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北非之旅 十一...卡萨布兰卡 下

(上图:摩洛哥国王和皇后)

浪漫瑞克咖啡屋

 电影《卡莎布兰卡》讲的是一名官员的太太英格丽褒曼饰演,爱上了这家咖啡馆的老板瑞克。故事发生在世界大战时期,最后,咖啡馆老板把出境证给了自己深爱的女人和她的丈夫,让他们可以逃出摩洛哥到美国去。爱似乎是一场不伦之恋,可是结局却让你无话可说,第三者成了牺牲者,那段爱情便成了永远的遗憾。正如有人说过的:一切都是假的,唯有失去的才是真实的!

 这部电影我看了不下三遍,即使我也是女人,依然被褒曼的美丽惊艳到,她的一颦一笑,都能牵动观众的心尖,真是人间尤物!电影里Rick在卡莎布兰卡的高级住宅区拥有一座咖啡屋,名叫“Rick‘s Cafe American ”, 里面有架三角钢琴,弹钢琴的是位黑人,从法国随夫君逃到摩洛哥的鲍曼,走进这家咖啡馆,让钢琴师弹一首她喜爱的能引起她美好回忆的钢琴曲, 钢琴师说老板不让弹这首曲,鲍曼坚持,无奈钢琴师只好遵命,琴声起,鲍曼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可一声呵斥让琴声中断,怒气冲冲的Rick走出来怒斥钢琴师为何违规弹这首曲子,却与鲍曼四目相对,一对曾有过心灵撞击的男女在此相遇,从此一场天雷地火的爱情不可避免地燃起......

 

也许,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过一个眼神、一个回眸,一段音乐或者一个场景留存在记忆深处,它与我们的某一个心动、心跳、心颤相连,以至于每每音景再次出现就会情不自禁心神激荡,不可克制,如果你没有,真的很可惜,那只能说你从没有爱过和被爱过。

 瑞克咖啡就是这样一个令人心神荡漾的地方。虽然我们都知道当年拍电影时,影片中的咖啡馆是在洛杉矶好莱坞的影棚里搭出来的,现实中卡莎布兰卡的瑞克咖啡屋只不过是一个后来修建的假体,这座咖啡馆于2004年开放,是一座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老建筑,被修整成电影里的样子,事实上,当我们一行五个人坐进咖啡馆,只有三个人看过这部电影,同样看过三遍的来自美国德州的女人劳娜说:与电影里不太一样,可依然是好的!我点头同意,虽说不如电影里的咖啡馆大,场景也不大一样,可内里布置得温馨高雅,有家的温暖,有酒吧的浪漫,更有一种梦幻落到真实的感觉,给了摩洛哥和那部电影一个很好的链接。先生没有看过电影,五个人中的还有位来自纽约的女子也没看过,不过,一点不妨碍他们听我们三个看过的人大谈电影中的情节和细节,我们团有十五个人预定了晚餐座位,十个人六点多就坐进去了,我们五个先去看了清真寺的夜景,七点多才坐进去。

瑞克咖啡馆

 那里的食物很美味,我们五人点了一瓶摩洛哥红酒,喝着美酒,听着音乐,品着美食,这个瑞克咖啡之夜为我们的摩洛哥之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黑夜里的穆斯林神庙也很美丽

瑞克咖啡馆的晚餐

 这么有名气的餐厅,必须订位才能吃到的美食,却不算太贵。我们五个人分享了一瓶红酒,我一个人要了一壶摩洛哥薄荷茶,晚餐我点了番茄浓汤和sea bass 鱼,先生点了炖羊腿,那种黄色的米饭也是摩洛哥特产,使用一种番红花泡的水煮出来的,番红花是世界上最贵的一种香料,质量好的通常一万五千美金一公斤,零售都是一克一克地出售,摩洛哥大集市市场上买的我都不敢买,假的太多了。据说摩洛哥饭店里的做饭用的番红花都是那种便宜的做成粉末状的调料,想吃到真的昂贵的番红花米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正如那晚在瑞克咖啡馆,老公看到餐单上的鹅肝酱,便忍不住要点,我让他问清楚是真鹅肝还是鸭肝做的仿鹅肝,因为价格在那里,一问果然与加拿大的魁北克是一样的,都是鸭肝。

 这一顿瑞克餐厅晚餐价格非常公道,我们两人才七百盾,一百美金都不到,非常令我们满意。如果你有机会去卡萨布兰卡,去瑞克咖啡屋享受一顿烛光晚餐,是绝对值得的体验。

 摩洛哥皇后和男女同厕

在摩洛哥,摩洛哥当地导游提到摩洛哥王后的时候并不多,偶尔一提带过,美丽的王后却倍受女性世界的推崇,尤其是摩洛哥之外的女性。

摩洛哥这样的穆斯林世界,女人大多戴面纱,可是的有这样一位女性,她的名字SalmonBennani萨尔玛. 贝娜妮,美丽端庄,受过高等教育,自尊自强。她三岁丧母,后又离开父亲,与外婆一起生活长大,成就了她独立自主的性格。在摩洛哥这个穆斯林世界,女子的地位是非常的低下的,女人结婚后是不能抛头露面的,且穆斯林的男子是可以多妻的,国王哈桑二世就有两位妻子。萨尔玛不愿向命运低头,她选择用学业来强大自己,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她成为一名信息系统工程师,还敢拒绝当时的王储莫哈默德的追求,因为她不愿意与别的女人共享自己的丈夫,更不愿意被皇宫的深院高墙圈住自己的一生。她的人生必须自己做主!也正因为她的独特,令王子更加爱她,新国王莫哈默德向全国颁布法令:修改宪法,从此在摩洛哥实行一夫一妻制。

“择一人,终一生”,有了你,从此便是幸福满足。难怪国王越长越往横里去,实在是幸福肥啊!

 

不过,有件事我始终想不通,在摩洛哥那样保守严格的穆斯林世界,厕所却又往往是男女合用的。

 说来好笑 那天在菲斯老城里的宅子里吃午餐,我被指引卫生间的方位,进去是一个宽敞的卫生间,进了门就是一排洗手的水龙头,另一边是一个一个隔开的私密的抽水马桶。从私密空间出来,一抬眼看见一个大男人正在我前面洗手,我吓了一跳,难道我走错了厕所,跑到男厕所来了?可那男人看见我一点不意外,点头微笑之后走了。我走到卫生间门口看厕所的标志,有一个男士头同时也有一个女士头,他们很多时候厕所是男女共用的。团里的华府来的那对政客夫妻都大赞男女同厕好。我原先对此很有保留意见的,实际经历下来发现,其实也不像想象的那么糟糕。但就是不明白为何如此保守的阿拉伯世界里,却对男女同厕那么热衷?

在卡萨布兰卡因为塞车,我们在一家基督教堂外停车,大家排队上教堂里的厕所,那也是男女共厕的,旅游团里的老美们也是慢慢习惯了,站在我前面的美国男人就对我说他开始喜欢这种男女共厕了,我也开始觉得没有那么凸凹了,只是不习惯看见厕所里男人用的小便池,总觉得男人的气味太强了,其它倒还好,毕竟,每个坐厕都是隔开来的,还是有个人私密性的。

离别依依

在巴黎机场,大家相互道别,三十几个人一起游玩了这些天,临别有些依依。人生中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那么短短的缘分,这一别,可能此生不再相遇。

 团里三十五位,七位华裔,华裔中五位来自新泽西,两位来自华府。还有两位波多黎各裔和一位俄国裔,其余的都是来自各州的美国人。两位来自华府的华人,都快八十岁了,但身体健朗,健步如飞。上烹饪课时,我们坐在一起就聊上了,老先生老太太来美国五十多年了,当年也是从台湾来美国留学的,老太太与陈若曦还是同学。老夫妇喜欢旅游,南非、印度、土耳其都去过。

 团里的大多数人都是旅行者,世界各地旅游,年纪大的(六十岁以上)占了半数,他们有钱有闲吗。中年如我们大约四分之一,还有年轻人也占四分之一。

 几位年轻人都有很好的职业:华府的律师、华尔街的精英还有芝加哥IT的工程师,但都是时间有限,把工作间歇的假期攒下来,每年出游。

 记得当年我们去英伦和意大利也是二十多岁三十岁的年纪,那会儿团里的老先生老太太总爱问我们是不是新婚旅行,newlyweds,弄的现在人到中年,再出游,先生还是爱玩笑说我们 newlyweds。

 时间如飞,很快我们也会成为团里的老先生老太太,但一样会有旅行的乐趣!

全文完

这个系列从头读:

北非之旅 一...摩洛哥和首府拉巴特 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谢海云的北非之旅系列!

 
捷润的头像
 #

电影我也看了三遍。趣味相同,

 

Louis, I think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a beautiful friendship.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前几天,才看摩洛哥国王和皇后的故事,故事很美很动人,值得钦佩的女性。

看海云写得问,也是很美很动人,美食也可口。

 
海云的头像
 #

谢谢几位评论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

《卡莎布兰卡》也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2017年是这部电影的75岁生日,在收音机里听到一些访谈,本来想写一篇短文, 一懒就忘了。读了你的游记,又让我想起这部经典电影。谢谢分享你的精彩见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