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4 小时 21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1034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52)冰川巷道

乌斯怀亚以西沿高顿岛(Isla Gordon)北岸至奥布莱恩岛(Isla O' Brien)七十海里水路叫“东北分支“(Brazo Noroeste),这是比格尔海峡最壮观的一段,北岸是银装素裹的达尔文山脉,古老冰川从山上像瀑布一般倾泻下来,一条条银龙头也不回地扑到水里,大大小小的峡湾切入山脉腹地与冰川亲密接触,其形态如此壮美、数量如此繁多,“东北分支”被冠以“冰川巷道”(Glacier Alley)之美称。
 
 
“冰川巷道”在智利境内,智利政府不允许外国商业游轮做旅游,巷道内非常冷清,船家可以尽情欣赏原生态的大自然。“海友”离开威廉姆斯港一路往西,在高顿岛三角地带遇到了30节的东风,比格尔海峡绝大部分时间刮西风,东风非常稀罕,“海友”得以顺风帆行了一段。向右转进入“东北分支”,峡面变窄,水面上有少量浮冰,航行不到十海里,看到第一挂入海冰川,它并不太宽,从容地铺到海里,再往前一海里便是锚地Caleta Olla(Caleta—cove,bay,西班牙语),“海友”和另两条船并排抛锚,这个锚地就近不用跑冤枉路,船来船往很繁忙。傍晚风停了,水面平静得像面镜子,水雾缭绕在半山腰,好一幅如诗的画面。岸上有几条健走路线,有条一直通到冰川,因为一直在下雨,我们就走了一条通往瀑布较短的山径。


Sino Pia是“冰川巷道”最美的峡湾,峡口有一长串礁石峡面很宽但实际入口却很窄,峡湾内浮冰很多,礁石把浮冰都揽在峡内了,进入峡湾两海里后水面分叉呈“丫”字形,“海友”先去了右面的东峡。这几天比较暖和,太阳露脸时间较长,冰川融化得较快,越往峡底走浮冰就越多,“海友”放慢速度尽量绕开大块的浮冰,但时不时地船体还是要跟冰块接触,那钝钝的撞击声让人很不淡定,冰川行船船体必须推开碎冰,稍有撞击在所难免,金属铝船应该禁得起这点儿小碰撞哈。
 
进了东峡抬头便见冰川,右边山岩伸出成了个半岛,半岛与峭壁围成了个小水湾,这便是Caleta Beaulieu锚地,大块的浮冰上有成群的海鸟,水中游曳着一对对野鸭,时不时地听到海狗(Otter)的叫声,但没有找到它们隐蔽的地方。“海友”在冰川对面的浮冰中抛了锚,这么美的锚地只有我们一条船,其他船不知都去了哪里。岸上有条被船家踩踏出来的山径,地上的植被松软湿漉,深一脚浅一脚地好像踩在水浸的棉花套上,有的地方一脚下去软泥就过脚腕了,穿高筒靴是必须的,船具店卖的航海靴子不大胜任,我们购置的胶靴Muckboots Arctic Pro又防水又暖和,走水草地很合适。


越往高处走景色越壮观,达尔文山脉大有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之势,峭壁上挂着一条条细细的瀑布,冰川一半纯净晶莹洁白中泛着蓝光,另一半表面布满岩尘呈灰色,时不时听到闷雷一样的声音,外表看不到什么动静,大概是冰川内部的坚冰融化塌方了。继续攀爬上到一块大岩石,石缝里长出一棵粗粗的歪脖树,扭曲的枝干是天然的躺椅,坐在上面好惬意啊,低头瞄一眼停泊妥妥的“海友”,抬头放眼气势磅礴的冰川,整个景致大气得令人荡气回肠
 
 
在锚地明显地感觉到冰川逼人的寒气,满峡的浮冰使水温只有四度,“海友”开足了暖气,还是感觉冷嗖嗖的,夜里浮冰划过船帮声响很大,还有那闷雷似的冰川塌方声音让人不太踏实,也许这里的风水比较凶险。第二天一早起来,咦?锚地的浮冰都不见了,不可能都融化了吧?很幸运是个晴天,我们决定趁天气好继续赶路,离开峡湾前先拐了个弯去“丫”字左面的西峡绕了一圈。

一进西峡,嚯!满峡的浮冰,原来昨晚的风把它们都吹到这儿来了,浮冰不仅数量多,块头还大,有的浮冰泛着蓝色的荧光,形态各异,活像一尊尊现代雕塑。峡湾尽头淡蓝色的冰川像一堵墙一样封住了峡底,那莹莹的蓝色如冰心玉壶,让人通透地清爽,皑皑的山顶云气昭昭,偶尔太阳把云朵折射成彩虹般的七彩祥云,配上纯净的蓝天,怎一个美字了得!“海友”小心地溜边走,直到浮冰密度太大了才不忍地掉转船头出了峡湾,当晚驶出“冰川巷道”。

(七彩祥云)

2018年3月1日于Caleta Cluedo, Canal Cockburn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