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自然有思 ——山泉水采访印象录之二


自然有思

——山泉水采访印象录之二(欧洲时报)

 

山泉水在诗歌创作中非常注意将个人情感的抒发升华到理性的思辨,并且借助自己从小喜爱的自然意象含蓄地表达出来。因此,她的诗富有中国传统山水诗“诗中有画”的禅意。这种理性思维约束和丰富情绪流动的创作思路,在山泉水的人生和创作经历中,有着相当明显的来源。

1977 年重新恢复应届毕业生考大学的政策时,山泉水是还没有毕业的78 级学生。尽管山泉水被选拔提前一年考文科,但是由于父亲的强烈反对,放弃了这个“科班出身”学习和接触文学的机会。之后山泉水成为了一名卓有成就的青年工程师,直到1990 年出国之后,也仍然从事工程方面的工作。虽然从事工程师工作不是完全出自本心,但是这些经历仍然内化成了她自身气质的一部分,2010 年之后的创作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关于几十年来的工作经历,特别是2010 年以来一面工作一面写诗的“跨界”经历,山泉水有这样的体会:

理工思维是不能有任何人为修饰的,特别是作为设计工程师。所以我的诗歌创作会受到理性思维的一定影响,想象力受到限制。但是作为质量工程师,几乎要用福尔摩斯探案的思路去找问题所在,又会激发自身的想象力。所以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总是联系的很紧。你说的跨界的智力交替,每天我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也是我需要借助自然景观把两种思维状态联系起来后,才能创作诗歌。我不知别人怎么创作,我会用感性思维写诗歌,用理性思维表述内容。我感觉我很适应这样的自然状态。就像我的左脑右脑测试50% 50% 一样。我不太容易接受在工作繁忙时创作诗歌。那样的诗歌除了发泄大概没有什么价值,思想没有沉淀而出来的诗歌是没有价值的,这是我的想法,不一定适合别人。

“用感性思维写诗歌,用理性思维表述内容”好像是一种既平衡而细看又有些矛盾的说法,诗歌也是“表述内容”,似乎也不能离开理性思维。诗歌的表述又常常是抒情的,必然要有诗人情感自然的流动才能产生感人的好诗。不过结合山泉水在自己工作中的体会来看,却又变的合情合理了,一个有才华的工程师也必须有相当的想象力,只不过相对于“天马行空”,这种想象力是在一定规律的引导之下的,它需要严谨的思辨和逻辑作为支撑,却也并不排斥灵光一现。实际上,山泉水的诗歌创作当中的感性思维和想象力,也很大程度上贴合这种情况。山泉水说诗歌需要思想的沉淀,实际上这种沉淀,就等于给了原来“野蛮生长”的感性思维以理性约束的时间。最终,就形成了山泉水诗歌气质偏向成熟稳重,有“山水诗”里的古典文人气的特点。

山泉水在回顾自己的“代际”时,也认为自己对于长了自己一代的“知青一代”有更多的同情式的理解。从某种程度上讲,山泉水应该算是一个有些“少年老成”的诗人了:

要说更接近哪代人,我的思想应该离知青一代比较近,我从5 岁开始就目睹知青串联的场景。我随父母住在学校,亲眼看见邻居老师们是怎样受到磨难和批斗的,我家也被抄家,夜深时常有子弹在学校里飞。到了农村,又目睹知青是如何艰苦的。这些经历让我更能理解50 后这一代人。

这种“早熟”,也决定了山泉水诗歌创作的学习对象,常常更倾向于风格稳重平衡的作品,甚至是直接取法于古典近体诗歌:

我写抒情诗歌,感情不是那么伤悲,但又有一定感悟和升华。因为我不愿意让儿女情长变成不能自拔的情感。这是主观决定的理性部分。如果诗歌仅仅是靠景物来抒情,不免忽视了诗歌的另一个重要功能,那就是诗歌的灵魂—思想性和哲理性。而我更看重这一点。

山泉水的诗歌创作,借助自然意象追求带有理性色彩的升华。这不仅让无情的山水有情,也让无识的自然有思。

 

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考门斯基大学

东亚研究部 孙汉田

 

(完)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生的思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