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故宫猫

      

                                  喜读《故宫猫:无论你是谁,都应该成为自己的王》

 

                                                                          

我和刘大明先生是诗友。相识之初,只知他是中国青年作家学会理事,诗评爱好者。后来,看了他发给我的照片,才得知,他在文学以外的世界里,还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前些日子,警察叔叔大明同志在继长篇小说《特别的特》以后,又出版了大部头作品《故宫猫:无论你是谁,都应该成为自己的王》。

 

这个故事的主角德弟是景山公园里的一只流浪猫,为了满足老猫K的遗愿,和一只花栗鼠冒险进入故宫,开始了一系列的冒险故事,并由此掀开故宫里一群猫的神秘生活。故宫里无双、钢王、雪梨、贵族、猫五等猫们,本来有着各自精彩的经历,从此又与主角德弟又有了不可避免的交集。故宫是舞台,这一群可爱的猫们上演了跌宕起伏的精彩戏码,展现了他们独特思想和睿智眼光,使得全书充满强大的阅读吸引力。 

 

这本书是他写给女儿的。他在《献给女儿的微笑》一文中这样写道:“女儿六岁的时候,我调动了工作,开始了最忙的一段时间。整整五年,我的时间再也不能自主,完全被工作左右。每天女儿还未睡醒,我已经走出家门;晚上我回来,女儿已经睡下。周六日不敢奢望,即使春节、元宵、中秋等重大节日,也是爱人抱着孩子,在熙攘的街上看上一眼。

 

女儿十一岁,也就是四年前,我调入山区的基层单位,离家九十公里,只有周末的时间能够回家。当然,这也不能绝对保障。我很惶恐,缺失女儿的成长成了隐隐的痛,不敢、不忍在难得相聚的餐桌上应对女儿渴望的微笑和想念。

 

庆幸的是,到了基层,我晚上的时间充裕了。于是,我想给女儿写点什么。女儿舅舅家养了一只猫,叫DIRTY,从北京抱回来的一只流浪猫,女儿很喜欢。我决定由此写一个童话。有六七年的时间,没写过拿得出来的作品,所以开头的难度可想而知。

 

大概写了一年多。每天晚上将近一千字,每周基本上完成三千字的一章。回家后,拿给女儿读。女儿读到精彩处,会笑,是那种没有一丝负担的快乐地笑。我会陪女儿一起读。陪伴,哪怕十几分钟,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在女儿的成长中种下一颗种子。

 

有位编辑说,作品里隐喻太多。我说,隐喻的说教不重要,故事才重要。况且,这部作品,本身适合家长和孩子一起读。孩子读故事,家长读自己。最重要的是,我想通过成长的陪伴,让家长成为孩子成长的路牌或者未来美好的梦想。

 

我曾忽视了女儿学会走路、学会说话的那一刻,不想再错过女儿内心每一次蜕变、每一次升华。我仅希望今后的人生因为女儿的成长而完整、而美丽。

 

宝贝,记住,很多年后,时光都老了,一定带上我和妈妈去海边,看着朝阳笑。”

 

字里行间洋溢的父爱,温暖人心。这使我相信,这本书一定饱含爱意,一定适合孩子们阅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知名青少年教育专家、《读者》杂志签约作家陈晓辉先生也曾在书的序言中写道:“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作者以猫的视角,用童真的目光,描述了一个充满童趣的世界,讲述了一系列值得反思、值得汲取经验的冒险故事。在猫与猫、猫与狗、猫与人、猫与文明等驳杂的关系中,我们看到了爱、信任、勇敢、担当和梦想,或者看到了曾经的、现在的和将来的自己。

 

这是一本可以亲子共读的书。世界太闹了,也太吵了,有多少本来可以更美好的时光,被我们恣意地错过。孩子判断你爱不爱他的唯一标准,是你能否拿出一些时间与孩子在一起。成人的借口是孩子眼中不值一提的尘埃。所以,读一本书,与孩子一起,将是人生最幸福的馈赠。

 

我想,以上是大明写这本书的真正想法吧。有一件事,还需要提一提。大明每次陪女儿听完我的网课都要写篇体会,内容是和女儿一起听课的各种细节,从表情到对话,甚至是围绕某个问题的争论。我觉得,这更应该称之为时光笔记,一对父女在思想的碰撞中,把动态的记忆留给了爱和美好。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位父亲的柔软。

 

柔软的心最有力量。它能够关注生命,能够关心被人遗忘的一颗小草,能够细致地体察每一抹光晕的变化。于是,才有了那只猫,或者每一个人的柔软都能幻化成故事中那只卑微到尘土里的猫。

 

林清玄说:“谦卑的心是宛如野草小花的心,不取笑外面的世界,也不在意世界的嘲讽。”如是,方能在心灵的透视下认清世界,从而认识自己,不但有个快乐的童年,并在将来拥有快乐的成年。

 

我们不能否认,这个世界的渺小不是因为我们不懂,而是因为我们不去弄懂。我们必须像树一样活在岁月里,在卑微之中,才必然发现伟大的存在。带着怜悯与卑微的心,可以诠释一切;带着友善与感恩的爱,可以包容一切;带着美好与纯真的梦,可以征服一切。在这个如此绚烂的世界,我们就应该这样在乎,虔诚地尊重一只猫的思想和他眼中的未来。

 

这样一部拥有富于想象力的精彩情节和力透纸背的灵魂深度的作品,正是给予孩子们极好的生命滋养。得知我挺想得到此书,先睹为快,刘大明先生便发了些内容节选给我,同时将此书寄到了我在国内的家中。非常感谢刘先生!我无限欣喜,心怀期待!

 

 

 

 

 

 

 

 

 

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遗嘱

 

景山公园内外是两个世界。

 

外面灯火辉煌,好似星光,犹胜星光,将各色傲慢与偏见、真诚与虚伪融合,和黑洞一般无尽的舞台,演绎着人的各种故事。而里面,一日的嘈杂留下了独有的静谧,那山、那树和那无数斑驳的影子,似乎开始一夜的反思。

 

小花依然跟着我。和一个事物熟悉一点,就会失去一点接触陌生事物的勇气。所以,友谊是依赖的产物。同样,小花留下来,我很高兴。猫在准备迎接悲痛的时候,遇到“豆粘包”

 

和遭遇“雪中送炭”,心情是一样的。

 

小花十分喜欢这里,开始憧憬做我邻居的美好生活,计划着在亭子顶部、大树树杈和花坛深处建造自己的小窝。我没有任何意见。如果这里是我的王国,我会毫不犹豫地送给他。很遗憾,这不是。

 

奶酪没能坚持到万春亭,就成了小花的腹中物。老 K 窝里窝外散落的各种吃食激起了小花贪吃的本性,一些很久以前甚至有些变味的也没能逃脱。老 K 依旧在沉睡。

 

我将蛋挞放在老 K 的嘴边,卧在一旁,紧紧挨着老 K 缓缓起伏的脊背。我低头梳理毛发,舔舐自己的伤口。我有些困了。晚上并不是一只正常猫的睡眠时间,但我确实困了。

 

我灵敏的听觉还保持着高度的戒备,能够从小花咀嚼吞食的声响中分辨出一丝异动。我张开眼,看见老 K 醒了,正舔食着嘴边的蛋挞。

 

K 确实老了,舌头上的小刺完全替代了牙齿的功能,刷子似的舔着蛋挞,一点一点地磨掉。老 K 眼睛半闭着,看状态比昏睡前更糟糕,根本无法感受我凝视的目光。

 

“好吃。”声音证明老 K 恢复了力气,身上的肌肉开始蠕动。他想站起来。他将头扭向小花,瞳孔里竟然有了光泽。“有老鼠。好,好。”

 

小花吓坏了,抱起滚圆的肚子,一哧溜跑了出去。

 

“太贼了,我只是睡了一觉,老鼠竟然进化了,还是花皮老鼠。”老 K 是个智者,不应该这样糊涂了吧。

 

K 颤悠悠地站起来。他已经连睡了几日,竟然还能站起来。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忙靠过去,让老 K 有所依靠。

 

“是不是天快亮了?”

 

“快了。”也许,与一只猫的一生比较,是快了。我心头有不好的感觉。

 

“走,陪我,去看看日出。”老K晃动着站不稳的四肢向前走。

 

我先迈出步子,调整身子,帮助老K移动。没几步远的距离却走了很长时间,老K急促呼吸的肺震得我有点难受。我怕老K从琉璃瓦上滑落下去,便咬住了他脖颈的皮套,几乎是拖,将他妥善地放在亭顶的脊背。

 

“好,真美。”他望向南面,那一片灯光稀疏的故宫。除了宫墙、角楼和门楼,中心区域与黑暗无异。我怀疑他不是看到的,而是想到的。

 

我蹲坐在老K的下面,确保他不会滚下去。

 

“德弟啊!”老K叫我。

 

我“喵”了一声,也跟着望向南面。

 

“我知道,我快不行了,猫活这么长时间,人都要腻歪了。”

 

K清醒了。能自嘲的猫,都是聪明的猫。

 

“我只有一个愿望——”老K停顿了一下,慢慢伸出前爪,指着不远的故宫,“那里,一个叫御花园的地方,有许多树,和许多花。有一片玉兰树,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种下了,每年春天都要开花,白的、粉的。现在,应该快开了。”

 

什么愿望啊?不会是让我去给你偷一枝玉兰花吧。这任务有点风流,但好难啊。

 

K作吞咽状,闭上眼,说道:“我死后,你把我送到那里去,放在一棵玉兰树下,就不用管了。”

 

我心里一沉。老 K 还是无可避免地提到了“死”字。

 

K语气平缓,娓娓道来:“那是我们猫的墓地。我从来没有给你讲我的过去,没有讲那里的事情。我就是来自那里。时间久了,不是忘了,而是记得太深,一讲起来,好像刚发生,让人难受。”

 

“我是一只缅甸猫,纯种的缅甸猫。很小的时候,被主人送给另一个主人,又进了故宫。对了,你是一只狸花猫,是中国特有的品种。血统对于流浪猫来说是多余的标签。和流浪

 

的土猫一样,血统决定不了你的生命和尊严。”

 

我想打断他,问眼睛一蓝一黄的是什么猫。但忍住了,此时打断他就是浪费他的时间。

 

“说我吧。现在说教的确无聊得很。我的妈妈一共生了十三胎,我排行十三,按照扑克牌的顺序,我是 K。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没能成为王,只能成为老 K。如果有墓志铭的话,可以

 

写上‘没有成为 KING(王)的 K’。

 

“我识字不是依靠天赋。天赋是很不着边际的东西。你生来就会吃奶,是天赋,但大家都会。我一有记忆,就看到了字,汉字。我曾有两个主人,都非常有才华,尤其是第二位,对我的影响很大。猫的年龄再短暂,我也死在了他的后面。他太可惜了。”

 

我感觉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老 K 的节奏。

 

“很久以前,故宫里就住着一群猫。很久很久吧,可能是上个朝代的朝代,或者故宫建造的时候就有了。但没有一只猫王是以血统的方式传承下来的。对了,说到血统,你是一只狸花猫啊,地道国产。”

 

嗯。我点头。这个刚才说过了。

 

“故宫里的猫大部分还是流浪猫。流浪猫进入故宫是猫一生的幸运。当然,如果一只流浪猫最大的梦想是吃饱了,没有人欺负,风吹不到,雨淋不到,那就是幸运。但我的梦想不是这样的。”

 

我又想起他刚才提到的墓志铭。

 

“对了,墓志铭是多余的,你别放在心上。那里的玉兰树是墓碑,飘落下来的花瓣和枯叶就当文字了——墓碑上的文字。我的这个金牌很重要的,和我在一起,会有人认识,然后把我埋到一棵树下。”

 

“故宫很大的,据说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的房屋。我没有无聊地数过。老鼠很多。他们很可怕,因为他们不但吃粮食,还吃文明。文明是人类的记忆,也是我们的记忆。但我们不依靠人类。我们不是狗,是猫,是人的朋友,平等的朋友。”

 

我明显听出老K的中气很足。他这是在耗尽最后的力量,如同一截融化并粘在桌子上的蜡头,格外明亮。

 

“德弟啊。朋友很重要,和人,和猫,和狗,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草木。你爱他们,他们何尝会伤害你?背叛只是一种疏远,终会在醒悟的时候再回来。但是,你不能等,要么去找他,要么忘记他。”

 

我不喜欢有关背叛的一切,骨子里憎恨背叛,就像憎恨沙尘和烦人的汽车尾气。我也知道憎恨是徒劳的,一些东西改变不了,只能适应并理解。

 

今天没有雾。东方泛白,街上车辆渐多,睡了一夜的城市开始苏醒。有零星雨点落下来,很轻,沾在毛发上。

 

“刚见到你时,看到你的眼睛,就像看到了黎明。有点像我。你的眼神,不恐惧这个世界,也不在乎这个世界。每天垃圾堆里都会扒出猫的生命,而我独独收养了你。我不可能有子女,你就是我的儿子。你和我一样,所以,你进了故宫,就出来吧。那里同样不适合你。”

 

我让自己的脑细胞活跃起来,仍然搞不清个别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

 

“故宫是世界上最高贵的灵魂建筑,猫是世界上最高贵的灵魂诗人。如果你想高贵地活着,不管是在恶臭的泥坑里打滚,还是在花香弥漫的院子里散步,只要知道你自己是谁,你就高贵了。”

 

最后一句有点绕,应该和诗无关吧。老 K 的文艺范儿,我学不会。你也别让我学,算我求你。

 

“要下雨了吗?”老 K 仰着头。

 

“是的。”这是我一晚上和老 K 说的第一句话。

 

挂在毛发上的雨珠,一串一串,犹如披着一件珍珠衫。我不忍抖落下来,我怕一点动作为老 K 的谢幕画上败笔,怕惊醒一个高贵的灵魂最后的吟唱。

 

“下雨,就不会有日出了吧?”老 K 略显失望。

 

“说不好。”

 

整个天空明亮了许多,城市的面貌清晰起来,路灯都灭了,能看到大街上匆忙的行人。

 

“如果啊,如果……”老 K 语气无力,越来越缓。

 

“你……见到一位优雅……优雅……”

 

“猫啊,猫……”

 

K 头靠在了我的背上,再无生气。

 

我一动不动,没有去看他的眼神。我不敢,不忍,不能。一位长者就此安详地睡去,我没有任何借口去打扰。

 

我的目光穿透细密的雨丝,看见许多晨练的人进入公园。新的一天开始,生活照常继续,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记录,一只聪明、优雅和高贵的老猫,在这里死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书评写得好,赞!

 
吴垠的头像
 #

Wink司马老师,感谢您鼓励!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书评写的极好、喵!

 
吴垠的头像
 #

不敢当,谢谢您鼓励!

 
山泉水的头像
 #

有趣的故事!喜欢你的书评!

 
吴垠的头像
 #

感谢姐姐的鼓励,不好意思,迟复为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