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第 17章(02) 2007年访问牛津

 

17(02) 2007年访问牛津

 

         当大彼,司比德和我走进了一段缓慢的记忆之路,它花了我几分钟才回想起我参加的学校委员会和活动。 随着讨论的继续,我想起了更多。 我很高兴我儿戴维留了下来。 他跟我们一样兴奋,我想起了很多关于我自己的旧事,意识到我很多的过去已经被压抑了。 当我询问在哪里可以获得年鉴的覆制本时,大彼和司比德似乎都觉得很好笑。 司比德肯定我有一本,因为我是年鉴委员会。 我不承认,直到他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我和其他委员一起站在桌旁。 是的,是我,有一个狂野的发型,试图显得重要和酷帅。 司比德说,也许我的年鉴的副本是在楼下的储藏室里当作牧羊人楼的回归学生的书籍和财产被储存着哩。 大彼,另一方面,认为我可能是太小气不肯购买一本。

 

翻看年鉴对我来说是令我兴奋的,原因有很多。 最重要的是,这让戴维有机会学习一些以前从未透露过的我的生活经历。 司比德再次提到他是如何经常分享这组九位黑人来自一个小的农业城牛津镇的故事。 从来没有料到这么多男性黑人会升入同一个大学,并实际完成和取得研究生学位甚至有这么多的成就。 四十年后, “牛津十”的成绩仍然没有肯尼迪韦伯高中任何其他班级能与之相提并论。

 

     在我们交换意见之前,我从未接受或认为我的成就,个人或专业,有任何特殊之处。 我知道我在双重种族环境中成长的挑战是艰难的,但我只认为自己是一个幸存者,而不是一个先行者。 我将永远感谢大彼和司比德用关于我旅行的道路,以 启发我和我的儿子。

 

第二天,司比德邀请我们共进午餐。 我们在他那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的办公室见面。 北卡罗来纳互助人寿保险有一个美丽设备的总部。 司比德让我们参观陈列了所有黑人领导人的历史博物馆,他们不仅在政治上铺平了道路, 也是提供在牛津中心儿童之家的早期的支持和承诺的关键组织。 我们终于到达了他那一边可以一览北卡罗来纳中央大学和另一边是杜克大学美景的角落办公室。 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办公室使我兴奋并热诚,我问是否可以让吾儿戴维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拍照,使他可以有一个成功的榜样和有所期待。 司比德回答, “你当然可以拍照,但是,他已经有一个成功的榜样和值得骄傲的东西。 他有你,他的父亲。 ”直到今天,那些有力而鼓舞人心的话语永远铭刻在我的心头。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