人,正规餐厅坐下来吃晚饭就分两拨,一拨晚上六点,一波晚上八点,我们的晚餐时间是八点。通常吃完一道道正规的西式晚餐,已经是晚间九点半左右了,离开船尾的西餐厅,我们就往船头赶,那里的小剧场里晚间的歌舞秀每天有不同的主题,有六十年代歌曲串烧,有八十年代摇滚主打,麦当納和麦克杰克逊都被模仿着出现,游轮上的中年人和老年人都很多,六十年代歌曲是我公婆那一代人喜欢的,而八十年代的一切却又与我们这一代的青春年华交织在一起,即便是我女儿这样的年龄,也能跟着麦克杰克逊的歌曲手舞足蹈。我们都非常喜欢这种晚饭后的余兴节目,几乎每晚捧场。

 歌舞秀到十点半左右就结束了,老人们回舱房睡觉去了,我们的夜生活才开始。船头戏院的下面一层是夜总会,成人talk show 是我们喜爱的。规定十八岁以上才能去,女儿十九了,跟着我们后面去了两场,大家都看得前仰后合的,小女生竟然说那些荤笑话有些在网上她都听过了!呵!有时,毕竟这种第二种语言讲的晕笑话,我们倆大人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笑昏翻在地上了,老公反应慢,没理会过来,我反应过来了,就解释给他听,女儿就抗议说一解释就不好玩了。也真是的,很多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

深夜舞会

午夜场

听众里年轻人有一些,都是老美,我们一家是唯一的亚洲面孔,我对女儿说带着她来听这样的秀,从没想过,不过,也真是很能开怀大笑的全家乐夜晚。

 一般来说这个深夜秀结束,有时在甲板的电影院还有过夜电影,你可以披一个毯子躺在躺椅上看电影,或者去参加游泳池边的舞会,我们也参加过一场舞会,我忙着跳舞,老公忙着拍我,女儿自己回船舱里看电脑里的电影去了……

 船上的酒吧都不到凌晨不关门的,夜生活的精彩在游轮上是绝对少不了的。

Happy Cruise Reading 

游轮停靠口岸,很多人都下船玩,但总有一两天,游轮是在公海上行驶,这个时候,有人去船上的赌场,有人不停的吃喝,更有人躺在一角安静的读书。 这次我在游轮上,读完了两本书。

 去巴哈马的途中,我读完了作家韩秀写的《林布兰特》,这本书是去年韩秀来新泽西在汉新月刊开讲座时我买的。韩秀的经历很奇特,她长着一张美国人的脸,却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讲着一口标准的京片子,却是地地道道的美国血统。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上网搜韩秀的生平,她的文字也很值得读,这本书是她写的一位荷兰的十六七世纪的一位画家,不是她最好的著作,但却很适合我在游轮上读。而且还可以与女儿一起探讨欧洲画家的风格。

游船回程,我读完了美国作家Anne-Marie Sutton 的一本神秘谋杀案的小说。认识这本书的作者也是巧合,几年前,因为在罗德岛读书的大孩子的关系,我们一家去参观了罗德岛新港的范德比尔德家族的夏季别墅the Breakers, 要知道老范中的一位是我来美国的真正的担保人,我曾经写过一篇这个奇遇(我与范德比尔特先生的一段短暂的缘份 上。在参观完海边豪宅即将离开之际,豪宅的出口处摆放着一本本这本书《Murder Stalks A Mansion 》,其作者本人正站在那里签售书,处于同为写故事的人,我与她攀谈了起来,还因为我觉得这是一本看能吸引读者的侦探故事,我有意把它翻译成中文,便征求她的意见,她听说我也写小说,立刻便有了共同语言的感觉,又听说我想翻译,马上把她名片以及联系方式都给了我,并口头授权我翻译这本书的权利。

 可惭愧的是,这几年我一忙着写自己想写的故事,竟然没时间读她的故事。多谢这次游轮,我得以完整的一口气读完她写的故事。有当年读福尔摩斯的感觉,剥洋葱似的一层层揭开神秘面纱,我想明年即2018年争取把她的这本书翻译出来。挺吸引人的一个故事。书中一再提到范德比尔德家族的夏季别墅,也算是我能为老范家做点宣传尽一点心吧!

 女儿也在游船上充满灵感,我看见她画了两幅画,可惜她版权所有,不让我拍照。

 深感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艺术家的成长都需要土壤,游船绝对是成长的良性土壤,在那种环境下,思绪会自由的飞翔,没有任何阻挡。

待续

巴哈马游轮之旅 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Beinan的头像
 #

想起曾带女儿一起乘巴哈马游轮,遭遇台风,船停着还晕的一塌糊涂。以后十几年没敢乘游轮。Laughing

 
海云的头像
 #

到美西去乘,无论去墨西哥还是阿拉斯加,那边都不会有飓风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美食、美食、夜生活,该有的都有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