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自然有情 ——山泉水采访印象录之一


自然有情

——山泉水采访印象录之一(欧洲诗报)

 

山泉水老师是凤凰诗社欧洲总社创始人之一,她的诗歌风格鲜明,不论是格律诗还是现代诗,诗句往往寄情于山水,取哲思于自然,风格上有古典山水诗的风云,又蕴含着颇具个性的情思。笔者与山泉水讨论她的诗歌创作,也围绕着这个最鲜明的特点展开。

谈到这种创作风格的形成,山泉水是这样回顾自己的创作经历的:

我的笔名就是与我童年随父母下放农村四年的经历有关。我家的房子面对一条小河,背靠一座大山。高山流水是我印象最深的大自然景观。所以取了网名山泉水,一个非常中性的名字。创作诗歌用的最多的自然景观也是山水。山泉水的童年经历使她在一种别样的状态下亲密的接触了自然,这使得自然风光变成了山区水特别熟悉和喜爱的意象资源。

不过,如果我们简单地认为对某些意象比较有感情就是诗人创作风格形成的唯一原因,那就是过于简单化地看问题了。关于为什么自然的意象在多年之后(2010 年身在海外的山泉水才重新开始创作)仍然能成为自己诗歌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山泉水有这样的分析:

我个人诗歌创作的形式主要来源于对大自然的观察,从中获取灵感。这种写作方式应该与喜欢游山玩水的爱好有关。我喜欢写散文和游记,记载自己从第一感官中所得到的体会。第二个原因是,有些感受是由内心深处映射出来的。直叙的话,不太容易描绘,所以我尽量借用自然景观来表达。特别不太习惯把内心活动直接表达,所以借景抒怀。希望给读者带来一定的想象力。

 “游山玩水”亲近自然的爱好,来源于童年经历的培养。而写作风格的选择,背后则很明显有作者更成熟理性的考量。“借景抒怀”是山泉水在诗歌中表达自我的方式,“内心深处映射出来的”微妙感觉,不能被直接写出,而是借助对意象的书写表达了出来。山泉水的特点又不止于此,她的意象专注于自然,这让读者联想到古典的山水诗(特别是山泉水还创作了大量格律诗),同时也让读者联想到中国古典哲学里“因指见月”、“得意忘言”的思辨。这种禅宗味道融合在山水诗风里,让山泉水的创作,不论是格律诗或是现代诗,都有一种中国传统“诗中有画”的美学趣味,也饱含着带有禅思的诗情。在她的创作中,景带上了情,情也借助于景出现。这样表达的一大优点,就是把诗人的抒情与读者的接受拉开了距离,在意象上“隔了一层”,从而让作者想要表达的情思具有了更多的广度和深度。“情”不是单纯的情绪涌动,而是被思想所节制,所丰富了。这种效果,恰恰是山泉水所主动追求的:

我知道这种距离感让读者不容易理解诗人到底要说什么。像“四月迷思”这首诗,就是这种距离感的体现。“说一声对不起,就把过去驱散” --乍一看,不知在说什么。仔细想想,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沮丧或伤心的事,是在对不起的余音下收场,就像刮了一场飓风一样, 留下的残迹就已经面目全非。伤害哪能这么轻松地收场呢?人性中能够原谅别人的成份真的很少,所以才有各种宗教开导,自勉,心理辅导等。这首诗不仅仅适用个人情感,也可适用于失败的婚姻,失和的友谊等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能预测后果,而你应该怎么预防恶化和面对结果呢?这是这首诗歌带给人的思考。我不会给一个答案,但是会引起读者的思考。我不是一个大声呼吁,让读者都为你的诗歌喝彩的诗人。我是一个理性的,用自己的眼睛和思想写诗歌的人。不求别人是否能理解。因为我把诗歌作为思考和探索的一种感性表述的形式。

不难看出,山泉水在诗歌创作当中,把理性的思考和哲学的思辨放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以此让自己的诗歌有了思想上的深广。这种倾向,即源于她作为工程师的职业背景,也有她在诗歌创作中不断探索的成果。

 

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考门斯基大学

东亚研究部 孙汉田

 

(待续)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自然有情,情意绵绵。

 
山泉水的头像
 #

谢谢一弘来访!存放记录,感恩生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