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3 小时 39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1210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50)结伴帆游合恩角群岛

包抄合恩角后,“海友”和“蒲公英”没有马上返回,而是结伴在合恩角群岛帆游了几天,Caleta Martial 在 Isla Herschel 北部,离合恩角只有八海里,那里有优质沙滩,沙质海底极易抛锚,是个极好的锚地,海湾开口朝向东北,对任何带“西”字的风都很避风,有的船在这里扛住了70节的西南风前锋。二月五日傍晚六点半,两条船在海湾里抛了锚,尽管航行了将近14个小时,成功地航过了合恩角,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昂,约翰建议到“蒲公英”上喝酒庆祝。

(“蒲公英”和“海友”在Toro 港)

五个人举杯共饮,感叹绕航合恩角实在是太容易了,两条船都配备了暖气等适合高纬度航行的设备,都有卫星电话能随时下载天气预报,46英尺的“蒲公英”配有110马力的马达,比“海友”的75马力更胜一筹。大家一致同意绕航合恩角本身并不难,难的是大老远的把船开到这儿来,中途经过的艰难水域不是那么容易,如果真的那么简单,为什么来这里帆游的船那么少呢?但付出努力来这儿的回报是有机会享受世界尽头的无限风光。
 
第二天我们打算去沙滩捡木头点篝火,像土著人一样搞真正的烧烤,约翰开着小皮艇上岸侦查, 海湾里有群海豚特别喜欢速度,跟着约翰的小皮艇在湾里撒欢儿赛跑,不时地上蹿下跳。天气预报40节强风傍晚来袭,Caleta Martial 海湾开口太宽阔,涌浪可以涌进锚地,昨晚船一直在摇摆,在强风中船上也许会很不舒服,于是我们决定放弃烧烤活动,趁午后风力减弱的几个小时转移到九海里之外的Puerto Maxwell 锚地。

(Caleta Martial 锚地)

Puerto Maxwell 离合恩角只有十二海里,是群岛最好的锚地,小海湾前几块大礁石像胳膊肘似地把锚地圈了起来,面对起伏的山峰,风景美极了,但锚地里到处是海带,水面没有转摆空间,两条船并排抛锚,各自拴两根岸缆在船艉。威利瓦飑(Williwaws )是从高山吹向海面的“垂直风”,像子弹一样短而强,帆游指南说Maxwell 锚地没有垂直风,指南说错了!垂直风来临时老公刚好在山顶观山景,看到垂直风就像一盆水从天上倾倒下来,砸在水面波纹呈放射状向外发散,我在船上只见“海友”透明塑料门帘被向外掀起,纳闷舱内所有舷窗都关着,门帘为什么会向外掀呢?
 
“蒲公英”的情况则严重多了,垂直风使船跑锚了!船由岸缆牵着向礁石移去,船上三个人正在全力应付,老公赶紧从山上下来,隔岸吩咐我开启马达,万一“海友”也跑了锚我一个人先用马达应付。仿佛还嫌麻烦不够,天开始下雨,老公建议“蒲公英”暂时放弃岸缆,开到安全水域重新抛锚,“蒲公英”换到海湾入口处,抛锚两次才成功,每次启锚时锚链上都挂着一大堆海带,得清理好长时间,老公帮着把两根岸缆从树上解下来盘在岸边,等“蒲公英”得闲了开小皮艇运过去重新拴系,约翰为了保险,又加了一个锚,“海友”借给“蒲公英”一根100米长的缆绳做艏缆(我们一共有六根百米缆绳),一根艏缆两根艉缆三角形固定,就是跑锚也没关系了。尽管“海友”没有跑锚,老公仍然加了两根艏缆,折腾了两个小时两条船总算都安全了。
 
(Puerto Maxwell 锚地)
 
雨停了,一道淡淡的彩虹挂在水面,过了一会儿天空出现金红色的晚霞,整个水面罩在橘红色的光晕里,活像一幅特纳的油画,这幅画面将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对我来说合恩角也有浪漫的一面。在Maxwell待了三天,一会儿下雨一会儿天晴,老天变脸那叫一个快。这个锚地其实很安全,大风连续刮了两天,最高风力四十来节,远处两个岛之间的海峡白浪翻滚,爬上山顶大风吹得人直不起腰来,毕竟是合恩角啊,锚地却非常平静,只有当强风转到某个角度时才有垂直风,有多根岸缆也不怕它。
 
(Maxwell 锚地的晚霞,像不像特纳的油画?)
 
我在“海友”摆了两次饭局,第一次是傍晚喝酒,五个人越聊越高兴,我就留大家吃晚饭了,头天剩下半锅鸡丁蔬菜汤,只够每人一小碗,鸡蛋火腿炒剩饭,甜品是草莓罐头加奶油,虽然简单也还说得过去。第二次我提前一天就打了招呼,主菜做了久违的正宗摩洛哥鸡胸塔吉锅,鸡肉用正宗摩洛哥香料腌了大半天,然后小火慢炖两个小时,尽管舱外狂风怒号,气温只有摄氏六度,但舱内温暖如春,香气弥漫。“蒲公英”带来好多好吃的,苏给大家做了水果冻,约翰专门烤了一个新鲜面包,极受老公欢迎,“蒲公英”几乎每天都做烘焙,披萨、蛋糕、面包、鱼派肉派水果派换着样地烤,老公曾表示羡慕,约翰和苏就记住了,我不吃面,也极少做面食,看来我也得学着烤面包了。饭局大获成功,归功于合恩角,荒僻的天涯海角让一顿普通饭菜变成难忘经历,在世界尽头的锚地,有吃有喝有朋友,有说有笑有故事,帆游人还奢求什么呢?
 
 
第四天风向西南,是打道回府的时候了,离开锚地很是费劲,“海友”四根岸缆加一个锚,“蒲公英”三根岸缆加两个锚,夹缠着茁壮的海带,两个小时才脱身。一路顺风回到比格尔海峡,峡内刮着30节大风,天色已晚,我们便在离威廉姆斯港十海里的锚地 Caleta Margarita 锚了两天,风力减弱才回到威廉姆斯港。
 
(启锚时带上来一大团海带)
 
合恩角之行一共八天,跑这一趟非常值得,除了见识合恩角,帆游世界尽头,“蒲公英”的相伴让此行非常享受,“海友”独往独来惯了,这次和别人结伴帆游感觉相当好,两条船可以互拍照片,串门做客,吃吃喝喝,紧急情况下互相帮助。蒲公英”和“海友”两次相遇(第一次在巴西,我已经在第6篇写过了),事实证明约翰、苏及朋友米歇尔是非常好的小伙伴,约翰非常幽默,故事让他一讲总是令人捧腹,他们喜欢运动,非常活跃,难得有这么合得来又志趣相投的朋友。

最难得的是约翰和苏做事总是先替别人着想,比如在 Maxwell 锚地,“蒲公英”先到的,为了给“海友”留出足够的空间,他们把船开进海带较多的海湾深处抛锚,结果跑锚了。再举个例子,老公无意中说“海友”需要清船底,约翰马上说他也有全套潜水装置,可以跟老公一起干,在Caleta Margarita 通过VHF问我们是否今天清船底,他准备好了而且胜任(ready and able),我的天!室外温度只有摄氏四度,我跟老公说咱们无论如何不能麻烦约翰,最好谁都别下水,老公就说今天太冷,不打算干了。这些小事在我心里份量很重,我希望“海友”跟“蒲公英”的友谊永远继续下去。
 
2018年2月9日于比格尔海峡 Caleta Margarita 锚地。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跟着追梦,天涯海角都游到了。美景、美心情!

 
追梦的头像
 #

心远地自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