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南极日记(15)

 

1227日,周三。南极第12天。

 

又是一整天在大西洋上航行。

吃过早饭,天气不错。列宁同志招呼大家在船上照集体相,还不忘嘱咐,把船上的中国人都叫上。

船上除了我们12个人来自大华府,还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几个中国同胞。列宁同志手下的克格勃上船不久就将所有中国游客的情况打探的一清二楚。

年轻帅哥W是山东人。到美国留学,毕业后在纽约华尔街工作。就叫他华尔街小子吧。

华尔街小子是最先和我们接上头的,大概是看着这群老头老太太很奇怪吧。

一聊起来,还是北师大毕业的,和我们三个老太太是校友。只是,不知让他叫我们什么好,叫师姐吧,我们已经不是姐姐辈儿了,我们之中最年轻的都要比他的父母大好几岁啊!

碰到小字辈儿的校友,才突然想起一晃离开北师大30年了,真的也该老了。

一对从芝加哥来的夫妇,也是摄影发烧友。用列宁同志的话说,他俩扛着的烟囱比谁的都长,比谁的都粗。而且是夫妻双双发烧友,每人都装备有一套长枪短炮。

马来西亚年轻的发财老板夫妇,把三个孩子扔在家里,也来南极寻梦。多说一句,他的名字真的叫发财哦。

还有北京来的上海人,小两口带着妈妈,一家子游南极。

只有一对说是从澳大利亚来的香港人,没有和我们混在一起。

列宁同志让大家都全副武装,穿上全部行头,到甲板上去。当我们走向更衣室时,碰到的游客都莫名其妙,以为他们误掉了什么大事件。

你们干什么去啊?有人问。

我们准备再登陆南乔治亚岛,列宁同志说。


船上的摄影师为我们留下了这些宝贵的记忆。

照完相,列宁同志突然说,我宣布长虹号起义!咱把船开回中国,再带上几只企鹅和企鹅蛋!

列宁同志不是在俄国领导的十月革命吗?咋把船开回中国??应该是开回俄国吧???

列宁同志将这幅照片标明,

当年参加“长虹号起义“部分官兵,于舰上合影留念。后旋即举行了起义,军舰驶往解放区,回到人民怀抱。


同胞们在船上相处的很好,回来后还建立了微信群,保持联系。

说到微信群,当我们12人决定来南极后,就建了一个微信群,以便于交流,互通信息。

列宁同志在此之前没有微信账户,也不会用。现在有了微信账户,他是一发不可收拾,又加入了国内的同学群。连回信都不知道怎么回的他,不知怎么就鼓捣到了语音、视频通话 -- 有点像第三世界国家,跳跃似的发展。

常常听到他和国内语音或视频通话,而总是听到那边睡意朦胧的问,你那边几点啊?

L也被A将军拉进微信群,但他总是潜水,一言不发。群里的人都不和列宁同志抬杠,语音视频也没有对手,实在太无聊。

一天,看到列宁同志发了这样一条微信:

清.『笑林广记』:有二友者,相携入山一游,遇虎,大骇,皆欲先遁而后快,其一出所备运动鞋換之,友诧之曰,汝换此鞋,欲奔速快过虎乎?其笑曰,速过汝则吾安矣!耐虎何?。 如我们在南极遇到白熊,但愿不要出此一幕

我看不懂,问,这是啥意思啊?

L不吭声,我设个陷阱,把他引出来。列宁同志说。

怎么引?我问。

你看,我这里有两个陷阱,一个是清朝没有运动鞋,另一个是南极没有白熊。他说。

那怎么就能把老L引出来呢?我还是不懂。

爱抬杠的人准得问,南极有白熊吗?列宁同志答。

他的话音刚落,忽见有人回微信。是老L

南极有白熊吗?他问。

哈哈哈哈!我这次是真的笑趴下了。

这是老L在这个群里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发微信!

在船上,两个老抬杠终于有了机会杠台会。

船上一个漂亮的女专家,刚拿到了博士学位,是研究南极史的专家。他俩愣是将人家的南极史侃成了企鹅史,企鹅史又成了企鹅屎。老L又被列宁同志授予研究企鹅屎专家。

两人又常在餐桌上研讨企鹅屎问题,弄得大家群起而攻之。

不过也有年轻的革命同志反映说,听了他俩侃大山带抬杠,受了很深的教育。

啥???

原来,他俩不光聊企鹅屎,也聊北京史。北京的中学怎么起名儿啊,老三届在文革中都干什么啊,都到哪插队啦,北京的红灯区八大胡同都在哪啊 。。。

可能小姐们都被侃昏了,才觉得受了很深的教育吧。

L是知青协会著名歌手。知道餐厅的服务员都是俄罗斯人,他很是兴奋。常常在小姑娘们上菜的时候哼唱俄罗斯情歌。这已被公认为是船上的一道风景。

唱了好几天,能想得到的情歌都唱完了,也没人搭理他。列宁同志也帮忙在脑子里搜索知道的俄罗斯情歌,老L唱出。

终于有一天,当老L唱喀秋莎时,上菜的人操着生硬的英语说,我听过这个歌。

是老L的歌声终于感动了美女?

用列宁同志的话说,没招来美女,招来个半大老太太!



<<南极日记(14)            南极日记(16)>>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