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南极日记(6)

 

1218日,周一。南极第3天。

 

在每天的晚餐上,指挥Boris都会告诉大家第二天的行程。昨晚说的计划是我们一早登陆高尔丁岛Gourdin Island。下午登陆布朗断崖Brown Bluff

 

今天早餐时,情况又有变动。由于风太大,原定登陆高尔丁岛的计划取消。船长决定绕过风口,直奔布朗断崖。下午34点钟可以到达登陆点。

 

上午,船上的专家在报告厅讲有关企鹅的知识。

 

广播声突然打断了专家的讲座。指挥通知大家,船长发现船的前方飘来了许多大块浮冰。如不尽快转向的话,我们的船很可能被冰块困住,成为沙克尔顿第二。(沙克尔顿的故事以后详谈)

 

船长果断决定调转船头往回走,避开浮冰。但我们有可能失去在布朗断崖登陆的机会。

 

指挥的话引起一片叹息声。但没有人有任何办法。这就是南极!

 

在南极,天是老大!

 

 

将近中午时,指挥通知,我们驶进了希望湾Hope Bay


列宁同志看着希望湾喊道,嗬!那山上的企鹅多的跟粥似的!


也用望远镜看了一下,只看见从海边到山坡上密密麻麻都是黑白小点儿。认不出是哪一种企鹅,反正多的跟粥似的 这个比喻还真准确.

 

船在这里停了一下。听指挥说,希望湾有一个阿根廷的科考站。和他们通话询问我们可不可以登陆。回答是,现在很忙,明天上午9点再说。

 

凭什么呀?又不是阿根廷的领土,他们有什么权利不让我们登陆啊!列宁同志恼了。

 

南极不属于世界上任何国家。南极洲是地球上唯一没有常住人口的大陆。

 

50个缔约国签订并于1961623日起生效的《南极条约》规定,南极应只用于科学考察及和平目的。

 

《南极条约》冻结了阿根廷和澳大利亚等国对南极提出的领土要求,并禁止新的领土要求。

 

因此,南极是属于全人类的。

 

但是,阿根廷基地不同意我们上岸,指挥和船长也没辙。总不会为此发起一场战争吧。

 

列宁同志倒是想再发动一次十月革命,向阿根廷资产阶级宣战。可是也没人听他的呀。

 

船长分析了天气和洋流情况,认为浮冰可能已被大风和海潮吹走,决定还是回到布朗断崖。

 

果然,下午四点左右,我们顺利的到达了布朗断崖登陆点。全船一片欢呼。

 

布朗断崖位于南极半岛最北端。是一百多万年前火山喷发的杰作。


 岛上有很多色彩斑斓奇形怪状的火山石。


这里是阿德利企鹅Adelie Penguin的大本营,也有一部分金图企鹅Gentoo Penguin

 

一上岸,就看见了众多的阿德利企鹅。专家告诉我们,它们在孵卵。


雌性阿德利企鹅每年只下两个蛋,卵蛋期为两个来月。一般只有一只小企鹅成活。

 

船上的专家说,通常还要有一个星期小企鹅才会出世。但是我们非常幸运,因为我们看到有的蛋已经破口了,有的小企鹅已经嗷嗷待哺了。

 

贴上两张船上的摄影师斯蒂夫的作品。




 

这个妈妈幸运的有两个小宝贝。


 

金图企鹅不喜欢扎堆。找个僻静无风的地方,自己默默的等待小生命的到来。


 

也有无所事事的企鹅在海边闲逛。


 

一只红嘴巴的金图企鹅对一群阿德利企鹅说,黑小子们,离我远点!


专家说,不同种类的企鹅知道彼此的不同。它们不会和不同种类的企鹅交配,也不会和它们交朋友。但是它们彼此之间也不会打架。一般是我行我素,老死不相往来。

 

 

哈哈!你们照不到我!气死你!气死你!


 

你照你的,我玩我的。


 

一对信天翁夫妻也在这里繁衍后代。


 

在企鹅孵蛋的地方也有很多大鸟。它们专吃企鹅蛋和小企鹅。船上的一个游客抓拍了这一张大鸟叼走企鹅蛋的照片。我们也常常听到企鹅妈妈悲惨的叫声。


企鹅一摇一摆走路的样子最可爱了。真是萌呆了!企鹅集体排队跳水。


布朗断崖是南极大陆的一部分。登上此岛就是登上了世界第七大陆,非常有意义。这就是为什么好多人为没有机会登上布朗断崖而叹息,又为有了登岛机会而欢呼。

 

昨天晚上听到要到布朗断崖的消息就和列宁同志说,咱们应该在岛上照个集体照。这可是登上第七大陆的纪念啊!

 

列宁同志破天荒第一次没说不。可是他老人家在吃早饭时光顾和老L抬杠,把这事儿给忘了。直到到了岛上才想起来,但这时大家都忙着照企鹅,很难找到人了。

 

好不容易将大家凑到一起。一数,还缺会长和F将军。

 

在这里找人可是不容易。南极的紫外线特别强,只几天功夫,我们一个个都晒得像驴粪蛋儿似的,并且一天比一天黑。在餐厅里见了面都得楞一下才能认出对方。

 

眼下户外活动,所有的人都穿着一样的行头,就更不好认了。

 

我刚才还看见会长呢。他戴的帽子很好认啊。我对会长夫人说。

 

现在找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帽子。会长这几天都戴着一顶很有特色的蓝色相士帽,应该很好找。

 

可是会长夫人找了三圈,愣是没找着!

 

后来才知道,会长陛下为了便于微服私访,将船上发的统一外衣的黄绿色帽子罩在了相士帽外面,和老百姓彻底融和在一起了。就连夫人的气息感应都找不到啦。

 

还有F将军也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大家都围在企鹅群旁边,静悄悄的,只听见相机的咔嚓声。没有人敢大声说话,更没人敢大声喊人啦。

 

不过倒是听见老L同志一个劲儿说,哎,哎!这可是人家的产房啊,咱不能大声说话,咱可不能大声说话啊!其实他的嗓门比谁都大。

 

这时,被列宁同志好不容易圈到一起的摄影发烧友们不干了。照不照啊?快点照啊!我们还得工作!

 

啥?工作?摄影发烧友,跑到南极来工作?烧糊涂了吧?

 

无奈,这么富有历史意义的第七大陆集体照就缺了两个人。

 

 

 

和远处的冰山相比,我们的游轮显得那么渺小。


 

这块浮冰像一个平平的桌子,居然有两个橡皮艇大。



离开布朗断崖,我们又驶向另一个目的地。时间已晚,天却还是亮的。

 

远处的座座冰山非常壮观。近处蓝色的海面上那点点白色,或是浮冰,或是企鹅在水中跳跃激起的浪花,好像神仙在蓝色的绸缎上撒下的一把宝石。


一道道冰墙像海上的要塞,又像神秘的城堡。


是谁建起这冰雪要塞?又是谁在这城堡中居住?望着那千百年的冰山,不禁浮想联翩.


希望这些冰山永远那么挺拔壮观,永远不要消失!

 

将近晚上10点了,太阳才不甘心的躲进地平线,在海面上撒下一缕金光。远处的冰山在薄雾中或隐或现,显得更加神秘。



<<南极日记(5)                             南极日记(7)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娃,已经第六集辣!这些天不知忙啥,漏过好多集的赶脚。向列宁同志学习!向列宁同志致敬!瓦西里,上!Cool

 
Beinan的头像
 #

您再学习致敬的,天可能就当不成老大啦!Laughing

 
海云的头像
 #

企鹅宝宝太可爱了

 
Beinan的头像
 #

后面还有更可爱的呢。Tongue Out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