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张废支票(获奖作品)

       

      静怡明天要去上大学了。 她正急急忙忙地收拾着东西,突然想到可能要带上一直用不上的社安卡,于是就在父母卧室里的抽屉里一阵乱翻。当她翻到第三个抽屉的时候,在一个盒子里看到了一张发黄的支票,上面有一个大大的“作废”字样。她觉得奇怪,又仔细看了看,这是一张二十年前的支票,是爸爸陈浩东写给一个叫丹尼斯的人的,两千六百美金。

      “丹尼斯”,这个名字好熟悉,她一时想不起来。可是爸爸为什么要保留一张作废的支票呢? 她正觉得奇怪,就听到楼下门响了一声,她忙叫了一声:“爸爸,你知道我的社安卡在哪里吗?”一阵上楼的脚步声过后,陈浩东进了房间,看到女儿手里还拿着那张旧支票,就笑着说道:“为什么乱翻我的抽屉?”

      “人家找东西嘛。”静怡撒娇地说,虽然明天要上大学了,可是在爸爸面前,她永远是个娇娇女。

      “爸爸,这张支票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一直保留这么多年呢? 这里面一定有故事吧?”静怡对有故事的事情非常敏感。

      “嗯,故事?这张支票还真的是有故事。”陈浩东答道。

      “我知道有故事,讲给我听听嘛,我喜欢听故事。”静怡央求着。

      陈浩东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他很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春天的早上,市政府办公楼门前的大片绿草地上,几只松鼠在奔跑跳跃,成群的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人行道上行人不多,有几个人在跑步。停车场里已经有了一些车辆。这是陈浩东第一次来到美国中部的这个小城的市政府大楼。

      陈浩东把车停在停车场,就和好朋友李金生一起走向法庭所在的大楼。经过了安检,按照窗口的女职员的指示,他们向3号法庭走去,这是今天他要打官司的地方。陈浩东原来的房主丹尼斯把他告上了这个小额赔偿法庭(这个法庭只受理赔偿金额在3000美金以下的案件),虽然是第一次上法庭,陈浩东并不觉得害怕,他觉得自己完全有把握赢这场官司。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那时候陈浩东来到这个州立大学读研究生,一开始是和师兄一起合租了一个两居室的公寓。这里的房租并不贵,每个月900美金。师兄住的大间,每个月出500美金,陈浩东每个月只需要出400就够了,比住学校宿舍划算。

      后来师兄毕业了,找到工作搬走了。正好陈浩东的女朋友京京也申请到了这个学校。因为这里离学校近,两个人就决定自己租下了这个公寓,租期一年。签约那天,陈浩东把900美金定金给了丹尼斯,也没仔细看那十几张纸的租约,拿起笔直接就签了字。屋主丹尼斯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还是个残疾军人,只有一只左手。丹尼斯很温和地对他说:“儿子,你应该仔细看看合同。一旦签了字就有了法律效应,不能违反的啊。”

      陈浩东说:“不用了,那么多张纸,看到什么时候去了。”心里对丹尼斯叫他儿子有些反感。

      丹尼斯笑了笑,用左手签了字。

      前几个月,一切都很好。陈浩东每个月按时交房租,遇到房子有问题的时候,比如厕所堵了,窗户漏雨了一类的事情,一个电话,丹尼斯就派人来修理,绝不拖延。想不到的是,几个月后,隔壁搬来了一对黑人夫妇,看起来也是大学生。可是这两个人平时常常吵架,把东西摔得震天响,到了周末却又吆五喝六地聚会,又跳又唱地闹到深夜,吵得陈浩东他们完全没法睡。刚开始,陈浩东自己去敲门提醒他们,他们也很快压低了声音,可是第二次又是老样子。去敲了几次门以后,陈浩东只好给丹尼斯打电话。丹尼斯好像是和他们谈过了,他们俩也安静了一阵子。

      一天晚上,那两个人又吵得特别厉害,到了半夜还在吵。京京一点儿也睡不着,看着陈浩东直叹气:“怎么办?”

      陈浩东刚想再去敲门,京京一把拉住他说:“别去呀,说不定他们正在气头上,一起把你打了呢。”京京胆子比较小,很怕陈浩东惹出点什么事情来。

      陈浩东拿起电话想报警,京京说:“万一他们知道了是我们报的警,会不会报复我们呀?”陈浩东愣了愣神,放下了电话。

      天快亮的时候,两个人好不容易睡着了一会儿,忽然听见隔壁一声惨叫,紧接着走道上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陈浩东慌忙站到门口,从猫眼向外望去,什么也没看见。

      第二天,吃完早饭,京京先出了门,陈浩东跟在后面,就听见京京大叫一声:“啊!!!”脸色惨白地站在门边不敢动。陈浩东急忙低头一看,楼道的地毯上斑斑点点地洒着血迹。陈浩东忙把京京拉回屋里,给丹尼斯打了电话。丹尼斯在电话那边一听,急忙让他们呆在屋里别出门,自己打了911,叫了警察。

      回到屋里,陈浩东看了看吓坏了的京京,拿起电话给朋友李金生打了过去。在电话里说了说情况,然后问李金生:“我们能不能今天到你那里挤一挤?”

      李金生说:“没问题,哥儿们。你们找到房子之前,都可以在哥们儿这里,就是有点挤。你们不怕挤,哥儿们也不在乎。”

      陈浩东说:“那就谢谢啦,我们下午过去。”

      陈浩东和京京上午没去上课,在家里呆了一上午,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其间警察还来过,问他们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他们俩不想惹麻烦,都摇头说没有。后来门外没了动静,他们急忙把自己的东西都搬上车,一口气开到李金生家去了。

      过了几天,陈浩东找到了新的住处,就给丹尼斯打了电话,说他们搬走了。丹尼斯提醒他说:“儿子,你们的租约还没到期,就算搬家,也得按照合同,提前一个月通知房主。不然就得按照合同,扣掉定金,还要补交一个月房租。”

      陈浩东说:“那地方不能住人了,出了杀人案。我们必须搬走。”

      丹尼斯说:“没有杀人案,那个女的受了伤,已经出院了,而且那两个人也已经搬走了。” 陈浩东懒得和他多说,就挂了电话。

      后来丹尼斯又来了好多次电话,陈浩东一接就挂掉了。后来他接到丹尼斯的一封信,信上说,请在两周之内将一个月房租寄出,不然他会向法庭提出诉讼。

      京京一看到信就有点害怕,说:“我们是违约了吧,要不然就交一个月的钱算了吧。”

      陈浩东说:“这么点小事,他还会告到法庭去?他就是吓唬人而已。再说我们搬出来是有道理的,我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有道理。”

      京京觉得陈浩东说得很有道理,就没有再催他。

      直到有一天,他们接到了法庭的传票,上面说丹尼斯在“小额赔偿法庭”告了他。 陈浩东年轻气盛,感觉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就打电话和李金生说了这个事。李金生说:“对呀,不是你的错。你不告他就算好的了。没事儿,到时候哥儿们给你作证。”

      陈浩东一听,就更觉得胆壮了,于是就提出了反诉,要让丹尼斯赔偿精神损失。到了要开庭的时候,他都觉得等不及了,很想早点上法庭,早点知道结果。

      开庭前,陈浩东在走廊上遇到了丹尼斯。丹尼斯笑呵呵地伸出左手,居然还想和他握手。陈浩东一扭头,装作没看见。

      丹尼斯有点尴尬,把伸出的手在头上挠了挠,笑着对他说:“浩东,只要你把一个月的房租交了,我现在还可以撤诉。你知道吗?合同就是合同,租约上你是签了字的。”

      “签了字又怎么样?”陈浩东说。

      “儿子,签了字就有法律效用,不执行就要负法律责任的。”丹尼斯耐心地说。

      “你别再叫我儿子,我不是你的什么儿子!法庭上见。”陈浩东说了一句,拉了李金生一起进了3号房间。李金生轻声说道:“什么人哪?把人告了还笑得出来?”

      “你赢不了的,儿子。”丹尼斯还是在陈浩东后面轻轻说了一句,然后摇摇头,跟在后面进了法庭。

      因为是小额赔偿法庭,双方都没请律师。两个人都在办事员的指引下宣誓:所说的话都是事实。法官开始详细地询问情况,当问到陈浩东为什么违约提前搬走,又不愿意按租约上的条款,交一个月房租的时候,陈浩东说了那天的情况,还说明了自己搬走是因为生命受到了威胁,在那里住安全没有保障,他要求丹尼斯赔偿精神损失。

      法官要他出示“生命受到了威胁”的证据,他愣了一下。法官耐心地说:“人证,物证都可以。”

      陈浩东想了想,向李金生看去。谁知道这个时候,李金生却低头不朝他这边看,原来李金生看到要宣誓,才想到自己当时不在现场,没看见任何事实,哪里能做人证?做伪证可是要坐牢的呀。陈浩东也知道李金生不能作为人证,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法官又问:“那么物证呢?你有物证吗?照片也可以。”

      陈浩东这才想起,自己那天连照片都没照一张,只好又摇摇头。

      接下来法官开始询问丹尼斯。只见丹尼斯拿出了陈浩东一年前签的租约,还有一大叠照片。他先是指出陈浩东违约搬走,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又指着一张张照片,一条一条地指出需要清理的地方,和按租约上的条文,应该罚款的数目。

      陈浩东看着那满是油腻的厨房,打破了的窗户,脏兮兮的地毯,还有实在不堪入目的厕所,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他和京京都不爱收拾房间,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些脏乱的场景,会有一天出现在法庭上。

      法官问陈浩东:“这些都属实吗?”

      陈浩东不敢不承认,只好点点头。法官问他还有什么要陈述的,他又摇摇头。

      法官又一页一页仔细浏览了租约,然后作出如下判决:“依照租约,扣去定金,补交一个月房租900美金,赔偿清理费用1700美金,总共2600美金。”而这就是丹尼斯要求的数目。

      回到家里,陈浩东把法庭上的一切都告诉了京京。“唉,都怪我不对,为什么要那样意气用事。”陈浩东轻轻叹了口气。

      京京劝他说: “算了,也就两千多块钱嘛,花钱买个教训吧。

      其实陈浩东真正后悔的是:当时签字的时候,他就没有认真看过合同。他也后悔当时在走廊上拒绝了丹尼斯伸出的手。一想到丹尼斯当时尴尬的样子,他有些怪自己太过分了。一个残疾老人伸手要和解,自己无论如何不应该那样做啊。而且丹尼斯早就知道了结果,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自己机会,自己却不懂得珍惜。奇怪的是,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不懂尊重他人的人,为什么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会这样固执。不过他觉得经过这件事,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以后一定会处理好这一类事情了。想到这里,他又有些高兴起来。他马上写好支票给丹尼斯寄去,还感到一身轻松了。

      听完了陈浩东的故事,静怡突然想起来什么:“爸爸,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舒密特爷爷,对吗?我们以前每年圣诞节都要去看他的。”

      陈浩东点点头,“对,就是舒密特爷爷。”

      “可是为什么这张支票会回到你的手里呢?”静怡奇怪地问。

      “你只看到了支票,没有看见下面还有一封信吧?”陈浩东笑着说。

      “信?”静怡忙向抽屉看去,果然下面还有一封信。她把信拿在手里,向爸爸投去征询的眼光,见爸爸点点头,她才打开了那封信。

      只见信上写道:

      “亲爱的浩东,

      我想你最近一定想了很多,很多。我希望你是从这件事情上懂得一些道理,而不是只想着骂丹尼斯那个坏老头一万遍。在这个国家,签下你的名字,就表示你完全理解了,并且会坚决执行这个文件的内容。在你不懂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不然就不应该签名。还记得当时我让你仔细读懂租约吗?我想你以后再也不会那样马虎签名了吧?

      如果你认真地再把合同读一遍,你会发现,虽然你提前搬走,但是我在第二个月就把房子收拾干净,并且租了出去,这就意味着下一个房客也付了定金。按照法律,房主是不能在一间房子上同时收取两份定金的,所以你的定金我必须退还给你。而这是你在上法庭之前,应该向学校律师咨询的问题。你应该知道吧?你们学校是给学生提供免费法律咨询的。在自己不懂的情况下,寻求职业工作者的帮助是必要的,而单单凭着自己的直觉去处理重大事件,在任何时间都是不可取的。

      我知道这次事件给你造成了麻烦,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基本上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在整个事件中,你有很多机会可以挽回,可惜你一直不接受和解。孩子,意气用事是年轻的表现,也是不成熟的表现。你以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记住, 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意气用事。知道怎样谈判与妥协也是很重要的人生功课。希望你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

      最后,请原谅我喜欢叫你儿子。我们的独子大卫牺牲在伊拉克战场上的时候,就是你这个年龄,所以每当我见到你这样的年轻人,就会情不自禁地叫你们儿子。每次碰到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是大卫还活着,他会怎么做。请原谅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

      我作废了你的支票,并且给你寄回去了。我已经不像你们年轻人那么需要钱了,用这钱给你的好姑娘买点什么吧。

      你的忠实的,丹尼斯”

 

      读完这封信,静怡的眼睛里已经满含着热泪,她说:“哦,爸爸,我懂了,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要你的钱。后来你就和舒密特爷爷成了好朋友,他一直都叫你儿子。所以我们以前每年都会去看他,一直到他前年去世,对吗?”

    陈浩东点点头,一想到丹尼斯当年的良苦用心,和后来十几年的友情,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评审的话

 

韩秀:新移民来到一个法治因家如何学习一位懂法、守法的好公民是这篇小说的题材。作者巧妙地在处理这个题材之时彰显了当事人的品格、素质,爱心以及他们所固有的文化氛圈,文笔顺畅,满溢真诚。

青梅:故事内容简单却有意义。法律和人情的关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小说通过一张废支票,把这个问题用充满人情味的故事讲清楚了。

石文珊:书写文化国情的差异,法理人情的冲突,最后以谅解友谊做结,笔致娓娓道来,振奋动人。


 

(本文获25届汉新文学小说佳作奖。刊登在《汉新月刊》2018年二月刊。 特此感谢举办方《汉新月刊》。感谢三位评审的鼓励。)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那封信赚人眼泪。

写得好。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严重附议!哈哈,米国佬叫别人(自然年轻灰常多的人)"son"灰常普遍。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海云鼓励。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委实是一篇佳作!

情理交融,也教给了作为读者的我们许多……

谢谢!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杏子妹妹。

 
司马冰的头像
 #

看得眼睛湿润了,好文彩,好故事。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冰姐。

 
予微的头像
 #

微信上读了,要回这老家点赞!

有法有理有情!好!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微微。

 
漂流的船的头像
 #

写得非常好,佳作,不愧为获奖作品!是纪实故事吗?

 
春阳的头像
 #

是有真实故事作为基础。谢谢。

 
余國英的头像
 #

好!要得!

 
春阳的头像
 #

谢谢谢谢鼓励。

 
飞鸿的头像
 #

现在不太容易被感动了,被这故事打动,看信看到泪盈,写得真好!画面感很强,感觉可以拍成剧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