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以为春天刚刚来,却原来花儿早已在凋谢

标签: 

 

每日两点一线,在学校和家之间腾挪。昨日去另外学校参加教研活动,路过一个街角,赫然发现一树玉兰开的灿灿,风吹过来,落英蹁跹。恰巧一队放学的少年,在花雨中迤逦前行。看着落花在少年的脚下零落成泥,脑海里蹦出来两个句子:流霜不觉飞,花林皆似霰。一瓣一瓣落下的似流霜一样的时光啊,不就是我们青葱的生命之树上的花瓣吗?

     我以为迎春花儿刚刚绽放,春天不过是刚刚伸展腰肢,却原来时光催春,许许多多的花树已经迫不及待,早开的玉兰花儿,已经开始匍匐大地的旅程。

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会不会有人说,春天来了,秋天还会远吗?

 晚间在学校走廊里遇到好姐们儿,追问我,为什么微信公众号叫做秋山半。秋山也就罢了,还有一半的“半”,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或者是因为寇准吧,他老人家有首诗《书河上亭壁》,其中有两句——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萧萧秋色里,远树疏林绵延无际,夕阳的照拂只及山的一半,那秋山披带着夕阳余晖,半晦半明。为不圆满,华枝春满,天心月圆那是高僧大德的境界,如弘一法师。我等俗人,哪敢奢求人生之圆满呢?于右任先生说,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才高如东坡,不也是流放于南北州郡之间,辗转于江湖陌上吗?

然而,虽不求圆满,但求胸有丘壑。自古以来,画家们爱画《秋山图》,黄公望画过,董其昌画过、王时敏画过、张大千画过、齐白石、林风眠都画过……他们用各自的笔意和遐思,描摹心中的秋山图卷,究其原因,大概是如唐代大诗人王维在其《山水论》中所言的:秋山明净摇落人肃肃,冬山昏霾翳塞人寂寂的原因吧,秋山娟净明朗,与清澈澄明的禅心与空寂温静的自然是最相宜的吧。

倏然人生过半,行至人生之秋,秋意澄怀,不敢蹉跎。每日心迹录之于文,挥洒翰墨,在丹青丛林里往来穿梭。更知人生如登高望远,攀登才能一览众山小,人生之秋山,何时能抵达巅峰呢?实在未可知也,是谓秋山半也。半卷秋山徐徐展开,就让时间的肌理慢慢侵染,寄至味于秋山万象,在清旷枯槁中找寻澹泊之美。

有日,在拥挤而绵延不尽的人流中去武英殿看《千里江山图》,期冀与十八岁天才少年王希孟的青春之歌、昂扬的大宋帝国的江山颂歌来一次千年之约。排队三个小时,看画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透过攒动的人群,窥见的不是绵延长卷,却是光华照眼的局部。然后就被人流裹挟着离开了。其实,这几分钟也是永恒了,我与这一纸江山的缘分,此世也可能就是这短短的对视。

据说每一次展开画面,都需要异常小心,怕造成颜料的剥蚀脱落,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所以上个世纪一百年才展出过两次。下一次相遇不知道要等到何时呢?遇见,是一种圆满,看的却是一鳞半爪,是为不圆满。花最好是半开,酒最好是微醺,好画只一眼也是惊艳。秋山不能看尽,青春偶有蹉跎,是谓——秋山半。

早开的花儿凋谢了,好多迟开的树上花儿还打着朵呢,一个盛妆的春天在等待出场,泱泱春水包围着的是一座半秋山。心中有天下,眼中有秋山,笔下有乾坤,足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读anmy的文章真是享受。半也因而比满、盈更好起来。寇准的这首诗木有读过。白居易兄有一首诗,俺倒是从小开始,读了多遍(不知还背的全否):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俺的生日正好是九月初三,开始以为白居易兄是给俺写的呢。大师有预测功能Cool

 
anmy的头像
 #

那我记得阿立哥生日了,到时候祝您生日快乐。乐天兄未卜先知,早就把千年之后小鲜肉阿立的祝福诗给写好了。Cool哈哈

 
Amoy的头像
 #

心中有天下,眼中有秋山,笔下有乾坤!读安米的文章,一直都是赏心悦目,唇齿添香。这回更让我记住了秋山半,和九月初三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安妹妹,侬来迟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