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五只小鸡

标签: 

  春天勾起的回忆 ....     (图片选自网络)

 

  在我读小学二年级的那个初春,父亲由于旧病复发,不得不待在家里养病。有天下午,我放学回来,惊讶地看到炉旁放着一个纸盒,里面传来“唧唧”的叫声。近前一看,是五只毛茸茸的小鸡。父亲告诉我,它们是母亲从学校食堂买来的,是为了给养病中的他增添些乐趣。那时的我还没有接触过这么小的鸡,心里顿时充满了兴趣。

  五只小鸡的模样都差不多,它们出壳没几天,绒毛还是嫩黄嫩黄的。看到光亮,小鸡们都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那镶嵌在细绒毛中的黑眼睛,充满了稚气。仔细观察,它们橘黄色的小嘴巴又尖又细,柔声地叫着,小脑袋两边的绒毛里还藏着小耳朵,小爪子也是细细的,真是太可爱了!父亲说它们是杂交的洋鸡。

  小鸡们的确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快乐,那是我们未曾料到的。当时天气还冷,父亲就做了个较大的方木盒,铺上旧报纸,放在炉旁,小鸡们就生活在木盒里。不久,我们观察到了许多趣事。比如:它们除了玩耍和吃食外,休息时全靠着那面热乎的墙,如果我们把木盒转个个,一会儿功夫它们又会靠到新的热墙上去了,那睡觉的神态实在憨鞠可爱;还有,我们撒小米喂它们,由于铺的报纸上有字,它们会把字也当成米,使劲儿地啄,真逗人乐。

  小鸡们的成长是很快的,几天一变。没几个星期,它们已经褪去了最初的绒毛态,身体长壮长大,小翅膀也出来了,随着腿和爪子变得结实,它们开始大胆活跃起来。学会了往木盒外跳,学会了争抢,不久冠子也若隐若现。天气暖了,父亲给它们加大了木盒,时常放在户外,让它们晒太阳。我们不敢放出它们,怕它们走失。根据它们的特点,我们分别给它们起了名:大白,芦花,鸽子,凤头和老大。

  老大后来是只公鸡,怪不得小时候最勇猛最调皮,吃食时别的鸡都抢不过它。其余的四只都是母鸡,大白的性格最温和,鸽子小巧最机灵。随着它们长大,我越来越喜欢它们,越来越了解每一只鸡的特点,而小鸡们也越来越熟悉我们主人,比如:到了该吃食的时候,它们会焦急地叫着提醒你;有时我把某只鸡抱起来仔细看,它也会好奇地看着我,还轻轻地啄着我手上的痣。

  小鸡们更大了,确切地说,已经进入少年时期,父亲在院子里用砖块和泥给它们砌了一个窝,并用木条在周围栏出一个鸡圈。这下,它们的空间大多了,可以自由自在地活动和玩耍,长得更快了。到了初夏的时候,老大已经玉树临风,开始学打鸣,年轻的母鸡们也亭亭玉立,尤其是那只芦花,特别漂亮。由于是杂交的洋鸡,它们的共同点就是黄嘴黄腿,高头大马。父亲说,再过些日子母鸡们也要下蛋了。

   沐浴着大自然的阳光雨露,鸡们快乐地生活着,给我们家带来了日复一日的生气勃勃景象。终于有一天,大白在经过了焦急地寻找下蛋窝后,产下了第一枚鸡蛋,此后四只母鸡齐齐地进入了产蛋期。我们每天都收获到新鲜的鸡蛋,家里的伙食水平提高了不少。

   为了让鸡们有体力生更多的蛋,我们改善了它们的伙食,除了继续喂它们杂粮外,还时常奖励它们白米吃,我们也学着当地人,缝制了捞蠓虫的长长的网子,有空就到附近的古黄河边捞蠓虫,拿回来给鸡吃,据说这样能够让鸡下出红蛋黄的鸡蛋,营养更丰富。

   下蛋期的母鸡们神气活现,一副居功自傲的样子,特别是那只芦花,头常常抬得高高的,间或眨一眨眼睛,十足一个冰美人。鸡们渐渐变得嘴叼了,只吃白米白面和蠓虫,看见杂粮,只是随便啄两口,又“咕咕”地叫着来要吃的,活像被宠坏的小孩儿,让我们好气又好笑。

   炎热的夏季里,传说附近开始发生鸡瘟,经过打听,我们用大筐把鸡们运到了离家老远的家禽兽医站,为它们打了预防针。鸡们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勤奋地下着蛋。我们用记录本,记录着每天的生蛋情况。那只叫鸽子的母鸡虽然下的蛋不大,却可以连生二十几个蛋才歇息一天。养鸡大大丰富了我们的业余生活。

   这批鸡的命运是各不相同的。最早消失的当然是公鸡老大。因为它霸道,总欺负母鸡,吃得又多,有几次放风时,它竟然去啄邻居家的小小孩儿,所以最先引来杀身之祸。凤头是被黄鼠狼咬死的。那年头我们家周围总有黄鼠狼,防不胜防,一天夜里听见鸡叫,我们跑出去抢救时,只见凤头已被黄鼠狼拖出老远,脖子也被咬断了。大白越长越胖,导致后来竟然不下蛋了,只好杀了吃掉。芦花和鸽子一直被保留到第二年,我们都很喜欢它俩,但它们终究也逃脱不了鸡老珠黄的命运。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温馨的回忆

 
一叶的头像
 #

我家邻居也养鸡,最多时有10只母鸡,前年他家外出度假,我帮他们照料这群母鸡,从此我在院子干活时,母鸡就在附近找食吃,陪着我。只是我们这儿有老鹰和獾,母鸡们就一只一只地被天敌吃了,邻居每年都要添小鸡。

 
漂流的船的头像
 #

养鸡很有趣,你也可以养啊!多谢评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