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6 小时 4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1034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49)包抄合恩角

 

 

海友原本没有绕行合恩角(Cape Horn)的计划,在威廉姆斯港与蒲公英号重逢,约翰和苏有这个想法,不到一个星期蒲公英号就说服了海友,两条船一起南下去包抄合恩角。确实,威廉姆斯港离合恩角只有七十多海里,海友从挪威北纬62度到智利南纬55度,曲里拐弯地航了一万多海里,都到合恩角家门口了,何不进去看看呢?再说合恩角附近那片群岛有些很有特点的锚地,跟好友结伴帆游应该很有意思。

 

(全帆航行的”蒲公英号”)

 

我们航海不大愿意给自己设目标,比如必须在什么时间内完成什么航线,一来那些挑战、成就、证明自己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二来一旦目标实现了,马上会面临失落和迷茫,航海这么有趣的事,何必让目标把自己约束了呢?帆游的妙处在于自由自在,自由向来不喜欢约束,海友的宗旨是跟着兴趣走,走到哪算到哪。

 

合恩角是智利的领土,绕航合恩角要向智利边警申请一张叫“Zarpe”的批文,上面明确建议航行路线和锚地,每天要通过VHF或卫星电话报告船的位置,Zarpe 除了方便智利边防控制,也有利船家安全,一旦出了问题智利边警知道去哪里营救。申请Zarpe很容易,老公在威廉姆斯港申请当场就拿到了,如果无视规定无照硬闯则有后患,一艘法国船从哈勃顿出发去合恩角,没有Zarpe被边警呼叫,中途被迫掉头回港。

 

 

合恩角和南极大陆之间再没有其它陆地,南大洋之所以暴虐是因为海风在这个纬度无遮拦地奔走,涌浪自由放大,合恩角面前的德雷克海峡是个嗓子眼,寒风在此加压加速,海浪在此变得汹涌,航过合恩角向来被看作航海人的终极挑战,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但再凶很的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当高气压笼罩南美洲尽头,合恩角会消停一段时间,这是过合恩角的最好时机。

 

(合恩角日出)

 

夏天高气压笼罩合恩角上空不很频繁,但我们等到了一个,二月三日暖锋经过,刮西北风,海友蒲公英前后脚离开威廉姆斯港,顺风航行25海里在Navarino东头的Toro港抛了锚,在此静等高气压慢慢移过来,Toro港号称世界最南小村,离合恩角只有55海里。转天烟雨迷蒙,雾气缥缈,整个海湾像一幅水墨画,傍晚天气转晴,红霞满天,海友好像置身于童话世界中,这么有诗意的情景我却没有写诗的灵感,因为心思全在老虎身上了。

 

(世界最南小村Toro港)

 

气压计一直在上升,形势大好,卫星电话下载天气预报,老虎打盹儿的时间段是二月五下午1-7点,从Toro港凌晨出发到合恩角刚好合适。早上四点天刚蒙蒙亮,海友蒲公英就静悄悄的先后离港了,仿佛生怕打破小村的宁静,两个小时后太阳才从海面爬上来。南美最南端一片群岛是合恩角国家公园,群岛中最南端的合恩岛是合恩角的所在,早晨东北风只有10节左右,两条船扬帆加马达驶进国家公园,经Paso BravoCanel Franklin,从Isla Herschel西侧折向南,这时东北风增强到15节,两条船都关掉马达,扬帆航行,这一段完全暴露在南大洋面前,长周期的涌浪差不多三米高,这应该是南大洋最温和的一面了,想象一下40节大风的情形,令人不寒而栗啊。

 

(航过合恩角的时刻)

 

蒲公英率先选择稍避涌浪的 Isla Hall东侧航线,主帆、前帆、小三角帆全部升起,贴着 Isla Hall 岛顺风航行,海友紧随其后,主帆和前帆蝴蝶对开正顺风直奔合恩岛。合恩岛西侧有些形状怪异的大礁石,尖尖的好像锋利的獠牙,涌浪蓄满能量撞向岩石激起白浪,越靠近合恩角风力越弱,我们的时间掐得太好了,老虎正在熟睡呢。海水是墨汁般的黑色,水面上有不少信天翁,不敢相信这就是恶名昭著的合恩角,它不过是个四百米高金字塔状的岩石,但它让数百条船沉没,上万人丧生,从它面前航过,明显地感觉到它恶意的气场,睡梦中的老虎仍然充满威胁。绕过合恩角,岛东侧有个航标灯塔,不远的山坡上是合恩角纪念碑,用望远镜可以看到著名的菱形雕塑,中间镂空的图案是只翱翔的信天翁:

 

我是等在世界尽头的信天翁

是葬身此角被忘却的众魂灵

他们并没有消失于怒海

伴着南极狂风的尖叫

正乘着我的翅膀飞向永生(这是刻在信天翁纪念碑上的一首诗,原文西班牙语,作者 Sara Vial

 

(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航过了合恩角,但不敢冒领合恩角人称号,帆游指南说必须从南纬50度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一侧航到另一侧,这好办,咱从北半球过来,下一步要去智利的Montt港,过两个月就到南纬50度太平洋一侧了。上网一查还不行,国际合恩角人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ape Horners)规定,除了上述条件,要不间断扬帆航行三千海里,不许用马达!这也太严格了吧?帆游人就是要走走停停的啊。这好比打虎爱好者成立了个景阳冈协会,那些躲在树林里左看右看,趁老虎打盹儿时地一下窜过岗的不能入会,要按正常行程大摇大摆地过岗,遇上老虎就打死它,老虎不在家算你走运,那些把老虎打死了的,用刀枪棍棒冷箭火器的也不算数,必须要用铁拳,还要求事先喝下三碗不过岗的烈酒……尽管入会无望,但真心仰望景阳冈协会里的武松们,我知道武松打虎有多难,他们个个都是英雄。

 

 

(结伴航行)

 

201828日于合恩角群岛 Puerto Maxwell 锚地。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看着过瘾。不行。得喝三碗去了Cool

 
追梦的头像
 #

找到老虎了没有?Cool

 
司马冰的头像
 #

这景阳冈协会的比喻太形象了,追梦太有才了。

 
追梦的头像
 #

哈哈哈

 
追梦的头像
 #

老公正在看法文版的《水浒传》,就想到了这个比喻Cool

 
周小哭的头像
 #

终于追到了一篇新发文:)有时间会慢慢补看。心随着你的文章也自由翱翔起来了。

 
追梦的头像
 #

一起翱翔……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