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大跃进现象略谈

                   


                                                        大跃进现象略谈  


   

      很多人对大跃进有深刻的印象,主要感觉是浮夸的厉害,不切实际的龙卷风式工作态势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在说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时大部分人倾向归结于当家人的错误追求,在我看来却不尽然。

       在我们漫长的历史中是否有过这种现象呢?实际也是多次出现的,一些不顾当时情况的理想化变革都类似大跃进……其他国家类似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实际来讲,这种现象的出现也是正常的,本质上看这就是急功近利的表现,是急于求成的结果。这既不能归罪于某一人,社会之风气是一人之功所能形成也?当然也不能归罪于大家,群众总是无辜的,怪天怪地不能怪群众……我们的目的是团结大家一起向前走,责备大家毫无意义。

       历史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大跃进要不得,但也不可能完全地杜绝……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具体分析,要时刻保持清醒,不能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着了道而不知。

       我们知道,在窘迫的情况下人的心理一般都是急切地希望得到改变,但往往事与愿违,这也是很多人的追求并不是很成功的原因之一……一急切就会不太理性,一不理性就会昏招迭出,昏招既出如何成功?即使偶有所成也难有全面之结果。

      过去的情况是被动之下难免慌张,慌张中出了不少错……我们体会到了错的代价,却没有看到错的原因,更没有能看清产生错的历史形势——现在还有很多人在抱怨,抱怨自己所遭受的各种之痛苦,祥林嫂般的絮叨,到底不仅于事无补,还耽误了自己的更进一步。

       都说人生是艰难的,难在哪里呢?物质的艰难还是可以缓解的,内心的艰难才是真正的根源。我们要放弃对于苦难的眷念,还要从苦难中汲取经验教训向着幸福出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

       群体的复杂是成熟些的人都清楚的,为什么很多好的想法得不到很好的落实?很大程度上就是已有利益群体的抵制、盲目群体的胡乱跟风造成的……前行一直是困难的,原因就在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心向前,所以个人是容易取得成就的,也是容易另辟蹊径的,群体就太难了,群体数量越大情况越复杂步伐越凌乱。

        大跃进这个龙卷风在一定程度上能破解群体的这种无序与混乱,所以,大跃进也不是完全的毫无积极性——也正因为如此,大跃进才会长期残喘而不绝。

       有相当人生经验的人会懂得,人之艰难莫过于低谷里的徘徊与煎熬,很多人就是因为实在经不住寂寞的煎熬才放弃的,放弃了自己的曾经的理想与热情,选择了逃离与冷漠……这实在令人感慨不已,没办法,如果你就无法坚持下来,谁又能说你什么呢?虽然,你的放弃可能反而在表面给你带来了轻松与短暂的欢乐,可你的心其实已经枯萎了,你自己是明白的,只不过装作不知道罢了……真的脊梁就是要站在冰冷的水流里煎熬着,用自己颤抖的身躯支撑着单薄的桥梁让大伙能到达彼岸——大跃进的风暴又算得了什么呢?要算也只能算是寒风中的一次大秧歌,一次自我激励的喧嚣罢了。

       当然,我是不喜欢大跃进的,这是一种冒进,也是一种幼稚。但现实就是这样无理,是我们的情绪所难以左右的,尽管我们一直在尝试掌控……很难,不过,我发现人类也很倔强。

 

                   

 

                                                                  0一八年二月六日十一点五十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人类社会都是在犯错误中前进的,反思是为了不再犯,但是却难免再犯,如今不也一直杜绝不了浮夸吗。造假的事全世界都存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以人类社会的复杂想绝对地禁止一些状况的发生是很难的,但我们要尽力去抑制那些已经被验证为不良的现象发生。我们也不能因为大家都在做,我们也就放任了,我们的目的是更好。

 
关令尹的头像
 #

呵呵,“当家人”的追求果真是“错误”的吗?

上世纪50年代中叶,国民经济初步复苏,地区差贫富差日益明显。在灭尽敌对异党之后,“人民内部矛盾”升格为国内“主要矛盾”,民心思变,“反”意日增。

作为中国革命的老司机,“当家人”深知,要成功发起一场革命,最需要的是两样东西:粮食和钢铁。为防微杜渐,“当家人”想出两大对策:其一,农业生产放卫星,鼓励地方高报粮食产量,产量报得越高,上交中央的公粮也就越多,令心怀不轨者无粮可蓄,无法发起第二次“秋收起义”;其二,全民大炼钢铁,其实质是大量收缴地方存铁,使潜在的反贼缺乏武器素材,难以结成叛军。此二策皆深得秦始帝之真传,农业放卫星犹如聚全国富商于咸阳,大炼钢铁犹如铸十二金人。

呜呼!诚如某“副统帅”所言,“当家人”真乃“现代之秦始皇”也!“英明神武”如是,岂容有“错误”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看历史与欣赏文艺是一样的,观者自身的视角决定了所看到的内容。如果仅仅从政权的维稳角度看待那段历史而忽略发展社会提高生产力的努力可能也是不够全面的,今天我们能够公开谈论这些其实也是社会发展的结果,以史为鉴就是要看的透彻才有好效果。

 
关令尹的头像
 #

是的。历史并不是铁板一块,一个历史事件的出现往往是多种动机协同作用的结果,大跃进就是如此。我只是强调了政治和军事方面,以作为对LZ文章的补充。

或许这么讲更全面一些:大跃进由中央政府发起,其根本目的是为了“维稳”,而这一运动之所以能够贯彻到地方,则是利用了各地民众好大喜功的心理。此外,该运动也明显侵犯了地方官僚和技术专家的利益,而他们之所以不敢提出异议,大多是出于对“反右”运动的畏惧。上层的“维稳”阴谋,中层的苟且和不作为,下层的好大喜功和过度作为,三者协同作用,方才导致了大跃进,缺一不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如若在此全面的基础上再作正面的分析与总结,就基本是本文的意思了。

 
关令尹的头像
 #

大跃进的恶果毋庸讳言:农业产量骤降,税率暴增,三年“自然灾害”,饿殍数以千万计。饥民虽欲暴动,地方虽欲起事,然怎奈手头缺乏铁器,始终难成气候,其唯有等死一途耳。虽可说是自作孽,但个中百般凄楚,千般悔恨,万般惨绝,又岂可胜道哉?

如若定要作出某种“正面的分析与总结”,本人才浅,也只想得到“太祖圣明,维稳有方”八个大字而已。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说的正面含义是指从现象里寻找出根源以为今后改进,而不仅仅讨论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对于大跃进,本文已经很明确指出其利害,,没有什么含糊的地方。扩大一点范围来讲,政权之稳定与民众生活是一体的,这是无须多说的,何况那个时期诸多因素混杂……如要一一讲清当另作专文,或可作学术专论,我是没这个兴趣了——我只是找一些要点思考一下,希望能为今后的社会有一些切实的作用,当然这也是我个人的一点愿望而已,是否真的起作用或有无能起推动作用的可能,我是不考虑的。谢谢你关注并一起探讨这类如今没什么市场的话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