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第 19 章成功与失败 .... 区别因素

19 章成功与失败.... 区别因素

 

作为孤儿院学生的回忆和生活经历压抑了几乎五十年后,我现在想知道是什么因素或标准决定谁实际上成功,谁失败了。 从1959年秋天起,直到19731月清凉的早晨,我一直是孤儿院的学生。 有许多研究论文,大部分都描述了像我这样的人在托儿设置机构的负面结论。 然而,我的第一手数据与许多从第二手或第三手数据获得数据的学者相矛盾。 一篇“脆弱儿童的制度关怀研究”一文描述了一些有趣的发现。 例如,早期研究记录了长期机构护理对幼儿情绪,社会和认知发展的不利影响(Goldfarb1945; 1951年的Bowl1962年的ProvenceLipton1965年的SpitzSpitz )。

 

    有一項研究以某種方式解釋了伯顏先生和他的家人在我孤兒院的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對於提姆等人在適應設置機構方面存在嚴重的信任問題並多次逃離的經驗,也提供了解釋。那些不由自主地離開孤兒院的人可能在來孤兒院之前沒有積極的家庭支持系統,而在孤兒院裡也沒有找到一個。我肯定,孤兒院的宿舍和校園裡的工作人員都有他們最喜歡的孩子,以及那些盡可能經常折磨的人的名單。恐嚇只是一種區分那些有能力應付機構環境的工具,大多數互動和表達都是非個別化的。受此影響最大的孩子類別是那些在被安置到孤兒院之前可能在延長寄養安置,少年/法律安置或大家庭的某種形式的虐待方面有負面經歷的人。到達孤兒院的時候,他們的思維通常已經建立起來了。一位院長在一份年報中寫道:“更幸運的人從父母或者家庭的某些成員那裡得到早期青年的培訓。但是對於那些貧窮的孤兒來說,除非這樣一個機構能夠通過一個老師或者工人與孩子的個人接觸,再加上認真的,有能力的有效的指導和監督,使市民不能不去掌握可能導致他未來的榮耀和成功的豐富救命的想法。”院長的觀點明確地提出了照顧的提供,但缺乏足夠支持系統的兒童對遊戲計劃不買帳。社會工作人員和其他臨床醫生的介入晚了很多。所以我們回到關心和接受的態度。

 

     我的生命之旅到目前已經非常有意義,我非常感謝那些個人或集體影響我所走過的道路的人們。在我繼續追求幸福和富有成效的生活的過程中,挑戰、成功、失望和失敗等待著我。一路走來,我只想幫助其他可能需要我幫助的人,並繼續為可以有所作為的事業作出貢獻。我做得很好,意識到我活過了從馬洛尼坡到中央兒童之家的過渡,到孤兒院後的生活,部分原因是因為個人的決心和接受現實的意願。在我看來,這種積極主動的積極態度促進了個人和集體的影響,兄弟會內部的支持系統和持續的生存目標。我被教導永遠尊重我有幸與之合作的每一個人。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https://ssl.microsofttranslator.com/static/25272762/img/tooltip_logo.gifhttps://ssl.microsofttranslator.com/static/25272762/img/tooltip_close.gif

Original

早期研究記錄了長期機構護理對幼兒情緒,社會和認知發展的不利影響(Goldfarb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