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当时间已经流逝

 

 

当时间已经流逝

翻译/山泉水

from Time Elapsed by Jenny Luo(山泉水)

 

在沙发床上短时间午睡后,莎拉感觉好多了。她坐起来,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本书,抽出一枚彩色珐琅的书签,她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约十分钟后, iPad屏幕上弹跳出一条消息。她瞥了一眼。

“感恩节愉快!莎拉。”

莎拉无法相信她看到的名字。她睁大眼睛,屏住呼吸。尼克,噢,我的天啊,尼克!原来是尼克·霍夫曼发来的。是他!她跳起来,兴奋地几乎大叫起来。莎拉赶紧发了一条信息回去,然后专心地看着屏幕。尼克终于出现在脸书的短信中,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无聊的感恩节假里,莎拉真是意外惊喜。

尼克和莎拉是欧文高中的好朋友。尼克是学校较最活跃的学生之一,是鼓乐队的首席萨克斯手,也是学校科学奥数俱乐部主席。萨拉和尼克同在一个俱乐部,莎拉一直暗恋着尼克。萨拉曾写过一首诗送给他,微妙地表达了她的爱意。尼克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但一如既往地做她的好朋友。此刻,莎拉正专心地看着屏幕,期待短信回应。十分钟后,二十分钟后,尼克依然没有回话。莎拉感到非常失望。她记得马丁·路德·金的一句名言:没有深厚的爱情,就不会有太深切的失望。莎拉问自己,难道对尼克心里还依然存有一点没有被熄灭的爱火呢?

莎拉现在住的房子是三年前从她的祖父那里继承下来的。她是个孤儿,是爷爷把她带大的。一年前离婚后,莎拉独自住在这个安静的房子里。此刻,莎拉走进餐厅,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她想试着继续看书,让自己冷静下来。《红百合》是由法国著名作家阿纳托尔·弗兰斯(Anatole France)写的一本长篇小说,她非常喜欢小说里的女主角。莎拉一翻开书,书签就滑落在保养良好的釉面硬木地板上。她找不到她刚才读的页面,心里烦躁地呆坐在那里。

餐厅墙上的一幅画是莎拉最喜欢的梦幻水彩画之一。画中淡雅又不失妖媚的女人坐在桌子旁,桌上的华丽花瓶里插着一根根长茎的白花。莎拉盯着画中女人的眼睛,真的很想猜透这个静若秋湖般女人的心思。荷兰玫瑰色的花朵衬托了女人宁静的脸庞。莎拉有一种幻觉,这位美丽的女人也正在回望着她,视乎窥视了她的秘密。莎拉苦笑了一下,继续读手上这本书《红百合》,强迫自己安静下来

大约四十分钟后,iPad再次推送一条消息,其推送的声音如此清晰,悦耳。莎拉放下书,连走带跑地穿过餐厅,迅速从沙发上拿起iPad

果真是尼克的消息。“莎拉,对不起!我刚去接了一个电话,我的医生打来的。你还在线上吗?”

莎拉立即回话:“是的,我在。”

莎拉回完话后,便放松地坐好,想象着一束阳光的就要沐浴着这所空空的大房子。

“自从我离开欧文高中,我就没有再见过你。你一直都好吗?”

说什么呀!失踪六年了!到底因为什么原因,你不再出现,而且消失得无影无踪!为什么你对我的示爱小诗没有任何回应就这样溜走了。莎拉忽然意识到他们之间已经有距离了。这不仅是空间距离,这是一棵高大的杨树和一只菊花叶上的小瓢虫之间的垂直距离。

莎拉深吸了一口气,吞咽了几次,试图让跳动的心脏安静下来。她平淡地回应说,高中毕业后生活正常,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了电子工程,然后找到了一份工作。

尼克告诉她,自从离开高中后,他一直在得克萨斯州。他计划近日飞来加州。

“你打算到洛杉矶来吗?”

她又惊又喜,兴奋起来。

尼克回话:“是的,这个星期天。我将参加洛杉矶会议中心举办的展览会,停留两天时间。”

对于尼克,莎拉确实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又不知道从何开始聊。尼克似乎还没准备好继续聊下去,他说:“对不起,我现在有一个预约,必须走了”。

他突兀地转换话题,莎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有一种感觉,尼克在这六年的时间里应该有了很大的改变。那一刻,深深的悲伤不由分说地涌上心头,何谈愉悦!这时,她只听到老鹰从庭院外面的树上大声叫了起来。这烦人的声音,让心情低落的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尼克停了一下: “你想星期天和我一起吃晚餐吗?到时我们会有充足的时间交谈。“

“可以呀,为什么不呢?”

“说定了。星期天上午10点在大象酒店那里和你见面。我期待和你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

“好的,到时见!”

莎拉轻轻地叹了口气,回到了餐厅。墙上画框里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几乎被白色的墙掩盖了一样,模糊地像阴影一般。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莎拉的思绪一片混乱。高中的记忆慢慢浮现在她的脑海。


高三初期,萨拉对尼克印象深刻,决定加入尼克参加的科学奥数俱乐部。莎拉尽可能地找机会和他聊天,并参加了同一个项目组。

“喂,尼克!

一大清早,尼克刚踏进校园,莎拉直奔了他去。

“嗨,莎拉!”

尼克笑了笑,向她挥手。他看起来有点昏昏欲睡,蓬头垢面。他穿着一件带有科学奥数俱乐部黄色标志的T恤。

“你下一节课是什么?”  他对莎拉微笑。萨拉走近他时,他显得有点害羞。莎拉觉得尼克还是很享受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光。

“世界文学。”  莎拉回答,给了他一个糖果。他们随便聊了些开心的事,直到铃声响起才分头到各自的教室去了。

莎拉每天早上都喜欢找他说话。她知道尼克什么时候会在校园里出现,又从什么位置他会穿过停车场。在这所评分十级的高中里,每个高三学生都在忙于繁重的功课和活动。

 

莎拉回忆着他们在一起的甜美时光,斜靠在沙发上,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可就是第二天清晨,一直到铃声响完,莎拉也没有看到尼克。她不确定尼克为什么没来。这是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候,十二月初,是期末考试复习周。

当被告知尼克要搬到外州去了,她感到很惊讶。不,不可能!她几乎喊起来了。基于尼克父母的意思,学校没有公布任何关于他的信息。莎拉试图通过脸书或任何可能的社交网络联系他,始终没有回应。尼克的离开变得神秘起来。萨拉不明白他家为什么要搬到外州。

为什么尼克在聊天时没有解释也没有提及在高中时的开心时光呢?我们的对话有什么问题吗?莎拉双臂抱头蜷缩在沙发上。

当飞机着陆在这个尼克生活了17年的加利福尼亚州最富有的城市,他开始激动起来。他为一直没有联系尔湾高中的任何同学和朋友感到内疚。尼克提前半个小时就到达了大象酒吧餐厅。他从机场租了一辆小娇车,直接开到这里。尼克把车停好后,就坐在餐馆门前的长椅上。他看了看周围,希望看到莎拉就在停车场里慢慢移动的一辆车里。

星期天早上,阳光透过窗户把树影投入卧室的墙上。莎拉今天心情不错。她穿着浅蓝色的衬衫,把头发吹的漂漂亮亮,仔细地画了眉毛。她还是那么精神,离婚后的她依然美丽。

大象吧餐馆在离尔湾高中不远的一个十字路口。萨拉在大象吧餐馆的停车场停好车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餐馆门前的尼克。尼克穿了件白衬衫,宽松的黑色牛仔裤。他的休闲打扮有点像中年男人,比在中学时成熟了不少。萨拉直接走向他,挥手和他打招呼。尼克笑着看着她,礼貌性地给了她一个拥抱。他的蓝色眼睛炯炯有神,就像一个小男孩,把幸福感从眼睛里全倒了出来。他们一边互相称赞对方,一边走到餐厅的前台。

餐厅的光线不是太黑。坐下后,尼克从萨拉紧锁的眉毛里就猜到莎拉想要说什么。果然,莎拉直接就问了。

“尼克,一直以来困扰我很久。这些年你在哪儿?”

“莎拉,有一件事情发生了,超出你的想象范围。让我以一种可信的,可以被理解的方式向你解释吧!”

他的蓝色眼睛此刻显得黯淡无光。莎拉注意到了这个微妙的变化。

“那天,我在去学校的路上发生了严重的车祸。我被转到了医院急诊室,进行了大脑手术。“

“什么?” 沙拉简直不能相信,这位在她面前的英俊聪明的年轻人经历过这样的不幸!萨拉焦急地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手术后,我成了植物人,长达一个月之久。”

莎拉感到震惊,仍然不敢相信。“怎么这么多年都满着这件事呢?”

“当我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没人期待我还能活下来。卡车几乎夺去了我的生命。我的爸爸妈妈既忧郁又沮丧。他们无法面对任何同情的眼光,并决定独自面对未来的生活。他们要求学校不要向我的同学和老师公开。  尼克试图长话短说。

“几乎一个月后,我醒了,不认识任何人了,包括我的父母。医生说创伤性遗忘是手术的副作用。当时我父亲工作了20年的公司正在搬迁到德克萨斯州。为了保全工作,我家人决定随公司一起搬到德州。“

“我很难过,你经历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困难时光!我是后来才得知你的家庭已经离开了加州。你知道我有多难过,没有人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辞而别。“莎拉尽量不想责怪他,只是假装对这位好友的关心。

“我的意思是,我当时真的很不高兴,”她放低了声音。

尼克把双臂放在胸前,把手肘放在桌子上,他盯着萨拉的眼睛。莎拉的头发还是那么光滑。谈话时,娟秀的眉毛像两个问号一样上下移动。尼克突然想起这张熟悉的脸庞,但他仍然感到模糊。他不能确定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是否就是他在高中时曾经喜欢的那个女孩。在过去的这些年里,记忆一会儿呈现,一会儿消失。就像流入小溪的水,撞上岩石,然后改变了方向,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他继续说:“莎拉,这六年来我一直在为失忆而苦苦挣扎,什么也做不了,直到四年前,我在一本旧物理书中发现这首署名为“莎拉”的诗。”

“我花了数年的时间去回想高中时发生的事情。我很矛盾,我是否应该去学校寻找那个叫莎拉的女孩。我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一切,就像一个孤独的狼害怕世界。所以我决定暂时把我能记得的东西先写下来。”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我站在舞台上领取南加州奥林匹克科学竞赛的奖牌。一个女孩站在我身边,对我微笑。我很快地找到了高二的年鉴册。在里面找到了你的照片,我相信这就是你。莎拉,我记得我们一起准备课题,并且参加比赛,共度了美好的时光。”

萨拉使劲点头。她很高兴尼克还能回忆她曾经给他写的诗。

尼克继续说:“在这首诗的背面,我也给你写了一首诗。你看。“ 

尼克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她。看完这首诗后,莎拉显得有些尴尬,说不出话来。她盯着他的脸。她不敢相信那个死里逃生的年轻人有这样的勇气透露过去的秘密。莎拉当然也非常高兴。

尼克说:“我想我也喜欢你。我的诗显露了我的心。“

莎拉低下头,一次又一次地搓着餐巾角。她的脸颊变成了粉红色。

尼克停了一会儿后继续说:“莎拉,我很抱歉,上帝安排我这样离开。我记得我喜欢你。“他重复地说了一遍,似乎这样的重复将有助于他的记忆。

“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我想,我很害羞,并且学习很忙,你知道。”

尼克试图安慰她,他伸出一只手放在萨拉的手上。莎拉心慌,紧张地把手伸出手掌。

她曾经梦想过,有一天尼克给她一个爱的拥抱,绝不是像今天这样。今天她还没准备好。该发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莎拉不能摆脱她这样的想法。

尼克喝光了又一杯酒,并擦了擦嘴。“我可以给你读一下我写给你的诗么?”尼克勇敢地问道。莎拉抬起头,向尼克点了点头。

 

河岸边有一朵小雏菊

大自然的荣耀与我的青睐相吻合

它为我的灵魂创造了一个梦想

将爱的影子深深地嵌入我的心中。。。

 

莎拉深深地被感动,泪水充满她的眼眶。她盯着尼克的眼睛,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莎拉迅速地用指尖擦干,希望周围没有人看到她的表情。

尼克打破了沉默。“这几年你过得怎样呢?”

莎拉坐直了,抬起眼皮,用柔和的声音说:“一年前我离婚了。结婚是我这一生做的一件最愚蠢的事情。“

尼克安慰她:“希望这一切都过去了!” 他觉得莎拉情绪不好。于是他改变了话题。

“我来到加州不仅仅是为了参加贸易展。我有意来这里重温我的过去,希望能够恢复一些缺失的记忆。我现在是时候写过去的故事了。我的余生将与过去紧紧相连。莎拉。”

莎拉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我终于可以面对自己,面对过去。”

“你已经从你生命中最艰难的时期中恢复过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莎拉鼓励他。

午餐后,他们离开了餐厅,直接走到附近的尔弯高中,一边步行,一边回忆高中的欢乐生活,仿佛两颗心又重新重叠在一起。

时间过的很快,现在是尼克该离开的时候了。莎拉紧紧地拥抱着他,和他告别,心里很开心。人生唯一的幸福就是爱和被爱。”  这是17世纪法国小说家乔治·桑德的名言。莎拉此时正有同样的感觉。

尼克离开萨拉后直接回了机场。感到一丝羞愧,因为他告诉萨拉说他是一个销售人员。他用空壳身体伪装成正常的红尘之人。尼克知道他应该说实话,但在莎拉面前他不想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尼克的医生告诉他,他的生命最多可以延续三个月。大脑里的血管瘤越来越大,随时都会有危险的。在完成了他生命中最后一件重要的事情之后,他释放了许多。

 

六个月后,莎拉收到了尼克的一本书。她仔细打开书包裹。书名是:当时间已经流逝 by 尼克·霍夫曼尼克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他的小说?莎拉打开一封署名霍夫曼女士的信封。她惊讶不已,简直不敢相信。她两手颤抖着翻开书的封面,一行字脱颖而出:

 

亲爱的莎拉,

我很开心,你是我高中生活的一部分。你是我短暂的生命中唯一的一位与我心相欢的女孩。如果时间可以倒退,我会爱上你并可能与你结为连理。但是,事与愿违。当你收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在天堂了。在这里我祝福你,祝你拥有美好的人生。

---尼克·霍夫曼

 

莎拉的脸上流下一行泪水。在爱情可以绽放之前,两个年轻学生之间的微妙爱情因事故而停止,以爱与被爱的记忆而结束。

莎拉一整夜都在读尼克的书。尼克描绘的高中生活细节非常详细。当读到,“莎拉是我所爱的唯一女孩,我很遗憾我没有说出口” 时,莎拉的心已经融化在天边的那一朵云里。

时间流逝,爱的渴望是多么奢侈。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记忆已然美好。

 
山泉水的头像
 #

谢谢一弘阅读草稿。这篇是基于我写的英文小说,所以匆匆翻成中文了。留下一堆语言瑕疵。现在已经改好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感动,爱是永恒的,即使天人两隔,但是爱永存。

 
山泉水的头像
 #

爱是永恒的,也留下了很多遗憾!

 
山泉水的头像
 #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