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南极日记(3)

 

1215日,周五

 

吃过早饭全体开会,有了好消息。今天下午乘4点的飞机到乔治王岛。但是那边的天气还是很不好。不知会不会有变化。


计划是中午在旅馆吃快餐。115准时到门口集合,登大巴去机场。

 

上午还有些时间。摄影师们要到海边打鸟。我们已去过海边,知道自己的傻瓜相机也打不着鸟。就决定去雕塑公园。

 

我们俩都不是摄影发烧友。列宁同志常常调侃摄影组的人。说什么,十亿人民九亿游,八亿背着大镜头。费那劲儿照那个干嘛,在网上的照片一堆一堆的。

 

那天到海边用小相机照了一些,没有长镜头,把海鸟都当成企鹅照了。所以今天再去也没门。还不如到别的地方转转。

 

这里的出租司机很少懂英语。所以我请前台用西班牙语写了地名,问清了价钱,在旅馆门前拦了一辆出租,就奔雕塑公园了。

 

雕塑公园不在蓬塔市中心,但也不远,不到20分钟就到了。

 

担心没有出租车回去,比比划划和司机讲清楚30分钟后来接我们。


下车后看到草坪上有许多展出的旧机械,老拖拉机,蒸汽火车头,等等,很有意思。





但是并没有看到在网上看到的那个雕塑公园的现代雕塑。看看手机地图,好像也没有错啊。

 

这时,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大串钥匙朝我们走来。他只会说简单的英文单词。比划了半天我们才明白。让我们跟他走,要买票。

 

原来里面还很大,他用钥匙打开一个旧房子,哇!竟有三辆老爷车在里面。



他看到我们惊喜的样子很高兴。又指着一排房子,指指手中的钥匙,说着什么。

 

我们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是个博物馆,他是用钥匙把门打开,我们可以进去参观。

 

后来才知道,这里是麦哲伦大学的巴塔哥尼亚记忆博物馆。博物馆是上世纪60年代末建成的,收藏和展出巴塔哥尼亚地区自1880年有人居住以来至1950年这段时间的历史实物。共有3000多件展品。

 

 

药房


 

老式电话。


 

马具。


 

牙医诊所。


没想到,我们歪打正着,没有看到现代雕塑,却看到了这个有意思的博物馆。可惜我们和出租司机有约,只匆匆看了30分钟。

 

到海边打鸟的将军们因天气不好,没打着什么鸟,倒是打了不少人。

 

 

全体向后转!

 

 


会长夫妇还唱了一曲夫妻双双打鸟歌。


 

中午,旅馆准备了一顿简单的午餐。尽管只有一杯果汁,一份干巴巴的三明治,大家仍然很高兴,因为我们下午就能飞南极了。


没想到午饭后又是坏消息。机场积雪还没有清理完,我们下午肯定走不成。什么时候能走再听通知。

其实乔治王岛根本就没有机场,就是一条飞机跑道。因此也没有瞭望塔和先进的导航设备。起飞降落全靠飞行员的能耐。飞行员在积雪没有清理干净前拒飞,谁也没辙。

 

旅馆的大厅和饭厅里都挤满了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不单是我们这一条船,还有几条南极船的游客也滞留在这里。都是在等飞机。


难道选择飞到南极是个错误?因为飞行对天气的要求确实很高。

正这么想着,宣布信息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因为这两天南极的暴风雪,从阿根廷的乌斯怀亚走海路的游轮也滞留好几天了。

听到这个比我们还惨的消息,心里立刻觉得凉快极了。

怪不得列宁同志常学郭德刚的相声,您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说出来给我们听听,让我们也开开心。

还真是这码事儿!

既然大家都走不成,那咱就开开心心地玩吧!

下午旅行社安排到麦哲伦海峡公园去玩。所有人的行李都放在大巴上,如果有好消息,大巴会在第一时间将我们拉到机场。


麦哲伦海峡(Strait of Magellan)位於南美洲智利南部,是太平洋与大西洋之间最重要的天然航道。西班牙探险家斐迪南·麦哲伦,是第一个抵达麦哲伦海峡的欧洲人。他在1520年的环球航行中首次抵达这里。

麦哲伦海峡公园就在离蓬塔南边约52千米的麦哲伦海峡边上。


从蓬塔到海峡公园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大巴沿海边行驶。导游告诉我们,海峡上的那些船,都是中国人打鱿鱼的船。中国渔民很少上岸,所以他们和当地人也没有什么接触。打下的鱿鱼不在当地卖,全部出口。

这里的人不吃鱿鱼吗?我问。

也吃,导游说,但不是太喜欢。我们更喜欢帝王蟹。8月到12月是帝王蟹捕捞季节,现在已过季,吃不到新鲜的帝王蟹了。

麦哲伦海峡公园很大,依山傍水,很美。要是徒步走遍公园的景观的话,起码要半天时间。

可是老天不作美,一直下着雨,我们无缘徒步在海边山间观光。

游客中心有一个很好看的博物馆,介绍了麦哲伦海峡的自然和人文历史。

这幅画可能是讲德雷克海峡名字的来历。

 

古时帆船。


大家都对墙上挂着的宽银幕视频很感兴趣。频幕上演示麦哲伦海峡形成的历史。


Bulnes要塞(Fort Bulnes)始建于1843年,当时智利宣布了对麦哲伦海峡的所有权。现在这里的木屋都是后来仿建的。


我更喜欢这里的叫不上名字的植物。

 

烟雨蒙蒙的麦哲伦海峡。


雨一直在下,我们在公园的游览也缩短了时间。

回到大巴上,我们被告知将到蓬塔的一家烧烤店吃晚饭。能否飞南极,即时再听消息。

烧烤店已做好接待我们的准备,晚上不接待散客,只有我们船上的人。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看样子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啊! 

 

先上当地有名的果酒。

 

趁着大餐还没有上,赶紧照张集体相。等菜上来,这帮吃货哪里还有心思照相。

 

这不,烤肉一上来就抢开了。


羊肉,牛肉,猪肉,鸡肉,香肠,一盘盘端上来,可劲儿造。果酒,啤酒,威士忌,伏尔加,各种酒类,随便喝。甜食,冰激凌,管够吃!

每个人都吃得脑满肠肥,不能动弹。

所有的人可能都忘了我们此时此刻应该在南极的船上,而现在已经在这里滞留两天了。

好多人都喝高了。当游轮公司的人告诉我们今晚还是走不了,全部转移到另一家旅馆,有些人竟然欢呼起来。

我们高兴了。游轮公司的目的达到了。

列宁同志说,如果让我选择去南极还是在这里住一年,我就选择在这里住一年,反正不花钱。

想得美!真是喝高了!

其实谁都知道,这种情况,最赔钱的就是游轮公司。一百来号人每天五星宾馆,好吃好喝伺候着,全是额外开支。游轮上还有上一班的游客,因飞机不飞,还在船上下不来,也得伺候。

赚钱的是当地的旅馆,旅行团,和餐馆。我想,他们巴不得我们多滞留几天呐。

酒足饭饱,终于有了好消息。我们明天一早6点半出发去机场。

乌拉!!!

 

<<南极日记(2)                                  南极日记(4)>>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