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5 分钟 49 秒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1100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51)帆游南极的年轻人

春节是咱中国人举家团圆的日子,远在世界尽头的我也热热闹闹地进入了旺旺狗年,南半球夏天是威廉姆斯港最繁忙的季节,船来船往人气很旺,总有新朋旧友打头碰脸。除夕这天天气出奇的好,“海友”、“蒲公英”、德国船“维拉”、法国船“阿娜欧”、“卓兰”五条船聚在一起搞烧烤,游艇会大铁船甲板上有个烧烤炉,但煤气罐没有减压阀,这难不倒咱们,“海友”有个备用减压阀,几个男士带上工具三下五除二就把火给点起来了,烤货有羊排、腌猪扒、牛排、汉堡、土豆和腌杂菜,“海友”提供的羊排是帆游福克兰群岛时杰罗姆 庞塞特送给我们的,各家贡献蔬菜做了一大盆沙拉,吃得相当不错。大铁船舱内曾经有个生意火爆的酒吧,是船友们社交活动中心,但今年不知什么原因被封了,烧烤的酒水零食只得自带,威廉姆斯港是个军港,游艇会受智利军方管辖,据说边警不喜欢船友们在这儿寻欢作乐。


五条船中只有“阿娜欧”是新朋友,他们刚从南极帆游回来,四个船员三男一女都是年轻的法国人,船主是对二十来岁的小情侣,他们相识于印度孟买,是法国公司外派印度的职工,这种驻外员工的薪水和福利一般来说都不错,两人辞职拿出各自的积蓄买了一条40英尺的二手铝船“阿娜欧”,两年前离开法国开始帆游,男生的专业是机械工程,手巧又肯干,自己把船打理得适合高纬度航行,增添了不少配置。一位船员是男船主的老同学,两人大学时就合伙买了一条小船,为了跟挚友帆游南极他把工作都辞了,帆游南极满打满算需要两个月,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假期呢?干脆把工作辞了,回头再找。帆游最怕赶时间,老天爷可不管你要开重要的董事会,或者飞机票不能改期,航海绝对要听老天爷的话。

(“阿娜欧号”)

另一位船员亚德里安我们在阿根廷就认识了,他的船“卓兰号”和“海友”曾同时泊在Mal de Plata 游艇会,亚德里安是个机械师,女友卡莉是帆篷裁缝(sailmaker),船上有缝纫机和几匹帆布,他们以船为家,每到游艇会便找活儿挣钱,然后继续帆游,年纪轻轻已经环球大半圈了,他们没有卫星电话和 AIS,遇到路过的船就用VHF询问天气预报,“海友”曾多次被他们呼叫。在Caleta Horno “卓兰号”驶进锚地,当晚在“海友”喝酒,得知天气预报风向适合南下,“卓兰号”决定马上出发,我说费了那么大劲抛锚拴岸缆,至少在我这儿吃完了晚饭再走啊,他们说不想浪费这么好的风,就跑夜航去了下一个港口。
 
(“卓兰号”)
 
“阿娜欧”和“卓兰号”相识于乌拉圭,“阿娜欧”原定的一个船员因故不能参加南极帆游,亚德里安便做了替补,卡莉也很想去,无奈名额已满,亚德里安在南极期间,卡莉和女友一起帆游了比格尔海峡。在南极“阿娜欧”作客好友阿诺的商业探险帆船“天堂号”,亚德里安请求阿诺在他下一个南极之行带上卡莉,她可以缝补帆蓬,也能帮着做饭。“海友”从合恩角回来在威廉姆斯港碰上了阿诺,在“天堂号”喝酒得知他今年最后一个南极之行是带五个瑞士深洞潜水爱好者(cave diver)去南极潜水,他很高兴有卡莉做帮手。“天堂号”出发后先在合恩角附近的Caleta Martial 锚地停了一晚,正好碰上“阿娜欧”从南极回来也抛锚在同一锚地,真是太巧了,亚德里安和卡莉意外地见了一面,这是小两口三个月中唯一一次见面,好浪漫哦。

(威廉姆斯港的傍晚)

除夕这天“阿娜欧”回到了威廉姆斯港,亚德里安显得有些疲惫,头发胡子乱蓬蓬的,裤子撕了个大口子,但那种由衷的高兴溢于言表,四个年轻人都说帆游南极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他们讲了很多南极的精彩故事。下一步“卓兰号”等卡莉从南极回来后北上帕塔哥尼亚,然后进入太平洋;“阿娜欧”将在威廉姆斯港过冬,小情侣回法国六个月,再决定下一步干什么;老同学将在阿根廷和智利背包旅行一个月,然后回法国找工作。
 
第二天“卓兰号”要把老同学送到乌斯怀亚去,四个人在船上拥抱告别,女士的眼圈都红了。“卓兰号”离港后“海友”也踏上了北上帕塔哥尼亚的航程,远远地看到“卓兰号”全帆升起缓慢前行,亚德里安舍不得耗油跑马达,正耐心地帆行呢。也许某天在北上的路上,“海友”又惊喜地被“卓兰号”呼叫,询问当地的天气预报……
 
2018年2月23日与Caleta Lagunas 锚地,Isla O' Brian, Beagle Channel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酒逢知己千杯少,异乡新友怎嫌多。一个字,太爽了!两个字,不亦乐乎Cool艾玛,俺的算术还行不Tongue Out

 
追梦的头像
 #

Coo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