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圣人与王

                             

                                                                                             圣人与王

 

       人类社会因各方面情况的复杂一直需要灯塔一样的圣人存在,也需要强有力的王存在。

       圣人,就是要世事洞明,自身言行水准为世人景仰,智慧的光芒与品德的纯洁完美融合,从而形成对方向的长期指引,超越种族与地域,打破时空的限制。如此看来,圣人必须宅心仁厚,敏而慎行。善与人相处,又不受人之蛊惑——待人如亲却又进退分明。目光远大而世人难测,却不居功而自傲。遇事皆公心,宁可自让不损他人也。

       世事艰辛,圣人难做。所以,自古圣人虽有,千年不遇。

       王,是人群的实际领导者,胸怀当与圣人相近,但比之圣人应更有行动力,干脆果断而不失大度。应事规范而有威严,小人见之则忐忑,君子见之亦敬畏也。

       无论形势如何,都不缺王的角色,能否到位则由民众评之。

       圣人与王,泽万世与治一世之别也。泽万世者无非文化者,治一世者偏经济也。两者相得益彰理想也,实难融合之。盖文化需情怀,性淡然;经济需手段,性进取也。

       圣人常抒情,常思虑;王者常巡查,常建设……圣人难常有,王者时在却难完备于世。所以,世之混乱迷惑日甚矣。

       世人常自信,以为一切皆可为之,未明察也。纵看横望,何处安宁?如此之因即是无圣为全球之未来而虑,亦无王者力挽全球之狂澜也。古之东西圣人皆各据一方,未能兼容。王者也受限于历史条件,难以顾全也。

        世之发展千般坎坷万分艰难,然人心思顺不可阻挡,势虽缓却指向清晰,不容轻视也。然世心亿数,难以纯之。思顺之心虽众亦难以凝成一股,需假以时日,顺势推之。

        所急切者,一国之兴旺也。冲破藩篱当先而旺,带动之下,世之安稳可待矣。世之未安,何来一地之安哉。

        所盼者,今世之贤也。世众虽多,无圣者难以明势,无王者难以成事。天地同期,人神共望,世之所待也。

        一己之思,或有缺失;一心之情,众可明鉴。

 

 

 

 

                                                         0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十点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